诡秘:在你梦中亲吻你

诡秘:在你梦中亲吻你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39章 六个天使

刘末旸斩杀弟子的怒喝,直接传到了玄冥观的另一头。无数弟子为之战栗。

但有一些没有。

一名弟子看着面前的人,觉得熟悉又陌生:

“臧,臧法师,您瞧着和以往不同了。”

头发粗黑,面容妖异的臧冉看了他一眼,神态依旧温和:

“我要从这边拆去防护的法阵;你们若是不愿意趁乱逃离,想要留在玄冥观,就离我远一些。”

“当心,不要往首座和大法师那边去。”

说罢,他不再去看周围的小弟子,径自低下身去推算身边小幡的排布。

比起从外界破坏,当然是从内部拆解更加容易。

一旁的小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人忍不住开口了:

“臧法师,您,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

玄冥观的某个角落里,逐涛看着天空中泛起银光屏障,轻舒口气:

“幸好来得早,不然还进不来了。”

他没有继续向龙渊的居所进发,而是率先隐蔽了起来,等待着时机的降临。

……

高希纳姆竭力驭使着狂风,阻拦不断轰向自己的火球,阻拦时不时伸过来做出缠绕的蛛丝,只能偶尔抽出空隙,给对方一道闪电。

面对两个接近天使战力的九离派二品,祂多少还是有些吃力。

尤其是还有男声女声在交织回荡: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注一)

在一句句诵念声中,高希纳姆渐渐觉得身体疲惫,觉得动作迟缓。终于,祂不慎被一道蛛丝缠住。

幽黑的火焰顿时烧了过来。那不是一般的火焰。那是带着诅咒的火焰!

而“天灾”无疑是不善于应对诅咒的天使之一!

高希纳姆并没有感到惊慌。祂终于抬起头,看向了空中的某个方向。在那里,一名衣袍黑红的女士随之显现。在祂指尖的挥动中,高希纳姆连同缠绕祂的一截蛛丝,都跟着被抹除了干净。

情况突然,两名九离派二品难免有所怔愣。高希纳姆却已经从另一个位置显出了身形,率先给了诵念诗句的男女一道闪电。

参与战斗的他们当然在法阵之外。只是方才他们被九离派护在身后,令左支右绌的高希纳姆根本没有机会针对。

至于那道黑红的身影,已经再次进入了隐秘之中。留下的只有永恒之暗的再次惊愕:

又是一名天使!又是从未现身过的天使!

……

永暗之河内,幽暗的洪流已经愈发高涨。开始有水珠企图穿透黑色和橘黄的保护层。

即使黑夜女神及时作出了躲避,属于永暗之河的气息依旧侵染上了祂的衣袖,缠绕上了祂的一只手腕。

黑夜女神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只是淡淡看了伤处一眼,就继续向永暗之河发动攻击。

这样的小伤奈何不了祂,只是需要时间来去除。这将意味着自己未来一小段时间的行踪,会暴露在永恒之暗的注视下。

对祂来说,这不是什么太过难以接受的事情。如果这一次不能趁机毁灭龙渊这个神降容器,祂早晚要被四份源质的力量彻底杀灭;而龙渊若是死了,一点永恒之暗的注视不会干扰祂任何动作。

黑夜女神继续认真抵抗着永暗之河的力量。这令祂敏锐地发觉,在成功侵蚀到了自己后,永暗之河的力量有了转移离开的迹象。

是觉得已经标记了我,剩下的任务就是撑过这段时间,等待其余的源质合力围攻吗?

黑夜女神立刻冒险放松了自身的防御,将力量转为攻击:

“看来你终于计算清楚,我有等价于六名天使的战力留在玄冥观。”

六个?假冒的清池,那只有魔女力量的死灵,两个新冒出来的天使,那个花盆,还有那份“观众”的封印物?

祂的意思是,那份“观众”的封印物真的还在?还能发挥出相当于天使的力量,而非只是最基础的非凡特性?

可若是如此,祂又何必说给我听?用作隐秘的后手岂非更佳?

就在永恒之暗想这些的时候,黑夜女神还在轻笑低语:

“你可以离开。这样我也能抓住这个机会,在某种程度上掌控永暗之河。”

“由此,我将不再担心那几份源质合力击杀我。”

幽暗的洪流有了短暂的停滞,随即,不得不集中力量,再次攻击那个已经变得薄弱的黑色与橘黄的茧。

……

木槿兰的心中燃烧着杀戮的火焰。尽管她已经根本没有心了。

她以一种奔跑所不能有的速度飞出自己的居所,一眼就看到两名三品授箓弟子相伴围堵在面前。她看着面前的三品弟子们,大声喝问道:

“首座负我!尔等可愿相助?”

对于三品往下,永恒之暗想要直接联通,传递意志,还是要花费一番功夫的;因此这两个弟子围在木槿兰的屋前,只是受到了暗中的引导,并不清楚具体的情形。看到木槿兰变成亡灵,还是这一副癫狂的样子,他们顿时愣了。

就这么一个迟疑,木槿兰直接提起细剑,刷地洞穿了其中一人的心窝,带着无尽的凶光看向一旁的另一名三品弟子:

“可愿助我?!”

那名三品弟子脸都吓白了,一时间什么也想不起来,只是连声说道:“愿愿愿!弟子愿助木师叔!”

“那便与我来!”木槿兰不由分说扯起他的衣领,向着原本的方向继续飞驰。

那名被她提着的弟子终于回过神来,知道这样的不对劲,必须尽快通知其他人,通知首座。他借着被提起的高度,瞥见了路过的一名五品女弟子,连忙疯狂向她打眼色。

那名五品弟子刚刚注意到他,木槿兰却直接将他一丢,令他重重摔在地上,喝问道:

“怎么?你不愿助我?”

说罢,也不等那名三品弟子回复,再一抽细剑了结了他。

那名五品女弟子吓坏了,掉头拼命往相反的方向跑去。木槿兰看着那名弟子逃远的身影,喘着怒气记下了她的容貌,再次向着原本的方向行去。

“首座负我!尔等可愿相助?”

“大法师您……啊!”

尸首滚落于地。

“首座负我!尔等可愿相助?”

“您怎能……啊!”

尸首滚落于地。

“首座负我!尔等可愿相助?”

“我不……啊!”

尸首滚落于地。

木槿兰看向路途中出现的第七名弟子:“首座负我!尔等可愿相助?”

……

注一:引自《九歌·国殇》

阿拉不离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