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在你梦中亲吻你

第203章 逢场作戏

周明瑞的第一反应,是惊慌,是无措。

但他随即想到,这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毕竟这位小魔鬼,先前可是一手操纵了苏茜的死亡,操纵了整个城市的灾难。如果能够把她彻底地封印在某个地方,那么她岂不是再也不会出来作乱了?

他刚刚冒出这样的想法,就真的看到黑色的阴影如同潮水般涌上了镜中的世界。那样的阴影如同一个紧紧贴附在身体表面的皮膜,就那样包裹了霍黛丽的肢体,向着她的头部蔓延。

仿佛一个茧,要将她彻底包容在其中。

这样的变化,让霍黛丽明显露出了惊惧的神情。她刷地扭头看向镜面那端的周明瑞,仿佛期盼着他来拯救自己一样。

看得周明瑞愣了愣。

且不说我愿不愿意救她,我一个序列8,我能做什么?

周明瑞迷惑着,产生了异样且荒诞的念头——

仿佛,这位强大的天使,其实本能地依赖着自己一样。

怎么可能呢?

下一刻,霍黛丽自己反应过来了。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双手生出鳞片和利爪,想要抓破身上的皮膜。

可她只得到了覆盖着阴影的模糊血肉。这让她的表情在惊慌中增添了疼痛的扭曲。

旁观的周明瑞,顿时觉得心头一颤。这一刻,他的心底,骤然升起了不知哪来的印象——霍小姐好像是很怕疼的。

带着这样的心疼,他动作先于思绪地打开了窗户的插销,将那面镜子取了进来。

可霍黛丽已经顾不上再向他求救了。

她一咬牙,伸出手在空中飞快勾勒。随着她的指尖划过,一个被阴影包裹的人影在她的身边成型,而她本身,则渐渐褪去表面的阴影,变得无比光明。

太明亮了。

下一刻,这个明亮的霍黛丽惊恐回头,看到一道高悬的太阳照耀在她的身后。

她的身影在阳光之下,竟然缓缓融化了,仿佛要融入这道阳光之中。

这是……什么奇怪的力量?为什么能够做出阴影、堕落和太阳、净化两种对立的攻击?周明瑞一时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措施,只能看着霍黛丽在镜子里,惊慌地做出闪避。

她分出的那个被阴影包裹的身份扑了过来,努力地挡在本体的身前。她似乎做出了一定的操纵,使得原本属于敌人力量的阴暗污秽可以被自身调动,因而不断蔓延,为本体遮蔽照耀的光芒。

然而下一刻,两个身份都顿住了。

一道道闪电从高空劈下,将霍黛丽的本体劈得焦黑;而那个蔓延出阴影的身份,更是在电光和炽阳的双重攻击之下,彻底消散了干净。

因为身份的死去,她的脸上浮现出了些许疯狂。

作为一名“观众”途径的天使,这样的疯狂应该很好被压制。可她却一时难以挣脱,以至于脸部拉长成蜥蜴,浮现出了本该很甜美、但其实格外神经质的的笑容;在她的背部,包着皮膜的翅膀正在张开。

趁着这样的时间,镜中世界的高空,睁开了星辰般密布的黄铜色眼睛。

这些眼睛注视着竭力对抗疯狂的霍黛丽,令她的身边浮现出一个个身影:有穿着精致礼服、端庄优雅的她,有背着书包、带着学生气息的她,也有背生六对羽翼、样貌摄人的她……

这些身影和本体一样,一个接一个地变得扭曲,走向失控。她们每发生一点异变,都对本体造成了进一步的削弱。

这逼得本体不得不强忍着现出神话生物形态的倾向,将双眼闭起。

随着她的动作,那些分割出的身影也纷纷闭上了眼睛,软倒在地面,呼吸平缓,仿佛睡去。在陷入梦境的状态下,她们终于一个又一个地消失了。

而这期间,镜中世界只是安静地注视着她的反击,仿佛在戏弄已经到手的猎物。

……我怎么感觉,霍小姐,完全打不过。

这面镜子里的世界,似乎能够释放出各种类型的攻击,有光明、堕落、闪电、洞悉,好像还有心灵的力量;而且位格明显比霍小姐要高,令她不能抵抗。

周明瑞看着这样的景象,再也想不到什么把小魔鬼关起来的好事了;他的心中只剩下的惊恐和慌乱:

不会,霍小姐,要死在这面镜子里吧?

我,我得做点什么……周明瑞想了想,试探着说了一声:

“这面镜子,是个什么东西?”

镜子里的霍小姐明显听到了;她痛苦的闭着眼,一边对抗着残余的疯狂,一边转过脸冲着镜子外面,张开了嘴,似乎说了句什么。

然而她的声音并不能被传递出来。这让周明瑞只能出声提醒。

镜子中,霍小姐的动作明显顿了顿。她带着仿佛从酣梦中强行醒来的挣扎,竭力睁开了眼。她打量着这个世界,嘴巴微张,似有茫然。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可是,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就不可能找出弱点,帮忙做出反制……周明瑞刚刚产生了焦虑和沮丧的情绪,就看到属于霍黛丽世界变得黯淡了一些;与此同时,在画面的上方,突然浮现出了银白的字迹:

“我是您忠实的谦卑的仆人阿罗德斯。”

“伟大的至高无上的主人,阿罗德斯随时准备着为您效劳。”

啊?周明瑞一阵茫然,不明白为什么能够死死克制一位天使的镜子,对自己使用了这样恭敬又谄媚的语气。

不过他还记得霍小姐需要自己的解救;同时,他对这面看起来非常强大的镜子,似乎有一种本能的信任,在这一刻完全没有考虑它假装臣服、等待着抓住漏洞反制自己的可能。

这让他出声问道:

“你可以把霍小姐放出来吗?”

阿罗德斯毫不思索地做出了回答:

“我很想答应您,我伟大的亲切的主人;但是,为了更加重要,更加伟大的目的,阿罗德斯不得不拒绝您的请求。”

“对不起,伟大的主人,您愿意原谅阿罗德斯小小的拒绝吗?”

随着这句请求的浮现,在问题的旁边,还冒出了一只小腿短短的金黄小狗;小狗扭着圆圆的屁股,前爪扑地,泪眼汪汪地看着周明瑞。

……周明瑞哪敢不原谅这面强大的镜子。他在迅速的回答后,再次问道:“那你可以暂时不要伤害她吗?”

小狗继续扭屁股:“好的,伟大的主人。阿罗德斯愿意为您做任何事,只要是为了您。”

与此同时,在模糊的画面后,阴影、太阳、闪电和黄铜色的眼睛纷纷消失,霍黛丽的神情也不再痛苦。

这让她顿时松了一口气,力竭般地倒在了地上;这看得周明瑞竟然有本能的心疼。

然而他的心疼被中断了,因为阿罗德斯开始提问:

“请问,您愿意看在阿罗德斯忠心又听话的份上,接受阿罗德斯对您的追随与侍奉吗?”

周明瑞怔愣着,点点头。

然后,镜子里的小狗,腾地跳了起来,激动地吐出了舌头。

……

镜子里,阿罗德斯用意念传达信息:

“美丽的女主人,您说,如果您早点和主人相爱,如果阿罗德斯真的挟持您,阿罗德斯是不是就可以早点随侍在主人的身边了?”

礼仪克制着奥黛丽没有翻白眼。她用意念回应道:

“那你是想要短暂的提前追随,还是要更加真诚的信任呢,忠心耿耿的阿罗德斯?”

在短暂的沉默后,阿罗德斯做出了回答:

“我,我两个都想要,伟大的仁慈的女主人……”

阿拉不离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