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你的恋爱细胞

唤醒你的恋爱细胞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两个戏精

所谓传闻,可信度不高。

苏宥身材高大,宽肩窄腰长腿,且生的浓眉挺鼻,眼窝深邃,眼角微微上挑的一双眼里,有种淡淡的不可言说的忧郁,恰是这分忧郁,最勾女人心。

四周女人们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黏在他的脸上,有人想上去搭讪,却又忌惮他浑身生人勿近的疏离感,只好收起心思。

看到洛珞炸毛的小样儿,苏宥忍俊不住,挥手高声说:“嗨!”惹得周围的女人频频侧目。

洛珞应声抬头,没好气地隔空瞪了他一眼。

长了一张锅国殃民的脸,也不知道低调点儿。

快步走到苏宥跟前,气急败坏地说:“以后大庭广众下再叫我洛小呆试试!”

“喊洛珞你没反应,不得已而为之。”苏宥耸了耸肩,一侧嘴角上扬,手指点点自己的衣领,“醒来就下飞机了吧?领子都没翻好。”

洛珞立马把手中箱子一丢,双手捂住脖子,“靠!怪不得回头率比往常高了好多,还以为是瘦了一斤美出新高度了。”

苏宥长臂一伸,哥们儿一样揽着她的肩,“那就继续乱着,让我也跟着沾沾光,体验体验高回头率的滋味。”

“少来!”洛珞拿开苏宥的手,整理好衣领,看了眼他身边的行李箱,后知后觉问,“对了,你不是说要后天才回来吗?你这会儿应该在洛杉矶才对,怎么今儿就滚回来了?”

“协议基本谈妥,没啥事就提前回来了。”苏宥从洛珞手里拿过箱子,把自己的小行李箱递给她,低头在她耳边说:“生日快乐!洛小呆。”

低沉磁性的声音好像穿过了耳膜,直达心底,洛珞的脸不禁有些发热。这家伙今儿怎么如此深情款款的,不习惯,一点儿都不习惯。抖了抖浑身的鸡皮疙瘩,揉着鼻头说:“衷心感谢哈,臭屁苏。你啥时候到的?

“比你早到一个半小时。”

“万能的金助没和你一起?”

“他留在那边扫尾。”

“金助不在,你就自己叫个车呀。喂,你该不会是怕天还没有大亮不安全吧?哈哈,你一大男人,居然害怕被人劫财劫色?”

苏宥抬手在她的脑门儿上轻轻弹了一下,“你的思维能不能正常点儿?”

“又弹脑瓜奔儿!”洛珞一手搭在头上,难不成,他在这儿等一个半小时,是为了当面和我说生日快乐?“诶,臭屁苏,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不嫌累么?傻不傻呀。”

“不傻,也不累,甘之如饴。”

洛珞的脸再次感到发热,忍不住拿手扇风。

真是见鬼了,这家伙今儿跟往常太不一样了。莫非他的前任是个逗逼,现在换了一个伤春悲秋的小受受?

苏宥瞧出了洛珞的不自在,丫头最会装疯作傻顾左右而言他,只好敛起按耐不住偶现峥嵘的情愫,换回两人平时惯用的口吻,“不要太感动,洛小呆同学,我在飞机上可以休息得很好。”

苏宥大学期间,开辆不起眼的大众,身上穿的基本上也都是耐克阿迪之类的,不像学校那几个著名富二代,开限量版跑车,全身上下都是奢侈品。他留学回国,空降九天公关公司任品牌策划部总监,洛珞才知道,九天的余董事长是他亲妈。

九天近几年发展势头迅猛,稳坐业内前三的位置,苏宥也于去年升任公司副总裁兼公关总监。

洛珞有一次飞三亚参加活动,很幸运的,被航空公司免费升舱,享受了一次头等舱的舒适,印象最深的,腿终于不用蜷着,可以伸直了。

苏总自然是坐头等舱的,头等舱的话嘛,确实也只有那么累。

洛珞恍然大悟般“哦”了声,呲牙笑道:“差点儿忘了,苏总您可是坐帘子前面的高端人士。”

“好好说话。”苏宥弯指又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儿。

“嘻嘻,”洛珞眸中泛出调皮之色,扁着小嘴,“感谢上帝,赐给我一个全世界最好的哥们儿。怎么办?好想哭。”

这是戏精上身又演上了?身边人来人往,苏宥还得稍微顾及一下形象,没法配合她的表演,只能做好后勤工作:“嘴巴抽抽半天也没见掉金豆,要不要我火速去买眼药水?”

“突然想起方女士说过,生日当天不能哭,我就赶紧把即将喷涌而出的眼泪给憋回去了。”洛珞抬抬下巴,“苏总,我的演技还过得去么?”

“何止是过得去,简直是演技高超。我认为,宇宙欠咱们洛老师一个奥斯卡小金人。”

“那苏总干脆捏个泥巴小金人,代表宇宙颁给我好了。”

苏宥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说:“好。”

两人说笑着往外走。机场出口的出租车很多,不用等,坐到出租车上,车子刚拐上机场高速,方女士打来电话:“珞儿,打上车没有?一定要坐正规出租车,一定不要坐顺风车,听到没?”

“妈,您就放心吧。在机场碰到苏宥了,我俩一辆车。”

“那你问他吃过早饭没有。没吃的话,喊他来家里吃面。我烧了一锅红焖牛肋条,味道特别好。他要是不想吃辣的话,还有木耳肉丝卤,也炖了一个多小时,汤白肉香,我记得他有次吃过,说特别特别好吃。”

方女士喜欢炫耀自己的厨艺,总认为自己的拿手菜比五星金牌大厨做的好吃百倍。

“我问问啊。”洛珞转头问苏宥:“方女士说,苏总有时间的话,可否赏光到家里吃面?”

苏宥从洛珞手里拿过手机,“方阿姨,那就打扰了。车刚上高速,我们估计还得四十来分钟才能到,快到的时候我让洛珞给您打电话。”

“不急不急,等你们到了我再煮面。”

苏宥说了声等会儿见,把手机递给洛珞。

洛珞把手机放耳边,嘿,居然给挂了,咕哝:“还是不是亲妈啊。”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充话费送的。”

洛珞小嘴扁了扁,又看了眼手机,老洛到现在都没回消息,悻悻道:“也许在他那里,我还真是充话费送的。”

苏宥见她忽然神色恹恹,反应过来这个他指的是谁,玩笑说:“太后现在都说我是从垃圾桶里捡的,咱俩好惨一对难兄难弟。”

洛珞噗的笑了,“难兄难妹好不好。”

司机师傅哈哈笑说:“垃圾桶这个好使。当年我妈也说我是从垃圾桶里捡的,现在我又告诉我闺女,她是我和她妈在胡同口垃圾桶里捡的。”

“可不是,咱们中国的小孩一大半都是垃圾桶里捡的。”苏宥难得的和师傅搭腔,见洛珞依旧望着车窗外发愣,小声说:“洛小呆,今儿生日,咱们一定要开开心心的,嗯?”

洛珞懒洋洋比了个ok的手势。

苏宥被她毫不掩饰的敷衍劲儿逗乐了,“这几天汉堡吃腻没有?”

“腻到一年都不想吃汉堡了。”洛珞终于不看窗外,转过头来,皱着一张小脸,双手比划着大小,开始吐槽铺满肉肠的大汉堡,“这么厚的两层肉,顶五个大肉包的馅儿。”

苏宥嗯嗯应着,洛珞每说一款,他便快速搜出相应的图片:“这个和你说的挺像,你看看是不是。”

洛珞看一眼,然后做呕吐状:“对对,就是这种,简直不要太腻人。”如此反复几次,终于觉出这家伙在使坏,打了苏宥一拳,“臭屁苏你个坏蛋。”

看到丫头重又鲜活,苏宥心生欢喜,脸上做出委屈样儿:“我只是想帮你记着,一年内不再去吃这几款汉堡。”

“脸皮太厚,无法透过现象看到本质,信你才怪。”

“不厚,只需要轻轻一捏就有痛感。”苏宥揪起一侧脸颊,“绝对的表里如一,值得你信赖。”

洛珞歪头看着他小声笑,直到手机铃声响,才止住笑,晃着手机说,“佳淇的。”点了接听,耳边是佳淇高八度的大嗓门:“最最亲爱的大宝贝儿,生日快乐!”

有老妈一大早就起床做好的面条卤在家里等着,有最铁的男闺蜜在身边陪伴,现在,最好的闺蜜也送来了生日祝福,洛珞把老洛没有回复消息的惆怅抛之脑后。

“我是你最最亲爱的,那你家天天咋办?”

“今儿你老大,他一边儿去。我昨晚算了时间,估摸着这会儿你肯定打上车了,就定了这个点的闹铃。那什么,原来你的生日趴,生日蛋糕都是苏宥负责,今年他人不是在洛杉矶嘛,这等大事肯定就得由我来操持了。喂,想吃什么口味的,等会儿我去预订。”

洛珞看着苏宥说:“那个,我在机场碰到苏宥了,然后,我俩就打了一辆车。”

苏宥悄声说:“是问我回来了吗?”

洛珞点头。

电话那端,钱佳淇嘎嘎浪笑,“啊哈哈,原来你俩已经坐一辆车上了。我就说嘛,你这么重要的生日,苏宥如果缺席的话,就特么太遗憾了。”

“二十六岁而已,有什么重不重要的,又不是百岁大寿。”

“no,no,no,你的二十六岁生日,我认为绝对是一个重要的伟大的值得庆贺的日子。”

“为啥?”

“我家天天正急不可耐催着姐睡回笼觉了,你自己开动脑子想吧。”

流氓,大白天宣淫能不能不要昭告天下啊。

洛珞翻了个白眼,看向苏宥:“过来人,劳驾给指点下迷津,二十六岁生日有什么特殊意义?”

还差几个月才二十九岁的苏·过来人·宥按按眼角,皮肤紧致光滑,眼尾上挑,没有褶皱和下垂的迹象,重拾信心:“为啥问这个?”

“佳淇说二十六岁生日是重要的伟大的值得庆贺的。”

苏宥“哦”一声,心下了然,钱佳淇还是心急了些,不以为意地说:“听她瞎咋呼。二十六岁和二十五岁的区别,对于吃货来说,就是又多吃了三百六十五天的饭。”

“你才吃货!”洛珞气呼呼地说。这家伙一看就在搪塞自己,可佳淇为啥这么说,她一时也想不明白。

拾贰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