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山水对酌

第2章 序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我喜欢诗仙李白的这首《将进酒》,讲世事,滔滔黄河之水自天而降,滚滚东流而去,浩浩汤汤昼夜奔腾,不可逆转无法改变。讲人事,人生短暂,转眼就是百年,无论是山野村夫,还是达官贵人,定然摆脱不了朝如青丝暮成雪的自然规律。透彻啊!从空间与时间的经度与纬度,说破了世事与人事的天机。每每读来,总有一种把酒临风宠辱皆忘的感觉,便忍不住顺口再诵两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我第一次听老师讲解这首诗是在大学的课堂上,老师在三尺讲台上踱着方步,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地朗诵着,那深邃的眼眶里闪烁着莹莹泪光。我仿佛看到老师走进了诗人李白的生活,那是1977年。我第一次被《将进酒》的意境浸润得醍醐灌顶欲飘欲仙的时间是1989年,一位懂我的朋友拿来了一张用八开白色铜版纸印制的《将进酒》,压在了我办公桌的玻璃板下。然而我在诗里没有看到但愿长醉不愿醒,没有看到唯有饮者留其名。看到的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只珍惜“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我与《将进酒》有着不解之缘。读诗明智,让我在世事的崎岖山路上昂扬地走到了退休的驿站;读诗如仙,让我把天边的晚霞辉映成生命的一个个乐章,酿造出生活的琼浆,与山水对酌。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与山水对酌就免不了影影绰绰飘飘忽忽雾里看花。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海南岛的椰风海韵,五指山的红军颂歌;天门洞的惊世传奇,武夷山的红巾翠袖;喀纳斯回声绕梁,帕米尔风云变幻;长白山冰火交融,蓬莱客八仙过海;六盘山红旗漫卷,黄河岸逐浪涛天;贝加尔湖上泛舟,波罗的海留影,站在红场听风雷,莫斯科河岸觅知音;好望角上的灯塔,大西洋里的企鹅;对酌山水之间,身心魂魄同游。许多年来我醉心于朱自清先生《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吗?……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的恬静,委婉。”先生把情与境的交融铺排到了极致。如果说我的旅游散记在饱览大好河山之际,有一二精神之光,也是模仿先贤所得。比如:人生旅途碰到的优美风光很多,有一些风景,是只能够远远眺望,而不便于深入其中的。之于写景状物,李大钊先生的《五峰游记》,徐志摩先生的《泰山日出》,王统照先生的《青纱帐》,那种惟妙惟肖和如临其境如闻其声的神来之笔,时时地影响着我。

离开工作岗位,身心闲适了许多,与妻子携朋友游历山水之间,眼望五洲风云,满眼风光,感慨良多。随手记之,转发给同学朋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教于同道师长,切磋揣摩遣词造句,增添了许多文友间快事。

2016年10月,中国作协北戴河创作之家的作家朋友不断有新作寄来,为他们感奋之余,激励我集成拙作《与山水对酌》,在归去来兮的词章里留下片言只语。

魏锦

2019年3月2日

魏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