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狐夫君等等我

妖狐夫君等等我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栗发少年郎

墨殇的背影显得那么的凄凉,就像是被自己父母欺骗了的孩子,无助,无望。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崩塌了……

火如烈悠悠的转醒,紫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的疑惑。稍稍动了一下身体,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至四肢百骸。“雪儿呢?”火如烈想起奈奈雪,他们不是在深林里面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火如烈艰难的起身,并穿上衣服,他选择了一件红色的外衫,显得他的脸色更加的苍白。昨天,他流了很多的血。

“你醒了。”墨殇推门进来,发现火如烈坐在地上正大口大口的呼着气。“你还需要休息。”

“成功了吗?”火如烈没有理睬墨殇递过来的手,他还没那么脆弱。

“没有。”墨殇也不在意,既然人家不领情,他也没有必要眼巴巴的凑过去他又不是欠虐狂。墨殇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火如烈。

“没有?那我们是怎么回来的?”火如烈不可思议的看着墨殇。但是,发现自己必须仰头才能和他对视,火如烈果断将眼睛放在别处。

“他已经化形了,但是还不稳定,所以还不算成功。”墨殇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回答道。“匡玟在守着他。”

“墨殇,你究竟是什么人?”火如烈艰难的用手臂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俯视着墨殇,问道。

墨殇看着火如烈不经意间流露出君王气魄,不由的呆了几秒。“你呢?你可知道你是什么人?哦,对了,你我都不是人。”墨殇抿了一口茶水,连同喉间的苦涩一起咽下,他一定用弄清楚,千年前那场变故的真正原因,肯定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但是为什么魔皇不告诉他们,究竟是为什么呢?

“墨殇?”火如烈见墨殇突然陷入发呆的状态,叫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便朝着他的肩膀拍了几下,不悦的皱起眉头。

“你是妖狐一族的白色九尾狐吧。可惜现在的你只有一尾,如果你想去人界,最少要有三尾才可以。不要以为现在的你已经很强了。就像昨天的官官,如果他真的想置奈奈雪于死地,现在的你不会还在这个世界。而人界,比官官强大的还有很多。”墨殇说完便离开了,留下陷入思忖中的火如烈。

什么叫官官真的想将奈奈雪杀死,难道昨天还发生了什么事情?火如烈慢慢回忆着昨天官官“攻击”奈奈雪的画面,他运动的速度很快,但是伸向奈奈雪的手臂,却很缓慢,像是怕惊到奈奈雪一样,而那种姿势……更像是……拥抱!

官官想要拥抱奈奈雪,为什么?火如烈突然有一种很无力的感觉,他真的可以保护好奈奈雪吗?

“孩子,你醒了?”守在官官床头的匡玟看着自己儿子的睫毛颤了颤,小心翼翼的问道。

官官缓缓的睁开眼睛,浅棕色的瞳孔中,是满满的迷茫之色。匡玟的心猛地一缩,难道自己的儿子真的是人皇的转世?人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对于人界的事情,他们知道的太少,所以才会有这种担心。

人界的平均寿命很短,即使是人皇,也不会超过五百岁。但是,他们的灵魂是不是可以得到永生的。人皇通过转世传承皇位,但是统治者,却永远是他自己。魔界和妖界不同,他们的生命虽然长久,但也并非永远,他们是靠子嗣传承血脉的。

也就是所谓的世袭!

而人皇独有的权利就是,可以将自己的自己传承给下一任人皇。而不想传承的记忆,会锁在某处。只有现任人皇知晓。

人皇再傻,也不会让人界的未来交到妖界的手中!而官官拥有这样的发色,顶多拥有前任人皇的残魂而已,也可能只是一丝的执念。

所以说,匡玟的担心是多余的。

“父主,你怎么会在这儿?”官官看着自家老子一脸便秘的模样,心里发怵,难不成自己又失败了,唉,他都应该习惯了!

官官准备起床,吃点东西,他快饿死了。但是……这是手?他化形成功了?官官看着手的形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但是为什么父主却是这副表情?

难道自己化形很丑?比自己的原型还丑?官官小身板儿一震,掀起被子就往外冲去,他要看看自己究竟长什么模样,才让父主露出这般……这般表情,奈何自己的房间里面没有铜镜啊!

官官想到了奈奈雪,以他们这么铁的关系,她肯定不会嘲笑自己的。官官这样想着,一溜烟,朝着奈奈雪的房间奔去。

等匡玟从自己的思路里转回来,儿子呢?“官官,儿子,你哪儿去了?”

官官的速度很快,就像一阵风吹过,真是风一样的男子。官官这一路可是遇见了不少的人的,大哥二哥,五哥六哥还有不少的丫鬟小厮。

“刚刚过去的是什么东西?”匡大眼睛眨了眨,很迷惑。

“不,不知道……”匡二那迷茫的小眼神,也和匡大一样。

“你们两个,有没有见到官官?”匡爹匡玟气虚喘喘的过来,问道。老了老了,不行了,跑这几步路,就累的不行了。

“官官?”匡大和匡二相视一眼,“刚刚感觉有什么东西朝着那个方向……喂,父主,我,我不确定。”老大表示很无辜,如果不是可不要回来找我聊天。

话说官官一口气直奔奈奈雪的房间,连门都没敲就进去了。

“雪儿,雪儿你在不在?”

“你是谁?”正在和早餐奋斗的奈奈雪从碗里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少年,“我和你很熟吗?你认识我?”奈奈雪将口中的咸菜吃下去,问道。她确定不认识这名少年。

栗色的短发,干脆利落,背对着阳光,看不到他脸上的神情,但是,奈奈雪却感觉一股熟悉感。“你是谁呀?”

“雪儿,你这儿有铜镜吗?在哪里?”官官仿佛没有听到奈奈雪的问题。

“在里面。”奈奈雪指了指内室,说道。

于是,奈奈雪在看向官官时,只有一道残影。

“扣扣扣。”的敲门声将奈奈雪从刚刚的震惊中缓过神来。

“火如烈,你的身体没事了?”奈奈雪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想要过来扶着火如烈。他昨天流了很多血的……

“有没有受伤?”此时的火如烈就像是布娃娃一样,任凭奈奈雪的摆布。

“我没有受伤,倒是你……”奈奈雪低下头,想起昨天火如烈一身血的模样,她的心就突突的疼。

“我没事……”

“哇塞,原来老子这么帅气!”内室里传来声音,打断火如烈的话。官官抱着铜镜,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感叹连连。

镜子里面显然是一个栗色少年郎啊,及肩的短发让他看起来精神十足,浅棕色的瞳孔里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小麦的肤色让少年看起来很是可靠。

火如烈在奈奈雪的搀扶下,来到内室,看到这陌生男子在奈奈雪的房间,还捧着镜子,在流口水,莫非是一个变态?

“你是什么人?”火如烈的声音冷冷的问道,奈何底气不足,有些软绵绵的味道。

“火如烈,你怎么变得这么弱?”官官夸张的跳起脚,一下子越到火如烈的身旁,打量着他,“你受伤了?!”

官官的语气还能再气人一些吗?将火如烈伤到的明明就是他!

“难道你是……官官?”火如烈看着眼前充满朝气的少年,不确定的到反问道。

“官官?”一旁的奈奈雪眼眸里是满满的不可能,“不可能!”

“还是男人最了解男人。火如烈回答正确。当当当当,加十分!”官官打了一个响指,十分得瑟的晃着脑袋。他以为这是在知识竞答吗?

火如烈的头上爬上几条黑线,这**丝真的是官官吗?果然还是猪的模样比较好一点。

“你是怎么变形成功的?”火如烈想起昨天晚上官官的那庞大的身躯。

“昨天?昨天我怎么了?”官官不明所以的看着火如烈,“昨天我不是一直在禁地的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我就变成了这种模样,而且,还来到了院子里。”官官回忆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火如烈看着官官,把他伤成这鬼样子,这是要赖账?

“不记得了……”官官摸摸脑袋,秀丽的小脸皱成一团,看的奈奈雪的心都有要化了。

“算了算了,既然忘记了,就算了吧,反正也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奈奈雪一脸乐呵呵的打圆场。被火如烈瞥了一眼,立马捂住嘴巴,表示,她错了。

官官被火如烈的眼神看的心里感觉怪怪的,就像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一样,官官看向刚刚替他说话的奈奈雪,还是雪儿好,温柔善良,对他也好,默默地在心里给奈奈雪加了二十分。果然,他还是喜欢奈奈雪多一点。

“官官?原来你真的在这儿……”匡玟气虚喘喘的在奈奈雪的房门口。奈奈雪无语,这是她的房间,什么时候成了公共场作了?

狐妖白音

作家的话
欢迎戳QQ群:244871221
求各种评价,各种票票……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