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的使命

第38章 037:不孝子女?

韩雨欣对现场取证完毕后带着工具离开,尸体也被装进裹尸袋一同带离现场。

龚正站在房间门口一直注视着客厅沙发位置。

“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肖红走过来问道。

“目前我还不好回答,一切都等法医那边的指纹鉴定吧。”龚正本想着解释一番,突然间想到了师傅的话。

万一现场是被打扫过的呢?

万一自己所看的一切都是凶手让看到的呢?

龚正慢慢蹲下,视线转移到地上用粉笔画出死者位置的地方,他绞尽脑汁的把自己所能够想到的工具全部进行对比,实在是想不出有什么工具既可以打断人的胸骨,还只能给人造成这么小的伤口。

“报案人在什么地方?”龚正突然间站起来对警员问道。

“楼下。”

“带我过去找他一下,我有事情要问。”

“好。”

龚正跟随警员找到了报案人,报案人看上去红光满面,大圆脸,挺着高高的啤酒肚,一看这之前就是个人物。

简单进行了自我介绍后龚正进入正题:“他跟你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四天前下午,我们当时下完棋聊会儿天就各自回家了,第二天我等了他好几个小时都没来,还以为有事所以没在意,结果一连三四天他都没来我就感觉可能出事了,我这一看还真的......哎,你说这人好好的,说遇害就遇害。”

“你们可得抓住凶手替他报仇啊。”报案人语气变得有些愤怒。

“这个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抓住凶手,我想了解一下他有没有跟什么人结果仇?”

“结仇?他最大的仇人就是我。”

“什么意思?”

“每次下棋都赢我,一点不给我面子。”

“哈哈,大爷你吓我一跳,那他平日里都是一个人住吗?有没有找个老伴?”

“他找没找老伴这件事我还真不清楚,毕竟是人家私事我也不好打听。我就知道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不过都在外地结了婚成了家,一年到头的也不回家看看,都说养儿防老依我看屁用没有。”

“没事就给打点钱,你说我们这些当父母的需要那些钱吗?我们要的是陪伴,你看这都给他们打完电话两个小时了还没来呢。”

龚正算是看透了,跟这位大爷聊天,一个问题他得生一次气,心想,我还是稳着点吧,可别给大爷气出病来。

“最近您有没有发现他和平日里有什么不一样地方吗?比如穿着,说话,只要是您认为不太一样的都可以说一下。”

大爷用手在头顶上来回摸两圈,很认真的思考片刻:“你要真说不一样,我就感觉他这下棋的技术是越来越烂了,之前让我两个子都能赢,现在我让他,这算不算?”

“算,这种情况从什么时候发生的?”

“就前段时间,可能是我棋艺厉害了,要不就是他压根没跟我好好下。”

什么情况下会出现这种现象,要么对手经过了高人指点能力与日俱增,要么就是自己有心事,根本没心思下棋,这两者之间龚正更倾向于第二者。

这边的询问还在继续,人群之中传来了一声声哭喊“爹呀爹呀,你怎么好端端的就去了呀”,围观的人们用着各样的眼色看向几人,纷纷向两侧让开一条路。

大爷指着从人群中走来的几个人:“不孝子回来了,你看看他们哭的多假,早干嘛去了。”

龚正回头看了大爷一眼,我这上学的时候不怎么回家,参加工作到现在也没有回去过一趟,我爸妈小区的大爷大妈不会也在背后这么骂我吧。

看着他们几个人哭喊着要上楼,龚正赶忙对大爷说两句感谢的话后快步追上去。

龚正跟随他们三人一同走进被害人家中,肖红正准备下楼去找龚正。

龚正和肖红亮出证件后示意他们先平息一下心情。

“龚警官,肖警官,是谁害的我爹?谁害的?”死者的儿子一把拽住了龚正的手问道。

“目前我们还在调查阶段,我现在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们,你和你父亲最后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

“上上个月,具体哪一天我不记得了,当时就是打了个电话。”大儿子回答道。

“我这个月初还跟我爹打过电话,当时他说天凉了想要一件秋衣,我这秋衣都还没有来得及买,他却......他却被人杀害,我得爹啊。”女儿说着说着又哭喊起来。

“我知道是谁害的我爹。”小儿子突然间冒出来一句。

话音落下,还在哭喊的女儿瞬间止住:“谁?是谁害的咱爹。”

“刘凤凤。”小儿子脱口而出。

“刘凤凤是谁?”

“那个臭娘们,我现在就去找她。”大儿子咬牙切齿的怒骂一句,说完就往外跑。肖红见状急忙让门口警员拦住他,“你们别拦着我,别拦着我。”他不停的挣扎着,嘶喊着。

刘凤凤这个人名的出现导致大儿子要发疯,女儿脸部的肉也在颤抖,这引起了龚正和肖红重视。

安抚了几人情绪后讲出了关于刘凤凤的事情。

刘凤凤,女,年龄59岁,丧偶,目前一个人生活,她就住在死者楼上。她和死者的关系一直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两个儿子一直都反对他们之间交往,女儿对此并没有发表过多看法。

大儿子之前回家的时候看到过她和死者在房间内拥抱,为此还大闹一场,从那之后基本上就很少回家。

龚正听完后深吸一口气,都说了婚姻自由可涉及到自己父母身上貌似就没有自由这一说,多少老人晚年生活都是活在儿女的口中,他们不敢找老伴甚至都不敢提这样要求。

“你为什么不同意?”肖红对大儿子提出疑问。

“哼”大儿子把嘴一咧,“她的心思我还不懂,没拆迁的时候她怎么不说要跟我爸在一起?现在拆迁了,而且我们家分的房子比她们家的要大,她开始就跟我爸套近乎,这个臭娘们指定没安好心。”

话语中都是愤怒。

回忆如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