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破之我居然是萧家老族长

第72章 我给药尊者指个好道

“谈不上套话吧,只不过是为了验证一些猜测罢了,毕竟药尊者您的这个姓氏,容不得我不多想。”

萧林将这个话题暂时搁置了下来,并未深究。

“既然如今证实了我的猜测,那有些话就可以好好说了。

药尊者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族难道就这么看着家族子弟仅剩一道残魂?

以药尊者的灵魂力量,哪怕是找一具寻常强者的尸体寄居,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吧?”

“我……我和家族早就已经没了关系,被逐出门庭之人,又如何能入得了家族的眼呢?”

萧林将自己心中的情绪掩盖得很好,并且适当地表现出了一些震惊的情绪。

劝说药尘是他这个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一点点差错都不能出现,所以他必须将现在这一出戏演得好,而且最好是超常发挥才行。

“被逐出家族?

药尊者您身为顶尖炼药师,又有着斗尊的实力,居然也会被逐出家族?

说来奇怪,关于您的消息,在中州流传的很多,但是似乎在远古种族之中,这样抛头露面是不被允许的。

您又说您被逐出了家族,可是以您的实力,体内血脉应该不弱,又怎么会逐出家族呢?”

“这事儿说来话长,一两句话很难解释的清楚,不过有一点你猜错了,我体内的斗帝血脉并不繁盛,甚至和你萧族差不多。”

和萧族差不多的意思,也就是血脉枯竭,只不过这种枯竭情况只发生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而不是发生在全族。

“说起来,老夫当年还活着的时候,曾经游历过西北大陆,也曾到这个地方来,

那个时候加玛帝国还没有这么多风雨,我在帝都之中,也从来没听见过萧家的名号。

如今又落到了你手里,倒是不得不感叹一句,天命无常。”

“您还没说,您怎么会突然沦落到这种地步,以您当年的实力,谁能将您打成这个样子呢?”

“我当年因为任务失败,被逐出药族之后,曾经努力钻研炼药术,以期被家族召回,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终究没有实现,后来我遇到了我的朋友风闲,和他一起闯荡大陆,

过了大概几十年吧,

那个时候的我,已经在大陆上有了几分名声,又和我的好友建立了一个势力,不过我并不管事。

后来我在中州待的实在无聊,便又开始游历大陆,从中州离开之后我便来到了西北大陆,

因为当时听说,西海之中诞生了一朵异火,我便想去看看。

但我并没有找到异火,反而在这里收了一个弟子,只可惜……

我这一辈子,眼光大部分的时候都不太好。”

“这件事情我倒是有所耳闻,当年药尊者您死了之后,您的弟子韩枫,对外宣称你死于炼丹反噬,

如今他号称药皇,就在黑角域居住。”

“黑角域?他怎么会离开中州,躲到那儿去?”

“这我就不知道了,想来其中有什么隐情吧。”

其中隐情药尘当然是知道的。

“也没什么隐情,黑角域本身就是他出身的地方,我当年便是在那里收下的他,只不过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他居然还只是六阶吗?”

“这个我是真的不知道了,黑角域那个地方乱得很,况且那里也不是萧家盯着的主要目标,对于那边的事情,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萧林摸了摸自己的指骨,轻声说道。

“若是药尊者有想法的话,大可以以后自己去看。”

“我的想法?

我如今一介残魂,寄居在戒指之中,纵使我有所想法,又能怎样呢?

事实上我不得不出现在你的面前,不就已经证明这一点了吗?”

药尘这么说话,就已经证明了他一些态度了。

其实想来也是,在被如同儿子一般的弟子背叛之后,怎么会有人不失望呢。

尤其是药尘本身就对韩枫寄予厚望的情况下,这件事情给他的伤害要比寻常情况下严重的多。

原本药尘打算在萧家隐居一段时间,他相中了萧林的小孙子,那个小子天生灵魂力就比较强大,属性又很合适,正好能够做炼药师。

当然他也不只是为了收徒弟,在他的手里面有那么一份功法,只要收集到足够的异火,可以重新炼制一份身躯。

他还是想复活的,可是现在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场面之中,他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才好。

以他现在的灵魂力量,未必能够对萧林造成什么严重伤害,

人家掌握着他寄生的戒指,哪怕他有异火,若是没有了这一份温魂的戒指,他的灵魂力也会很快消耗掉。

“其实在之前,我也没有想过隐藏在我家儿媳戒指里面的灵魂,居然是药尊者,

说实话,我原本是不打算管这件事情的,但是随着家族日渐壮大起来,难免不会再次招惹到魂殿的目光。

魂殿是一个什么样的势力,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药尊者你这样强大的灵魂体,若是落到魂殿手中,恐怕必将会遭受一番非人的折磨。

而正因为你是灵魂体,所以我才会怀疑你是魂殿的人,这才有了前番的试探。

这件事情,我倒是也要和药尊者说声抱歉了。”

“无妨,不过些许小事,说起来,我也吸收了白瑶这么多年的斗气来温养我自己,

只是现在,你已然发现了我的存在,是打算如何处置我呢?”

除非亲眼所见,否则真是很难相信无比骄傲的药尊者会说这样的话。

事实上药尘也不想如此,可是寄人篱下,他不得不表现地稍微谦卑一点。

显而易见,萧家是不会放他走的,这是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的事。

别人说他有一身炼药术,光是他知道了这么多萧家的隐秘,萧林也不可能放心地让他离开。

所以他才会问上这么一句。

哪怕是寄人篱下,也比像先前那样差点被关起来强。

他也曾经出身远古种族,知道一些远古种族的手段。

但萧林的话却让他意外很多。

在他问完那个问题之后,萧林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而是摩挲着手背,思考了一会儿。

然后,才缓缓说道。

“如果药尊者没有什么头绪的话,我倒是有一个不错的想法。”

一缕斜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