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蓓丝与不灭诅咒

第23章 BIG

“事情就是这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血育之邦的地下室内,阿朗站在楼梯旁,对着正在记录实验品状态的阿诺德说道。

“果然这种合成物质能有效减轻毒性……再活个三四天不成问题。”阿诺德没有立刻回答阿朗的问话,而是观察着编号为“15”的一个实验品,将实验品目前的各项信息记录在了笔记本上。

阿朗很看不惯阿诺德这种忙起事来就对他人爱理不理作风,又说道:“那几个人估计是被‘杏色麋鹿’的成员给解决了,毕竟那份卧底名单就是与‘杏色麋鹿’相关的。但是‘杏色麋鹿’为什么要派人在血育之邦卧底呢?”

“我怎么知道。我活了几百年,难免会得罪许多人。”阿诺德觉得阿朗在这里会妨碍自己工作,干脆放下手中的事,与阿朗讨论了起来,“现在最应该关注的是朝你旁边射击的人,他可能是BIG的。”

“BIG?”

“BIG——Bureau of Intelligence Gathering,情报搜集局。”阿诺德踏上了楼梯,向地面上走去,“这个缩写也有‘重要的,庞大的’等意思,可见它地位有多么高。BIG是个古老的组织,说不定年龄比我都大呢。”

“那他们为什么要帮助我?”阿朗也跟着阿诺德上了楼梯。

“他们不是在帮助你,也不是在帮助我,而是为了保卫人民的安全。”阿诺德一步三个台阶,很快就到达了地面上,“他们搜集情报的能力很强,估计是担心‘血蝴蝶’与‘杏色麋鹿’发生矛盾,然后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毕竟涉及反面组织的事他们也不好明面插手,只好在暗地里帮忙,不然舆论可就……呵呵。”

“也就是说,BIG的人对我们构成不了威胁?”阿朗从地下室回到地面上时,阿诺德已经在书房里的办公桌前坐下了,“血育之邦里的卧底怎么处理?你让我去接头的那些人是哪个组织的?”

“卧底……面对这个问题我目前还真没什么好的办法。即使现在把所有属下杀了再收一批,也不能保证完全没有卧底。”阿诺德虽是这样说的,但语气里完全没有透露出担忧,反倒显得异常轻松,好像组织里有卧底并不是什么大事一样,“那几个人是哪个组织的不重要,他们的组织已经不会再信任我了。”

“……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处境,”阿朗走到书房的门前,握住门把手按了下去,“你想想吧,当初黑雨组织的首领楠沪也没重视自己组织里的卧底,结果最后他发现,整个组织里除了自己和两个高层干部,其他人全是卧底。不过他至少知道组织里谁是卧底,并不动声色地铲除了他们,再替换了新的人上去……楠沪做了很多才使自己的组织保全,而你却想要坐视不管?”

“哦。”阿诺德没有理会阿朗,而阿朗已经开门走了出去。

“阿琳,我让你离开房间了吗?”刚一出门,阿朗就撞上了一直趴在门外偷听的阿琳,质问道。

“我……我不可以自由活动吗?”阿琳搓着手,有意避开阿朗的目光,“父亲是遇见什么事了吗?”

“你管这些做什么?”阿朗抓住阿琳的胳膊把他拽着走,“我给你松绑是为了让你在我的房间里活动啊,不是让你到处乱跑的。我交给你的任务做完了吗?”

“任务?就那个《箐茗尚荷图》吗?那副画细节又多,尺寸又大,即使你提前两天给我布置这个任务,我也画不完啊……”阿琳被阿朗拽着的样子确实不雅观,虽然走廊里的女仆、管家、血蝴蝶的成员都没有注意阿琳,但阿琳还是很害臊,于是拍了拍阿朗抓住自己胳膊的那只手,“能先松开吗?我会自己走回去的。”

“下次再这样我把你拖在地上走。”阿朗松开了手,换了一种方式——他放慢脚步,跟在阿琳身后,盯着阿琳的背脊,让阿琳头也不敢往后转一下,完全不敢怠慢地加快脚步回房间。

到了房间,阿朗命令阿琳坐在了床上,自己则走到了画架前:“画得也不多嘛……你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

“从我离开房间到父亲的书房外面时,也就十几分钟罢了。”

“我说过如果你没画完会有什么后果吧?”阿朗将画布取了下来,把阿琳画的图案仔细地看了一遍,“完成度不高,质量也完全没达到你往日的水准,我实在是忍不住猜测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都做了什么。”

“阿朗,你多虑了……”阿琳在察觉阿朗的语气变严厉之后,头也不敢抬起来了,“我只是研究了好久那副画的照片,而且……而且这种国外的古老风格我实在是不擅长。”

“行吧,那我就相信你一次。下次我会注意你的感受,要求不会再这么苛刻了。”阿朗放下画布,走到阿琳面前,用左手薅着阿琳的头发,“抬头,看着我。”

“是……”阿琳抬起头,摆出了一副虚假的微笑。

“乖,在我这里你要快快乐乐的,懂吗?”阿朗并不是很理解人类的情感,但还是如此要求阿琳道。

“我明白了。”阿琳答应着,然后在阿朗交代完事情走出房门后,收回了笑容。

布兰迪,世羽,大家……你们一定要收到我发出的信息啊……

阿琳躺在床上,看向了房间的窗户。

…………

“老爷,您让我做的事我都办好了。”管家罗曼灰推开了书房的门,对阿诺德说道。

阿诺德转头看向罗曼灰——这个人跟几十年前截然不同了,两鬓发白,皱纹中透露着沧桑。他穿着管家的标配服装,对着阿诺德深深鞠了一躬。

“你12岁就开始跟着我了,如今也已过去40几年,一些事情你来办我才放心。”阿诺德拿出了今日最新的报纸,“‘杏色麋鹿’的中层人员被投毒杀害了,我觉得是BIG的人做的,他们应该就潜伏在血育之邦附近。不过能让BIG这么重视……看来这次南音的计划是真的可能威胁到很多事物。”

“南音?我记得她是‘杏色麋鹿’的首领吧?她的年纪也不大,能威胁到什么?”罗曼灰发问道。

阿诺德摇了摇头:“我不清楚。总之你多留意留意吧,总有人会在除我之外的其他人面前露出马脚的。”

“是,那在下先告退了。”罗曼灰毕恭毕敬地退出了书房。

“等事情忙完,就要把那孩子的控制权拿回来了。”阿诺德从书桌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上的阿诺德与他的夫人——莉斯·贝斯特和现在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而照片中一个黑发蓝瞳的小男孩,如今已长成一个大孩子了。

“嗯……今天还没有去看望莉斯呢,最近真是忙得晕头转向。”阿诺德从椅子上起来,离开了书房。

…………

“这些菜意料之外的还不错嘛。”世羽这么评价到,她正与出租屋内的其他人一同享用着午餐。

布兰迪扒拉着饭菜,吃得并不多——这几天并没有什么关于阿琳的消息,这让他很没有心情做事。

“世羽姐姐,你们下午要做什么啊?”敏擦去了沾在自己嘴边的汤汁,好奇地问道。

“这个……现在的难题是如何摸清血育之邦里的详细地形和警备力量集中在哪里。上次我们是爬通风管道进去了,当时是有地图的指引,但那张地图只是血育之邦的基本结构,连哪间房间是做什么用的都没有标明,那次我们能成功找到阿琳只是运气好。并且因为我们之前选择爬通风管道的原因,阿诺德可能已经想办法切断通风管道的这条路了。”世羽停止了进食的动作,很为难的样子。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出租屋的门。

大家一致将目光转向门口——会是谁?难道是行踪暴露了,有人来查水表吗?

“我去吧。”布兰迪抄起自己放在墙边的木锯,走到门前,打开了门。

“沃克丝?你大白天的怎么还出去了?”

门外并没有什么人,只有一只看上去奄奄一息的白色玩具小熊。布兰迪回忆着,好像今天从早上开始就没有见到沃克丝的踪影。他把沃克丝抱回了屋里,关上了门。

“天啊,它看起来好虚弱。”欣看着沃克丝,可急死了,“亡灵需要什么才能恢复体力?”

“与亡灵相关的书籍几乎都是禁书,查不到的。只能让它自行恢复了。”世羽从布兰迪手中接过沃克丝,“它出去一定是有目的的,我记得阿琳有从沃克丝的身体里拿出过东西……”

世羽掰开了沃克丝的熊嘴,看着它满口的尖牙不由地有些幻痛,但还是把手伸入了它的口中。

“阿琳确实说过沃克丝可以用来储物,比它体积大很多的都可以。这也是为什么他出门从不带背包,一个沃克丝就够了。”布兰迪在一旁指导着世羽如何从沃克丝的口中取物,“要一直想着自己想拿的那个东西,或者跟沃克丝说想要拿什么,不然容易拿错。”

“我怎么知道什么是我该拿的?”世羽一阵乱掏,但动作还是很轻柔的,“沃克丝,你有什么是要给我们的吗?”

话音刚落,世羽碰到了一个有一定厚度的东西。

她将那个东西拿了出来,竟然是一封信!

软乎乎的雪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