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高妹

第10章 初恋在哪儿呢?(十)

打开家门就看到了熟悉的入户花园,有近二十平米的样子,午后的阳光透过整面落地玻璃大窗正照射着摆放得错落有致的十几盆花卉和盆景,花团锦簇透着贵气,“这可都是母亲的心头好哦……”

这是一套一百八十平米的大宅,四房两厅两卫、还带一个入户花园和一个储物间。十年前洪父所在的公司上市,他套现了公司配售给骨干员工的原始股买了这套房。当时很舍不得,几乎是被洪母给逼着卖了股票;十年后,这套房的房价涨了近十倍,而股票价格却比卖的时候还打了三折!说起这事,洪母就骄傲得不得了,洪父也不得不佩服。

洪永雄进门后反手关好门,把拎着的水果放下,打开鞋柜拿出自己的拖鞋换上,又拿起水果走进了客厅,客厅里空无一人!

他把水果拿进厨房,厨房里也没人,火星人集成灶上煲好的汤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嗯,估计妈咪他们在午睡吧!我也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会儿。”

他是家里的独子,工作后虽然自己租了公寓在外面住,但父母仍然把次卧套房留给了他,毕竟这么大房子住老两口绰绰有余;洪母从医一辈子,养成了洁癖和轻度的强迫症,家里永远保持窗明几净、东西总是在该在的位置摆得整整齐齐,这也是他不爱住家里的原因之一,总觉得太拘束;洪父其实也觉得没必要这么讲究,但经过几十年被洪母的改造,终究还是习惯成自然了。

进了自己的房间,果然见到房里被母亲收拾得和自己上个月回来时一模一样,佩服之情油然而生,“其实真的挺好,谁不喜欢自己的住所整洁有序呢?母亲还不愿意请阿姨,退休后都是自己操持家务,真辛苦!”

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有几条短信,不是京东金融就是友邦保险的广告,陈晓芸依然没有回复他的信息,他真有些纳闷了,“她怎么这么能睡?不会出了什么事儿吧?还是问问陈经理吧!”

洪永雄打开微信,便看到彬彬君子一大早发的消息:兄弟,加油💪😄

他觉得有些感动,看来老赵还真当回事儿了……

帅气男士:堂姐,下午好😃

精致女子:雄仔,我在忙,晚点联系!

“嗯,不对劲!”他有些着急了,“这是什么情况?陈经理和小芸都没空搭理我!”不过,转念一想,他也没辙,总不能现在跑去陈经理家里找小芸吧?

“算了,顺其自然吧!”他打定了主意,“估计也没什么大事儿,不就过了一晚上,还会天翻地覆不成?”

闲着没事,上午又睡够了,洪永雄很有些无聊,便打开墙上的小米电视,第一财经正在播出《环球财经视界》,主持人和两位嘉宾分析着未来数字货币的供需和替代美元的可能性。

看到这个,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审视自己的现状,“毕业快一年了,在电子银行部的工作挺顺利,吴总很器重自己,让自己负责与SZ信息公司合作开发新产品的项目,但短期内想升职加薪恐怕很难;而且几十万的年薪听起来挺多,实际上也就够吃吃喝喝、应付日常开销,羊城的房价越涨越高,如果不是家里有房,自己真买不起像样的房子!要是小芸真心和自己谈恋爱,那是不是等她大学毕业就结婚?到那时我也三十了,正好结婚生子。问题是,不知道小芸怎么想!”

“还有,SZ信息公司的王总对我很认可,几次流露出挖我的意思,他们公司在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应用的领域算是国内的头部企业,去哪儿发展会不会更有前途?最起码比在PA银行要充实一些吧?应不应该去呢?”他越想越纠结,爱情和事业似乎都面临着新的选择,不能不慎重!

就在这时,他听到有人从外面开门,紧接着就听到了母亲的声音,“雄仔,你回来了吗?”

他急忙打开房门走进客厅,见到洪母和洪父站在入户花园里,洪母正在换拖鞋,洪父手里拿着几个环保袋,两人刚购物回来。

“妈咪,老爸,你们出去行街了?我都回来好一会儿了!”他上前接过洪父手里的环保袋,随口问道,“这是什么?我帮你们拿进厨房吧?”

洪永雄的父母都是六十岁出头的年纪,身体健康又很恩爱,退休后更几乎形影不离,去哪儿都是两人一起。

洪母跟着他一道进了厨房,“还是我来放吧,你放得乱七八糟还得要我来收拾。”

洪父在入户花园的小水池那里洗了手,换了拖鞋也进了客厅,笑着对他说道,“让你妈咪放吧,我放她都不放心,说她会找不到,呵呵!”

洪永雄和洪父在长沙发上坐下,关心地问道,“您的身体还好吧?最近有没有和茅伯伯他们去打球?”

茅伯伯就是茅琪琪的父亲,和洪永雄的父亲是GDG集团的老同事,大家都喜欢打网球,是多年的球友,水平也差不多,算是旗鼓相当。

洪父有些得意地笑着答道,“昨天晚上刚打了一场,我二比一获胜!哈哈!”

洪永雄赶紧送出一记马屁,“那您对茅伯伯的连胜纪录又该改写了!给您点赞!”

洪父有些尴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洪母放好东西也走进了客厅,紧挨着洪永雄坐下,有些嘲讽地道,“别听你老爸胡吹,这个月他就昨晚赢了,哪儿来的连胜?”

洪永雄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赶紧转移话题,“妈咪,你们去买什么了?这么热怎么不午休?”

洪母拉着他的手,正色道,“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你知道吗?琪琪要出国了,去加拿大的多伦多音乐学院学作曲,我们是去给她买点东西带走的。”

洪永雄有些愕然,“她不是在星海音乐学院读了硕士吗?怎么还要去留学?拉小提琴还能攻读博士?这我还真不知道哦……”

洪母有些不高兴了,“没听我说吗?她是去学作曲,准备再读个作曲硕士!你看看人家琪琪,又漂亮又上进!”

洪永雄感觉到母亲对自己很不满,他更明白其中的缘由。洪母非常喜欢茅琪琪,一直想让她做自己的儿媳妇。毕竟茅琪琪是她看着长大的,两家算是世交,知根知底、门当户对,而且茅琪琪确实很优秀,自小就爱好西洋古典音乐,一直学习演奏小提琴,现在都拿了星海音乐学院的音乐硕士还要去加拿大学作曲;虽然长相不算漂亮,但茅琪琪整个人端庄大方、气质很好,身高也有一米七二,明显比洪永雄高。老实说,两个人站在一起让吃瓜群众评分,洪永雄恐怕大概率会被认为配不上茅琪琪;可问题是,洪永雄对茅琪琪就是不来电,完全没有追她的冲动;茅琪琪也没有主动出击来倒追,毕竟她也有大把男孩子追,虽然迄今还没听说她有过正式的男朋友,但这种事情外人谁又能说得准呢……

洪母见他沉吟不语,忍不住又说道,“雄仔,你老实跟妈咪说,你究竟喜不喜欢琪琪?妈咪觉得你俩很合适,如果你没意见,妈咪想在琪琪出国前给你们订婚,等她留学回来你们就结婚。如果你也想去加拿大留学就更好了,你倆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你不是说过你的毕业论文很受好评,去年还有教授建议你去国外读博士吗?你可以申请多伦多的大学啊,我听琪琪说多伦多大学和约克大学的金融工程专业都很好。”

显然,洪母为此已经做了不少功课,和茅家也深入沟通过、基本达成了共识;这样的安排其实没什么不好,洪家也算得上家境殷实,供他去加拿大读博士问题不大,能和自己的爱人一起去国外留学恐怕是很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好事。

但对洪永雄来说却真算不上是好事,别说他根本就对茅琪琪没什么感觉,一直当她是好朋友;就算他对她有好感,让他马上就辞职一起去加拿大留学,也很难做到。毕竟还有PA银行的工作要负责,他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做决定的人。

看着眼中满怀期待的洪母,洪永雄有些难以开口,想了想,还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妈咪,琪琪是我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但我对她真没感觉,我喜欢听她演奏小提琴,欣赏她的上进,但没有那种想和她一起去共同奋斗的冲动,我们只能做朋友、做不了恋人和夫妻!而且,我也不想现在去国外读博士,我的领导很器重我,对我委以重任,我没法现在离开银行,那有悖于我的职业操守!”

洪母很失望也很难过,哽咽着说道,“你说的都是借口,你就是不喜欢父母安排你的生活,工作自己找,连住在家里都觉得受约束要自己出去租房子住!”

洪永雄觉得很内疚,他一点也不想让洪母难过,拉着母亲的手恳切地说,“妈咪,我对琪琪真没感觉,硬要在一起凑合,两个人都不会幸福,这对琪琪也不好,您也不希望这样吧?我保证,一定给您找一个又漂亮又高挑又聪明的儿媳妇,来改良基因!”

洪母终于被他逗乐了,噗呲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就等着儿媳妇上门了!”

洪永雄松了口气,正想要接着逗母亲开心,手机响起来了来电铃声;他拿起手机来一看,来电话的是陈晓芸!

一生何求郎

作家的话
这本小说不纯属虚构,颇具现实意义,自己也很用心尽力地在写作,但似乎不大合读者的口味!希望关注的朋友们多指正,谢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