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磨石为玉

第14章 ?丫鬟和五花肉

贾琏的一声令下,码头那里是真正的“鸡飞狗跳”。他带来的可是荣国公府的豪奴,平时在京成都是飞扬跋扈惯了的主儿,要不是碍着表小姐有着急事要办,早就反了天折腾了。

现在得了主人的口信,个个撸胳膊挽袖子,拿出了平时的本事,马鞭哨棒齐飞,连带着官差一并给打了,把一面荣国公府的旗子往场子当中一立,薅着赵书生的头发就给按在了地上。

“别动!都别动啊!谁他妈敢乱动,奏你们个谋逆听见没!”

几个下人搀起来管事的,给他拍拍土:“没事吧来叔,放心吧,主子发话了,一个都跑不了。”

这管家叫来旺,主子面前是叫旺儿,可他们还是得喊一声来叔。

来旺捂着脸哎呦着爬起来,一脚就踢在了赵翼的肋骨上:“兔崽子,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家什么时候被这么欺负过。洗干净腚沟子等着坐牢吧!扶我过去见爷。”

漕兵们都懵了,这是谁家这么横,连我们也打,还说什么谋逆?我去你大爷的,老子就是不服。

呼啦啦又把来旺他们给围住了。

来旺哼了一声,伸手拿过来拜帖,肿着眼睛扫了一圈,指指一个队正:“你,过来,识字的给大伙念念!”

队正是个官衔,手下管着五个小队,一队十个人,五十人在他手下,也是个人物。

刚想伸手去拿,工头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胳膊:“于头,不能拿!拿了就是死罪。”

队正姓于,嗯了一声,转回头盯着那个工头,小声的问他:“怎么意思?他家还是皇亲国戚不成?”

工头走南闯北见得多,使劲的给他点头:“皇亲没有,国戚是真的。那旗子上写的荣国公!是公爵家的!”

嘶~~~

队正觉得牙疼,一挥手:“都滚我后边去,没我命令,都不许乱动!”

呼啦啦漕兵收了队,于队正弓着身子过来与来旺见礼:“不知是公爵大人家的车架,造次了造次了,您怎么称呼?”

李修看着那边上演的戏码,嘿嘿直乐,他身边除了贾琏,不知什么时候还站着一个戴着帷帽的姑娘,看不清容貌,但身条就跟一把嫩葱似的。

“还是你们家横啊,等着吧,用不了一会扬州知府也得过来见见你。”

贾琏切了一声,翻着白眼看着李修:“人是拿住了,该怎么问我可不懂。你来吧。”

李修才不惯着他:“好嘞!先把那个受伤的苦力给我搬过来吧。”

“搬他干什么?”

“撞了人了,不给人家看伤啊?把他安抚好了,这撞人的事不就没了。”

贾琏还想嘟囔两句,那姑娘咳嗽了一声,大大方方的说了一句话:“琏二...爷,就依他的主意办吧,小姐还等着回家呢。”

贾琏无奈,指指李修:“行,你行!这事要是办不妥,你等着爷的。来人,去给请个看外伤的大夫来。”

不多时,人也抬来了,大夫也请来了,都是在码头上讨生活的,彼此还认识。大夫喊了声二牛,直叹气:“二牛啊二牛,说你什么好。你这一受伤,你家里可怎么办?我瞧瞧,哎哟,这么大口子,这腿...怕是保不住了。”

二牛啊了一声:“胡大夫,求求您给我看看,千万要保住我的腿啊!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活呢。”

两人说着话,大夫就拿出了些白药面准备给他敷上,被李修一把给按住了。

“等会儿!”

“嗯?”大夫吓一跳:“您...”

“你不清洗伤口啊?直接就上药?”

“昂,对啊,我都这么治。”

李修一把推开了他:“旁边看着,能学多少学多少,以后按我的来。”

胡大夫没他劲大,被挤到了一边,心里不服却碍着眼前的情形没敢多说,就问了一句话:“您有行医的牌照吗?”

古时的医家,要在县一级的府衙注册登记了,才能有坐地行医的资格,要是医术好的,开个大医馆做做自己的方子,那是能名动一方的人物。

这注册也讲究一个考试,称为医科大典。考不过的或是没考过的,只能走街串巷的做个游医,不能登堂入室。

李修让请大夫来,就是给他做个见证,省的后面的事麻烦。

自己打开大箱子,先是翻出了几样刀剪,又拿出一个羊皮的布包,随手递给了戴帷帽的丫鬟:“受累给拿一下,姐姐叫什么,方便说吗?”

丫鬟接过小包摇摇头:“闺名不便说的。”

“那行吧,我就先喊着姐姐,会穿线吗?”

贾琏嘿了一声:“我们家的人,你凭什么使唤?”

李修终于找到了压在衣服地下的两张纸片子,看看东西拿全了,随手盖好了箱子,白了贾琏一眼:“你来?”

“我不会。”

李修一指那圈围着的人:“你去看看扬州的地方官来了吗?要是来了请他们过来,我这一会儿就好,来晚了可就听不到真相了。”

贾琏气的一跺脚,在丫鬟的软语请求下过去见见又来的两队人马。

这下热闹喽,码头上被堵得是水泄不通,后来的两拨分别是盐道的兵丁和地方的差役,见了荣国公的旗牌后,都老实的等着荣国公府的人来见面。

李修瞧着贾琏笑语晏晏的和地方上的人交谈甚欢,咦了一声:“还不是个废物啊?这不挺能交际的吗?”

丫鬟咳嗽了一声,把穿好的针线插在羊皮上给他看:“行吗?”

李修瞧了一眼表示没问题,把文书给了大夫看:“上面的是洋文,下面的是汉字,瞧瞧吧。”

胡大夫接过来略过上边花里胡哨的洋文,直接念出了下边的字:“大不列颠英吉利皇家医学院,特聘李修为医学院主讲。”

又看下一张:“法兰西教会医院,特聘李修为教会主治医生。”

“您这是御医?”胡大夫不淡定了,瞧着这小伙子也就十七八岁,可这资质比自己可是优秀太多了。

“就是糊口饭吃。”李凡尔赛修客气了一下,喊过馄饨老板:“开水,热酒。”

“好嘞!”

老板早就准备好了,送过来两大盆热气腾腾的水和酒。

李修先把刀具扔进热水里烫一下,舀了一勺滚烫的黄酒慢慢的浇在手上,还给胡大夫讲讲道理。

“这是消毒,不要让手上的脏东西进到患者的伤口里,这样能提升治愈率。”

胡大夫一边心里记着,一边也过来烫手。

“您打算怎么治二牛这条腿?”

“他这没有伤到动脉,简单的清创缝合就行。”

“缝合?哎哟,这不是青囊经上记载过的神技吗?”

“对啊,你学过?”

“我哪儿学去啊?”

“贵姓啊大夫?”

“我姓胡,古月胡,上君下荣。”

“哦,胡上下。”

“您说笑了,胡君荣。”

“会针灸吗?”

“还行,这是我本行。”

“那行吧,本来还想灌醉他呢,可过量饮酒会引起出血量增大。你给他几针,让他腰椎以下失去痛感就行。”

胡君荣点头答应着,打开自己的小布包,取出几枚银针,也学着用开水烫了烫,扭头对着丫鬟说道:“小姐还是扭扭身子看看别处吧。”

丫鬟转过身去问了一句:“为何如此?”

李修帮着给二牛脱裤子,露出屁股来,才笑着告诉她答案:“腰椎用针是要光腚的,他这屁股丑死了,看他你会吃不下饭的。”

丫鬟的脑袋猛地一低,垂在了胸口,再也不问为什么了。

二牛想说什么,被李修一拍他脑袋:“你的事等会再说。想赚钱不要命了你。现在闭上嘴,等我问你再说。”

敲了敲二牛膝盖,看着没了反应,给胡君荣竖起一个大拇指:“针法不错。”

“瞧您说的,我这也是混口饭吃。主要是看您的神技。”

李修知道他还有点不服气,毕竟自己年岁在这,中医又讲究一个越老越值钱,当然不能全信自己。

行,给你看看后世医学院的基础技能---缝合。

先用棉花蘸着热水清洗了伤口周围,又用新棉蘸着黄酒清洗了创口,疼的二牛直咧嘴,也就是有针效在,要不他能疼的蹦起来。

拿起穿好的针线,给胡君荣讲着道理:“这不是普通的针线,你看见针上的小钩了没,它要钩住脂肪层把它们拉在一起。再用这羊肠线缝上。这样就算线留在身体里也不会引起发炎。要一层层的缝,五花肉你吃过吧,是不是一层层的。”

丫鬟都快听吐了,把人看成五花肉,这以后让自己怎么吃肉肉啊。

李修听见了她干呕声,回头还安慰她:“别怕,洋人有好多女人做大夫呢,咱们不也是有女方家吗。诶,你想学接生吗?我教你啊,脱离奴籍自力更生。”

“哪个要学接生?”丫鬟声音都发飘:“好好治你的伤吧,医者父母心,哪有你这么轻佻的。”

李修和胡大夫相视一笑,不在逗她了。

那边贾琏也搞定了这个小场面,四拨人三拨官差,领头的都没他品级高。五品龙禁尉,在京城也就是个蚂蚱,在地方可是朝廷大员。

请着领头的几个,扬州县丞、盐兵把总和码头漕兵的队正,一起过来看看情况。

“我家不会仗势欺人,也做不出这种勾当。伤了人就赶紧的请人医治,各位做个见证。”

都说好,国公家就是体恤臣民。

过来一看,吓了他们一跳,满地的血污,还有个小伙子正蹲在地上...缝皮肉呢!

“这这这...伤的这么重?”县丞有些含糊,扬州是府台坐镇,可一般有事都是他们扬州县衙先出面。要是他解决不了的,才报给县令,再由县令报上府台。

今天这事本来就棘手,扬州盐道总巡检林大人的爱女归家探病,被拦在了码头,地方上先是有个地方不靖的责任,再要是重伤了人,这锅可就背的死死的。

李修不搭理他们,用胳膊肘捅了一下正看的入神的胡君荣,示意他去说个明白。

胡君荣一回头看见这么多官,给他吓一跳,升斗小民最怕的就是地面上的官,县官不如现管,这几位都是现管的头。

正哆嗦着不知说什么好吗,丫鬟开口了:“这位是我家请得英吉利的御医学生,他有一手好的青囊医术,各位大人且勿大惊小怪,容他施展医术救人。”

贾琏嘴角一动,想笑又忍住了:“对对对,我家请得洋人御医。本来是给林大人看病的,这不,就先给这个受伤的看了。”

李修扭头看看丫鬟,用嘴型比划了一句话后,又专心的缝合了。

丫鬟看在眼里略一琢磨,脸上腾的红了,一跺脚彻底的扭过身子不偷看他了。

山岩尽美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