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从阳顶天开始

诸天从阳顶天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章 四大门派

西域昆仑派!

收到明教教主阳顶天,将携门下逍遥二仙之一的“杨逍”,以及青翼蝠王韦一笑亲上华山,兴问罪之师的消息,昆仑派掌门灵鹿子,立刻召集门下两员弟子,商讨应对之策。

昆仑派祖师何足道,生平仅收一徒,即如今昆仑派掌门灵鹿子,灵鹿子,却是弟子众多,其中杰出者共有两人,分别是大师姐班淑娴,大师兄何太冲。

当下灵鹿子看一眼林泉(阳顶天)亲笔书信,将之交付两位弟子道:“魔教教主欲向华山,兴问罪之师,我昆仑派当如何自处?”

何太冲当即道:“师父,这是魔教与华山派的事情,与我昆仑派何干?”

“是啊!”

班淑娴亦附和道:“明教阳顶天所向无敌,我们昆仑派就坐落在光明顶之侧,万万得罪他们不得。”

“善,大善!”

灵鹿子赞赏道:“你们所说的,都是颇有道理,不过......”

灵鹿子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下,道:“不过,同属武林正道,华山有难,我昆仑派不管不顾,是否于理不合?”

班淑娴与何太冲相视一眼,何太冲迟疑道:“就算师父你老人家冒死亲上华山,只怕也敌不过阳顶天那盖世魔头,最终还是要看少林与武当两派的。”

灵鹿子反应过来,心中深以为然,道:“淑娴、太冲,你二人分赴武当、少林,观看两派动静,此事我昆仑派便相机行事!”

......

峨嵋金顶,峨嵋派!

不同于昆仑派家有一老,峨嵋派此时,怎一个惨字了得?

却说峨嵋派,自郭襄女侠创建以来,至今已有六十余年。

郭襄穷其一生,仅收弟子一人,号风陵,即大名鼎鼎的风陵师太。

这风陵师太如果活着,凭借其尽得郭襄一身真传的武学造诣,即便是阳顶天亲自打上门来,只怕也可有一战之力。

关键的问题是!

风陵师太七年前,亡故了。

风陵师太座下,共有两大弟子,大弟子孤鸿子,二弟子灭绝师太。

孤鸿子年纪长灭绝将足十岁,又是男子,武功自然尤在灭绝之上。

然而风陵却以祖师乃是女子为由,将掌门之位,传给了灭绝,并以峨嵋派世代相传的神兵利器“倚天剑”相授!

虽然力有未怠,灭绝师太却也不怕师兄强抢。

“师兄若抢了掌门之位,我做掌门夫人,岂不是更开心?”

峨嵋派更新换代,恰逢明教“逍遥二仙”初出茅庐。

光明左使杨逍,因天才横溢,武功过人,被明教教主阳顶天册封为光明左使者,地位仅在教主之下,然而,因为实在过于年轻,明教上下,无不是口服心不服。

杨逍心道:“必须寻一既有身份,又有名望的武林豪杰,挫其威风,方可使天下英雄,知道我光明左使杨逍的厉害!”

挑挑拣拣,杨逍看上了灭绝的大师兄孤鸿子。

孤鸿子接到杨逍挑战书信,本待不许,后来知道,杨逍仅仅是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年轻人,当下信心勃发,为保万一,还向师妹借了倚天剑相助。

灭绝道:“魔教妖邪,怎会与你光明正大比武,以防万一,不如小妹与你一起前往。”

孤鸿子斥责道:“我们是君子之约,大家皆是孤身前往,我孤鸿子岂能失信于人。”

当下,孤鸿子持倚天剑往见杨逍。

二人交手,三招两式,孤鸿子不仅本身被杨逍打成重伤,连心爱的师妹借予的倚天剑也被杨逍夺走。

杨逍不屑一顾,又将倚天剑抛还孤鸿子。

孤鸿子返回峨嵋途中,念及此事,羞愤欲绝,竟然在半路上活活气死在客栈之中。

倚天剑亦被客栈老板进献汝阳王府。

后灭绝迎回师兄尸身,又盗回倚天剑,偌大的峨嵋派,却完全只靠灭绝老尼一个人在支撑。

三十年后,灭绝为绝顶高手,生息巅峰。

此时此刻,灭绝却仅仅只是生息中期,二流高手,即便是手持倚天剑,也仅算得上准一流高手,比之明教四大法王、左右二使,也是逊色不少。

峨嵋十二女尼,六僧,静空、静虚、静玄、静慧、静迦、静照;六俗,苏梦清、李明霞、丁敏君、纪晓芙、赵灵珠、贝锦仪,此时此刻,仅仅只有静空、静虚、静玄三女,已经就位,武功却是相当之有限。

收到明教恫吓书信,灭绝忿火怒炽,却生生按下一口气去,对此一事,决心袖手旁观,以保全武林峨嵋一脉。

......

崆峒派!

未来赫赫威名的崆峒五老,关能、宗维侠、唐文亮、常敬之、冯远声,呈半圆形状,侍立在一尊须发皆白的老者面前。

这尊老者,赫然正是崆峒五老的授业恩师“木灵子”。

木灵子成名于六十年前,凭借一门七伤拳神功,威震武林。

直到十年前,年已79岁高龄的木灵子,方才退隐江湖。

及至百损道人名动武林,木灵子也不曾出世与争,武林虽然不知木灵子今时今日的状态,但料想也是时日无多。

因为,不同于张三丰,阴阳共济,龙虎交汇,进军夺灵境界。

木灵子始终处在生息境的巅峰,年近九旬,又能留存多少战力?

木灵子看一眼林泉(阳顶天)亲笔书信,又望一眼面前五大弟子,长长一声叹息,道:“明教事出有因,实是华山派无礼在先,此事,此事,我崆峒派不可掺和。”

“是!”

崆峒五老尽皆慨然应是。

......

武当派!

张三丰唤来宋远桥,微笑道:“准备笔墨,为师要书信一封给魔教教主。”

宋远桥心中一惊,大失惊色道:“师父打算向魔教教主阳顶天宣战?”

张三丰愣了一愣,心道:“兴衰荣辱,不过过眼烟云,老道年近八旬,与魔教教主这等后生晚辈计较什么,若然有个闪失,一身绝学后继无人。”

众所周知,张三丰只修仙,不打架!

当下张三丰沉声叹道:“为师正在参悟一门新的武功绝学,却是无暇计较华山派之事,所谓书信,却是告诫阳顶天这大魔头,所有罪责,皆在鲜于通一人身上,与华山派他人无关,只望他可以少造杀孽。”

“是!”

宋远桥恭敬应是。

纯洁的大灰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