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过分骄傲

姑娘过分骄傲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章 5.蒋蔺,你懂什么

“对了,蒋蔺是在三班吧,你和他说话了吗,他这人是不是无法无天,老师也管不住他。”华乔乔一边问道,一边幻想。

林笙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蒋蔺他尽管为人有些坏,喜欢嘲讽别人,但是对待老师还是有问必答,没有不礼貌啊。

“没有啊,他为人还算讲规矩。”林笙和蒋蔺认识时间并不长,贸然评价也不客观,她仔细地想了想,在心里斟酌了一下,然后回到。

就在林笙讲完这句话之后,郭屿森正好端着两碗汤从她身后经过,听到林笙这么评价蒋蔺,他笑得差点扔了这两碗汤。

讲规矩,你说谁,蒋蔺?你这是在胡说八道知道吗?

郭屿森历来被认为是恣意妄为的代表,但是他要在此认真地回答一下:比起他蒋哥,他还差点远,还不够格,这位可是连亲爹都敢威胁的人。

说他蒋哥是一个讲规矩的人,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他算了。

“你笑什么,你偷听我们说话就算了,还敢在我们面前放声大笑。”蒋蔺不常出来,所以华乔乔很多时候认不太清,但是这位,她可太清楚了,风流花心,朝三暮四的说的就是他,上至学姐,下从学妹,就没有他不下手的。

据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小道消息,他曾经还朝着初中生下手,简直太混账了。

郭屿森要冤枉死:这说的有根有据的,如果他不是当事人,差点就要相信了。

他记得好像是同学的妹妹见到他,惊为天人(郭屿森自己想象的),非要做他女朋友不可,郭屿森拒绝以后,她就放出谣言,说来,郭屿森自己还委屈呢,为了躲避她,他那段时间都没敢逃课去网吧。

“怎么了,这是你家道啊,不让人过,也不让人笑,我还就笑了。”郭屿森一副贱兮兮的表情。

“你。。。你。。。”华乔乔历来口舌伶俐,但是这人也太。。。也太不可理喻了吧,华乔乔人被气到爆炸。

“我。。。我。。。。”郭屿森学着华乔乔的样子。

林笙看到身后出现的大笑声,一开始大吃一惊,回神之后,觉得有些羞愧,背地里评价别人,还被他的好兄弟知道了。

郭屿森和蒋蔺向来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他都在这里了,蒋蔺还会远吗?

林笙的想法没有错,这不,蒋蔺就过来了。

“笑什么,去再端两份汤。”看到这样的情景,蒋蔺虽不清楚全貌,但是也能猜出一些。

食堂吃饭的人不少,已经没有多少位子,再加上蒋蔺担心林笙怕有些异样的眼神落到她身上,对她们两人说道:“你们打完饭就坐到那里,让他给你们端汤赔罪。”

说完,蒋蔺指了指靠近墙角的四人桌。

林笙还沉浸在自己的羞愧之中,虽然她知道,自己说的不是坏话,但是当事人在这里,林笙有些懊悔。

听到蒋蔺这么安排,要是以往的林笙,肯定是立马拒绝,但是这会子,蒋蔺安排得如此合理,林笙想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更何况,林笙想在饭桌上给他道个歉。

“好,谢谢你。”林笙微笑。

很快就轮到了林笙她们两人,这边的华乔乔还在气鼓鼓,但是人家都端汤道歉了,再加上他们两人都是笙笙的同班同学,华乔乔不想这么不给他们面子。

坐到一起以后,林笙本来以为四个人会显得尴尬,但是她想错了,林笙可太小看华乔乔的报复心和郭屿森的八卦心理。

郭屿森在林笙她们两人没过来之前就把事情说了,说完以后,还是那副欠揍的表情:“蒋哥,你说我和你呆了那么久,咋就没有看出你讲规矩呢?”

蒋蔺斜睨:“想看吗,我让你见识见识?”

郭屿森想起,初三那年,蒋哥也是这样的表情,就把一个满嘴污秽的人打到住进了医院,那种惨状,至今响起,还是毛骨悚然,连忙说道:“那就不必了。”

林笙她们两人过来的时候,蒋蔺坐在外面,而林笙通常也坐在外面,等到林笙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以后,她才发现,她和蒋蔺面对面。

林笙向来不是多话的人,更何况,她和男生在一起吃饭的次数也是一个手指头可以数清的,如果不是刚才在背地里说了蒋蔺,还被他的好兄弟知道了,有点心虚,不然她不会那么听蒋蔺的安排。

林笙这边还在思索该如何开口,那边的蒋蔺看到林笙局促的模样,倒是无声地笑了一下。

林笙这种人啊,和他见过的大部分人都不一样,说好听些,叫做执着,说难听的,就是轴。

他倒是很惊奇,林笙的脑结构是怎么长得,竟然觉得他是一个讲规矩的人,怕不是学习学傻了,无论见到谁都像好人。

不过,这个小书呆已经很紧张,他就大发慈心,不要逗她了。

一桌四个人片刻没人开口,不过郭屿森向来不是安分的主,他不敢戏弄林笙,毕竟这种好学生可是老师心目中的宝。况且他对林笙也不了解,但是她旁边的这小傻妞不错啊。

“小傻。。。不打不相识,你好,我叫郭屿森,请问姑娘芳名。”好惊险,差点把自己心目中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了。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华乔乔看到郭屿森如此放低姿态,她看了看林笙,又看了看旁边默不作声的蒋蔺,有些无奈地对郭屿森说道:“我叫华乔乔。”

“哦。。。乔乔。”郭屿森拉长音怪异地说道。

华乔乔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她的脾气和林笙比,自然不算多好,但是也不能说是火爆,只是为啥这个郭屿森一开口,她就想揍他呢?

华乔乔不想搭理他,看着好友的饭已经吃掉一半,连忙抓紧速度,林笙埋头吃饭,终于想到以什么话头来解释刚才的乌龙。

蒋蔺简直要笑死,真是没想到这姑娘看着精明,没想到这么。。。怎么说呢,有点憨。

他忍不住地说了一句:“别吃那么快,对肠胃不好,喝点汤。话说你们女生吃饭这么快?”

“我。。。我。。。”

林笙听完这句话,剧烈地咳嗽起来,连忙端起汤舒缓一下。她吃饭一向不快不慢,但这不是心里想着事情吗?

“乔乔,我吃好了,我去买水,你先吃,我马上回来。”林笙被呛得难受,迅速地收拾好盘子就离开了。

林笙去超市买了三瓶矿泉水和一瓶给华乔乔拿的茉莉花茶,走到原先的座位,华乔乔吃的也差不多了,她把茉莉花茶递给华乔乔,剩下两瓶给了蒋蔺和郭屿森。

“哟,大学霸买的水,你说我喝了会不会也成为学霸。”郭屿森边道谢边打趣。

“谢谢。”清冽的声音响起,仿佛珠玉落地。

这是蒋蔺。

“不客气。”林笙递给他。

林笙从来没有和他们这种人有过交流,一开始是不在乎夹杂着厌恶,可是真的有了交集,发现人也不是很坏。

眼见都不一定为实,人还是不可貌相啊。

四个人从餐厅走出去的时候,惊呆了一众人的眼睛,尤其是年级主任。

年级主任就像是我们小时候看到的容嬷嬷一般,一双不大的眼睛整天在校园里巡视,无论你是早恋还是准备打群架,都给你教训的明明白白。

年级主任叫王思,恨他的人都叫他小王,他向来重视这一届,尤其是拥有林笙这样的好苗子,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打乱她的心思。

他是学校里最严厉的人,从事教育行业接近三十年,有时候连校长也要给他三分薄面,毕竟现如今一心把心思放在教育领域的人可不多了。

他不争名利,多次把蒋蔺郭屿森这样好家世的小纨绔叫去办公室喝茶,虽然他的目的是想让他们知错就改,但是次数一多,他们屡教不改,也敬而远之。

年级主任吃饭的时候就在想这件事情,饭还没吃完,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暗沉,掏出手机:“喂,张老师啊,下午来我办公室一趟,我和你谈些事情。”

此时的张老师正在一边抱着孩子,一边吃饭,接到年级主任的电话没有任何惊奇,毕竟整个年级最大的魔头就在他的班里,这样的事情也算司空见惯吧。

华乔乔要去宿舍午休,林笙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半,比平常晚了一点,她还是打算像以往那样,做套卷子以后再休息。

郭屿森看了看站在林笙旁边的蒋蔺,知道他这是不去网吧了,于是自己也先离开,随后又去撩拨华乔乔,被华乔乔骂了一顿,无所谓地耸耸肩翻墙去了(不要问为什么翻墙而不走正门,问的话就是翻墙去网吧近)。

林笙走到教室门口停下,她看看高一五班的牌子,鼓起勇气对蒋蔺说道:“蒋蔺,关于中午的事情,我想向你解释一下。”

林笙涨红着脸,虽然她和蒋蔺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容易让别人误会,还好这个时间点来学校的人不多,不然她就是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了。

蒋蔺双手交叉,倚在墙上,微微颔首,示意自己正听着。

林笙抬头直视着蒋蔺的双眼,双方离得有三米呢,但是林笙还是看见了蒋蔺眼中的她自己,僵硬着身体,双眼仓皇,好长时间没有和男生离得这么近,林笙甚至不知道她有没有脸红。

“蒋蔺,关于我中午在背地里评价你是我的错,我当时也只是想把真实想法说出来,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这是我的失礼之处。正式跟你说一句,对不起。”

说完以后,林笙觉得轻松多了,但是很长时间,蒋蔺没有说话,林笙不安又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蒋蔺倚在门上,嘴边噙着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着林笙。

林笙心里发憷,你接不接受我的道歉好歹都要说一句话啊,这是做什么啊。

终于,蒋蔺,蒋大爷开了他的尊口。

“林笙,你一直都活得这么小心翼翼吗?不敢全部交心,不敢信任他人,时刻维持你好学生的样子,在你和你的好友之间竖起防御的盾牌,你不累吗?”

其实蒋蔺说出这些话完全是出于真心,不过他高高在上惯了,说出的话带有命令和质问的口气,普通人尚且不能理解,更何况是林笙呢?

林笙向来孤独和敏感惯了,谁在她面前这样说,她都觉得是在可怜她,也是在嘲讽她。

林笙唰地脸红一大片,不只是因为辛辛苦苦伪装那么久还是被戳穿了,还是因为这是在一个只认识几个小时的人面前暴露了自己。

她红着眼睛,反问蒋蔺:“你不是我,你懂什么,我怎么待人接事那是我的事情,你凭什么管我,蒋蔺,你太自大了。我为我中午的事情向你道歉,但这不是你可以随意评判我立身处世的原因。”

林笙这么生气也是想到了那些悲伤的过往和寄人篱下被挑战自尊心的事情,蒋蔺为所欲为不可一世惯了,他懂什么?

他什么懂不懂,凭什么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我。

“林笙,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想说你可以不用那么谨小慎微的行事,至少我不觉得中午发生的是个多大的事情,你怎么做人那是你以前形成的习性,可是在我这里不用的,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小心眼。”

这是蒋蔺第一次说话语不达意,磕磕绊绊,他忙着解释,可是又怕林笙发现他的心思,又要稍作掩盖,说完这么多已是艰难。

林笙看着蒋蔺,少年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此时一脸焦急地看着她。

其实林笙何尝不知道蒋蔺说话的矛盾和停顿,但是林笙没有办法,她就是这样的人,那么多年形成的性格哪能随意改变呢。

林笙退后一步,看着瓷板,深深吸了一口气,眼圈还在泛红,她没有抬起头,对蒋蔺回道:

“谢谢你不计较,刚才是我太激动了,吓到你了吧,不好意思,我先进去做题了。”林笙说完以后回到她的位置上,从蒋蔺的角度上,只看到少女雪白的脖颈,和深埋的脑袋。

郁镯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