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反天下从当藩王开始

逼反天下从当藩王开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92章 诗词双圣,一肩扛之

皇上没有立刻让刘庇将这首《清平乐》写下来,而是让他再说下一首梅词。

皇上想等到最后一并收割。

“庇儿,这首词甚妙,不知下一首梅词如何?”皇上悠悠说道。

见皇上催促,潘如江见缝插针,重复道:“殿下之梅词着实让人期待啊!”

陆如海眨眨眼,嗯?怎么好像已经确定了刘庇下一首一定是词了?

“殿下写梅,是诗是词尚未确定,潘主簿可不好强定啊。”陆如海不咸不淡的对潘如江说道。

“景王已经写了首雪词,若下一首是梅诗的话,不好比较,也不好评比,还是写词为好。”潘如江笑着回答道。

诶?不应该是以刘庇之雪词与大皇子和太子之词相比较吗,怎么现在变成刘庇自己的雪词与梅词相比较了。

如此比较,不论雪词赢还是梅词胜,不都是刘庇赢吗?

殿上众人已默认刘庇是此次不合时宜的梅雪文会的魁首了。

皇上高居上位,静静地看着陆如海与潘如江争辩,也不偏帮。

最后,还是潘如江一锤定音道:“方才陛下已经说让刘庇作词,陆议郎莫非耳聋乎?”

潘如江搬出皇上,陆如海才不在坚持,只是想着下次一定要在皇上之前,给刘庇定下是写诗还是写词。

无论作诗还是作词,刘庇都无所谓,他不仅有唐诗三百首,还有宋词三百首呢。

甚至唐词宋诗几百首,说拿也是能拿的出来的。

刘庇早就发现,他对这个世界的皇子刘庇的记忆,予取予求,只要是皇子刘庇经历过的他都知道。

而刘庇也发现,他对穿越之前自己的记忆也越发清晰,只要是他曾遇到的事或看过的书,现在都清楚起来,没有模糊之感,翻看记忆亦如翻书。

若是当程序员时刘庇有这样“过目不忘”的能力,还至于敲代码时处处搜索吗。

确定写词后,刘庇从好些个写梅的词中,抽出一个:“儿臣此番梅词,填的是《卜算子》!”

刘庇想起此词意境,深沉地将其朗诵完。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大殿之上,再次沉静。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首词之中,久久无法平静,过了很久,潘如江才缓过神来。

“这……”

潘如江与陆如海对视一眼,二人心中惊讶,不知该如何赏析。

此词绝妙,不只在其语句,而是其所表达的含义。

这首词的意思不难理解,驿站之外的断桥边,梅花孤单寂寞地绽放开花,无人过问。暮色降临,梅花无依无靠,已经足够愁苦,却又遭到了风雨的摧残。

梅花并不想费尽心思去争艳斗宠,对百花的妒忌与排斥毫不在乎。纵然花瓣片片凋落在地,粉身碎骨碾作尘泥,梅花依然和往常一样散发出缕缕清香。

只是这首词分明是景王以梅花自喻,写梅之凄苦以泄胸中积愤,感叹其少年时期的坎坷与危险。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这是在说大皇子与太子嫉妒其诗才,嫉妒其战功,而景王根本无意与他们争夺,他只是在做他应该做的。

战场之上奋勇杀敌、保家卫国,朝堂之上听皇上之命,作诗填词,景王每件事用心做着,且努力做好,最后却被太子等人嫉妒。

赞扬梅的精神其实是表达景王自己之坚韧不拔,即使被欺压、被迫害,仍然“只有香如故”,且永远如故。

皇上忽然也觉得以前对刘庇太过苛责了,即便他厌恶刘庇其母,也不应该如此对待刘庇,毕竟是他的骨血啊。

大殿之上,无人开口,陆、潘二人也不评论,老太傅叹一口气道:“既无人赏析,老臣便再越俎代庖一次吧。”

陆、潘二人如释重负,这首词的深刻含义,他们还真不敢解说,只有像老太傅这样地位的人才敢开口。

“老臣此次当真是不虚此行啊。”

老太傅说了一句题外话后:“殿下诗才惊艳,词才也并非等闲,即便殿下现在所作诗词不多,寥寥数首,但依老臣看来,陆如海与潘如江的诗圣、词圣头衔,殿下足以扛之了。”

陆、潘二人闻言苦笑,但也知老太傅所言有理,因为他们前期所作之诗词,还这没有几首能比得上刘庇所作的诗词。

何况他二人现在早已不作诗词,却仍占着诗圣、词圣名号,不是说二人舍不得,而是如今大汉确实没有一个人能赶上他二人前期之诗词才华。

小诗圣苏辕终究差点,只能得个“小”字,而诸如“词君”、“小词君”之流,不提也罢。

刘庇自然不觉得陆、潘二人弱了,因为他知道陆、潘二人实际上都是在跟谁对决,那可都是诗仙、诗圣、诗佛、诗王、诗鬼、诗豪、诗神、千古词帝这样不世出的人物。

这些人随便选出一个都足以傲世一个时代,何况全部加在一起呢?

所以说,唐朝当真是个了不起的朝代。

文武皆赞!

“殿下这首词,上阕着力渲染梅的落寞凄清、饱受风雨之苦的情形。”

老太傅缓了缓道:“梅花如此清幽绝俗,出于众花之上,可是如今竟然开在郊野的驿站外面,紧临着破败不堪的‘断桥’,那自然是人迹罕至、寂寥荒寒、备受冷落、令人怜惜了。”

“无人照看与护理,其生死荣枯全凭自己。‘断桥’已失去沟通两岸的功能,唯有断烂木石,更是人迹罕至之处。”

老太傅说道:“由于这些原因,它只能‘寂寞开无主’了。而这‘无主’既指无人照管,又指梅花无人赏识,不得与人亲近交流而只能孤芳自赏,独自走完自己的生命历程而已。”

“‘已是黄昏独自愁’是拟人手法,写梅花的精神状态,身处荒僻之境的野梅,虽无人栽培,无人关心,但它凭借自己顽强的生命力也终于长成开花了,野梅不平凡的遭遇使它具有不同凡响的气质。”

老太傅继续道:“可是,由于地势使然,野梅虽历经磨难而独具清芬,却无人能会,无人领略其神韵。那么,野梅为何又偏在黄昏时分独自愁呢?”

“因为白天,它尚残存着一线被人发现的幻想,而一到黄昏,这些微小的幻想也彻底破灭了。不仅如此,黄昏又是阴阳交替,气温转冷而易生风雨的时辰。”

老太傅越说声音越深沉:“所以,除了心灵的痛苦之外,还要有肢体上的折磨,‘更著风和雨’。”

“这内外交困、身心俱损的情形,将梅花之不幸推到了极处。而野梅的遭遇也是作者以往人生的……”

落笔生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