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反天下从当藩王开始

第28章 孙家(求收藏求推荐票)

“横扫漠北七千里,阵斩鞑䩥八千人。”孙知薇低声念道。

果然,听到这句话,刘庇就知道搜索关于孙知薇的记忆,大概猜到她为何如此了。

孙知薇出身将门,虽然才十七岁,但竟然也上过战场,立过战功。

而且这战功似乎比大皇子刘佑所立的功劳更值得人信服。

所以,听到以前一名不文的刘庇竟然立下景西关大捷,孙知薇自然想好好问询一番。

“这都是旁人夸大其词的。”

刘庇边说边用手拨开离自己脖子还有段距离的剑。

但孙知薇直接用剑给挡了回去。

在皇宫里可以佩戴宝剑的,除了宿卫宫城的守卫,也就只有孙知薇一人了。

当然,孙知薇的佩剑与在大汉王朝麒麟阁排名第一的开国丞相的入朝不趋,参拜不名,剑履及地不同。

后者是因为功劳大,而孙知薇虽有功劳,但主要还是与皇上的宠爱有关。

孙知薇姓孙,没错,她就是孙知策的妹妹。

孙家祖孙三代尽皆名将,孙家祖父孙识兵以战功上位,乃第一代战神曹正臣老将军之偏将,如今早已离世。

到了孙知策兄妹的父亲孙庙筹,当年,更是成为仅次于靖北王刘林的名将,现在正是刘林的副将。

孙知策自不必说,是自第二代战神靖北王刘林后,冉冉升起的第三代战神。

他的兵法谋略之高还在其父之上,与其父相比,只是作战经验略显不足。

当然,这并不是孙知薇受到皇上宠爱的关键。

关键是,其父孙庙筹娶了皇上最为宠爱的妹妹怀安公主,皇上爱屋及乌,所以尤为喜爱孙知薇。

然而孙家虽是大汉王朝的名门,盛极一时,奈何怀安公主过早的因病去世,皇上对孙家的恩宠降低了不少,但对孙知薇恩宠未减。

所以孙知薇的地位在这宫廷之内颇为特殊,不像孙知策,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剑指向一位皇子。

又因为孙家掌握太多兵权,所以朝中有大臣暗中诋毁孙家,想要削弱孙家权势,因此孙知策平时都不会以皇亲国戚身份自居。

上次镇北关失利,朝中便有人想以此为名,直接撤了孙知策的职,让其远离军务。

不过,这很难办到,本来打算将其先召回朝廷再说,最后这烫手的山芋却被皇上扔给了刘庇。

刘庇当时见到孙知策时,看其不卑不亢,就知道这其中有他战争天才的自傲,但更主要的还是他的家庭背景。

当时,刘庇可没有喊他姑表哥的打算,携得胜之威,再喊他哥,岂不落了下乘。

不过孙家兄妹往日与刘庇并不相熟,即便见面也如陌生人一般。

“听说景王殿下想要撤了我的哥哥的职?”孙知薇继续道。

“那是朝廷做的,本王……我没有,不信你去问孙知策。”

尽管知道孙知薇不会动手,但是刘庇依然怂的举起双手。

对漂亮的女孩子,刘庇这种万年单身狗,还是无法完全免疫的。

孙知薇娇哼了一声,收剑回鞘,似乎很是满意刘庇的态度。

“景东关之战,真的是你做的?”孙知薇看着刘庇继续道。

孙知薇一直觉得女子未必不如男,自诩为大汉第一位女将军。

所有人一开始听到这个称呼,都没有太在意,只当是孙知薇的玩笑。

因为皇上实在宠她,别人也不敢当面直怼。

直到孙知薇随曹正臣老将军出征,危急关头,临危不惧,一人率领五千人,坚守城池,为曹正臣老将军打败敌军赢得充足时间。

自此以后,没有人再小觑孙知薇,也默认了孙知薇女将军的称号。

当然,这其中肯定还有皇上和曹正臣老将军的因素。

皇上对她的宠爱自不必说,曹正臣老将军对这位好友的孙女也颇为赞赏。

不过,那次孙知薇守城的功劳是实打实的,曹正臣老将军并未偏颇,与大皇子刘佑白捡的功劳完全不同。

故而,孙知薇在同龄人之中,论军事才能只服她哥哥孙知策一人。

只是她万万想不到的是,现在竟然出了一个比自己哥哥还年轻的少年英才,即便刘庇是皇子,她也要当面问问清楚。

“以前,看过兵书,觉得有些计谋甚妙,便记了下来。到景东关后,发现这些计谋与景东关战事颇为相融,所以施之,岂料大获全胜。”

刘庇依旧示弱。

对待孙知薇这样十六七岁的少女,可不能用对待十二三岁的五皇妹的老法子。

不过,冰糖攻势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孙知薇微微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刘庇的回答。

纸上谈兵者,有且多,但也有类似孙知策一般,一出世便打破常规。

不能要求人人都是孙知策,但也不能以为只有一个孙知策。

“景王殿下,你的诗词写的不错啊。”

孙知薇重新开了一个话题。

“孙大表姐,你还是叫我刘庇吧,景王殿下听着着实有些别扭。”

刘庇为拉近关系,套近乎道:“那些诗,不过是因为在外面经历了几个月,发现外面的世界与皇宫的生活大相径庭,有些感触,思维也跟着有了些变化罢了。”

“这样啊,既如此,请景王殿下作一首诗吧。”

孙知薇说话已不像一开始那般气势迫人了。

“给堂姐你写一首?”

刘庇上下打量了一下孙知薇,依旧是英姿飒爽,面带英气。

不过你要我写我就写,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再说这可不怎么好写,而且还要现搜,此时刘庇脑中网络不佳啊。

孙知薇见刘庇在自己身上的一些傲人部位多停留片刻,虽知是要思考诗句,但心中依然有些不快。

于是,摆摆手道:“算了,不要景王作诗了,就算作出来想必也是些无病呻吟之诗。”

孙知薇可不想听那些靡靡之音,现在的诗人但凡写到女子不是思夫,便是柔情。

她并不想听这些。

为什么写男子的诗都是壮怀激烈,而到了女子这里就是柔情思夫。

她想要的诗,内容写的是女子,但不要这柔情,不要这思夫,不要那描写貌美的靡靡之句。

见刘庇依旧作思考状,孙知薇又说道:“不用想了,我走了。”

说完,转身离开。

刘庇看向孙知薇离开的背影,停留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道。

“飒爽英姿握刀枪”

孙知薇离开的步伐突然一顿,就这么静静伫立着。

就这第一句,便与以往写女子的诗完全不同。

没有写柔情,没有写美貌,没有写体态,更没有写思春,写的是女子英姿飒爽手握刀枪。

不过这是在写女子吗?

孙知薇有些不确信了?

这时,刘庇的声音再次从孙知薇身后传来。

落笔生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