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江夫人又菜又渣

第20章 信不信现在办了

心软什么?

不撤资。

顾思澜心头的火瞬间被点燃,瞳孔似炸裂一般,神情含着幽怨与恨意:“江宴,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江宴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刺到了似的,为什么?

她恨他吗?

顾思澜往他受伤的脚上重重一按,江宴随即发出一道闷哼,她顺势脱离了禁锢,仓惶地跑出浴室。

江宴脸色铁青,英俊的眉皱起,嘴里吐出不文明的单词来。

这女人,下手太狠了!

扭伤的地方更痛了。

不过他仍然担心顾思澜跑了,大声叫喊:“顾思澜!晚饭还没做,你必须把活干完才能走!”

“顾思澜,你听见没有!”

回答他的是一记响亮有力的关门声。

胆子肥了,竞然还敢摔门!

江宴气急败坏地连轮椅扶手都快被捏变形了,鼻孔里哼哼唧唧的,眼神暗得可怕。

明明知道顾思澜永远都是一副晚娘脸,偏偏就是不甘心,跟中了蛊似的,他自己也不明白!

而且,他现在,有多久没有想起沈颜来了?

不,沈颜和顾思澜是不一样的,毕竟沈颜始终是……

等到江宴从浴室整理完回主卧换完衣服,再度下楼时,却听到厨房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顿时眉心一动,拄着单拐悄悄地走过去。

玻璃门内。

顾思澜系着个围裙,正在切菜,锅子里烧着东西,咕噜噜地冒着气泡。

她专注的模样,有家庭妇女贤妻良母的味道。

动作娴熟的根本不符合她的年纪。

她真的会做饭?

不是生气走了吗?

江宴此刻心里又得意又矛盾,虽然顾思澜口口声声的拒绝,表示受他威胁才留下的,毕竟曾经暗恋过自己好几年,怎么可能就忘就忘的,多少有点口是心非那味儿的吧!刚刚那股子压都压不下去的火,神奇般地消散。

他假装咳了咳,仰起高姿态的下巴,说:“葱,姜,蒜,香菜,醋,辣椒都不要。”

顾思澜侧过脸瞥了他,不吃刚刚使唤她买干嘛。

江宴大概知道她的质疑,随即道:“你可以先煮进去,出锅的时候捞出来。”

顾思澜“嗯”了一声,对方的挑剔完全在她的预料范围之内。

本来准备离开的她正要撞上了送菜小哥,冷静下来之后,没有挣扎太久,就顺势调头返回。

她这是干什么,又当又立的?江宴不是还没对她怎么样么。

防盗门密码江宴已经告诉了她,每次在这种关键时刻,连记忆力都变得超强。

顾思澜会做菜,会干家务,大概真的是那六七年间养成的习惯,怀孕那会儿整天研究厨艺,熟能生巧,水平渐渐上来了。只可惜,从前那一桌子一桌子精心烹饪的菜肴,江宴从来没有碰过一口。

后来,渐渐的,麻木到不会去讨好他了。

江宴是一个没有心的人,没办法焐热。

说起来像是天大的讽刺,现在的江宴竟然逼着她煮。

再次回忆,心头并不会生出多少波澜,可能时间太久了,还残留着涩涩的味道。对她而言,每一件事都是真实存在的,没有办法抹去。

晚餐准备得十分潦草。

两菜一汤,顾思澜并没有用上太多的心思。毕竟她现在只是一个即将大三的学生,厨艺太好的话,江宴吃上瘾赖着她怎么办?那不是自讨苦吃。

菜一上桌,她提着挎包就走,江宴气定神闲地喊住了她:“等等。”

“还有什么事儿?”

顾思澜转过头,古怪地看着江宴,胸臆间压着一股浓浓的郁色。

江宴黑眸一沉,理所应当地问:“你走了,谁洗碗?”

“放着,明天早上一起洗。”

“不行,你知道隔夜洗的餐具会滋生多少细菌吗?”

僵持了几句之后。

他赢了。

顾思澜坐回到了沙发上,她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浑身没有一处是不酸痛的,她真的想赶紧回家,泡个热水澡早点睡觉。

无奈江宴碗里的米饭就跟一粒一粒数进去似的,十几分钟过去了,仍然慢条斯理细嚼慢咽的,不知道还要吃多久。

顾思澜刚开始还托着腮,瞪着一双突凌凌的大眼睛,密切观察着江宴。

她一分钟都不想多待。

渐渐地,上下眼皮开始耷拉不住了,好几次强撑,结果没守住,懵了过去。

接下来也没多少好过,身体很沉,很重,有点喘不过气来,眼皮怎么都抬不开,好像跌入了漆黑的深渊里。她想叫,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来。

等到她能控制自己的身体,睁眼一看,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

她捂着肿胀的太阳穴,却看到了一颗黝黑的脑袋,以及光着的躯干。

“江宴,你对我干了什么?”

顾思澜用力地推着他,寒声质问。

不过他没被推动,只是翻了个身,面对着她,睡眼惺忪地抱怨:“顾思澜大清早的干嘛?”

漂亮的肩胛线条换成了正面肌肉的冲击,好像还带着一丝大男孩的不设防以及干净的样子,顾思澜偏过头,气势没有丝毫减弱:“为什么我会睡在这里?你是不是给我吃了什么?你太卑鄙了!”

江宴竖坐了起来,瞥见她贞洁烈女的模样,颇有深意地道:“我要真睡了你,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骂人的力气?”

顾思澜被他的解释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流~氓!”

不过她的衣服是完整的,裤子连着皮带都好好地系着,身体除了发虚,并没有别的感觉。

江宴的脸毫不设防地贴了过来,顾思澜惊慌地往后避去,却被他的大掌托住了后脑勺。

来不及做出反应,只听他的语气很是不爽:“老子昨天熬了一晚上,你再用这种眼神瞪我,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

顾思澜感觉到他粗重的呼吸,连同着心跳在阳光还未洒入的房间里,气氛异常的微妙与诡异。她安静的一动不动,也不再看他。

江宴面色复杂地松开她。

顾思澜懊恼自己的软弱,恼道:“你不知道没刷牙嘴很臭吗?”

话落,江宴直接堵住她的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七月棉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