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万物

第3章 抉择

白云镇不大,但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星罗棋布约有四五百口人家,小镇人家不说大富大贵,倒也都衣食无忧。

这也大都得益于大燕现任神皇大力改革,重启科举任人唯才,更是十分重视人民粮食问题。

一系列政策下来大燕国力蒸蒸日上,经济也居西牛之首国库充盈。

居然隐隐有了几分当年大秦气吞天下,横扫六合,一统西牛之势。

由此如十年前路有冻死骨,百姓易子而食的景象现在除了大燕政令不达的那处三不管之地几乎看不见了。

一干赋闲在家的文人墨客也有了骂朝廷骂新政的雅兴。

金陵河像一条匹练从镇前流过。

今日客栈因为天天不着家的酒鬼老板回来了,徐离清也能久违的忙里偷闲晒晒太阳。

只见徐离清在客栈外摆了张竹椅老神在在的像个老头一样晒着七月正午的烈阳。

春夏秋冬四季于他而言并无太大区别只是冷与更冷罢了。

这时只见一只快要胖成球的一只狸花猫灵活的跳上了徐离清的肚子。

这一下直接把徐离清给踩的痛醒。

这只胖狸花叫吴小花自从徐离清来到客栈记忆中就已经存在。

现在十一年过去了它还是跟以前相比没什么变化,只会出现在老板吴不喜方圆五十尺内。

这时只见这头名叫小花的大肥猫十分人性化的用它那肥大的猫爪指了指客栈内,示意两夫妻有事找。

徐离清见状点了点头,至于一只猫为什么那么人性化,他并不想深究有些事知道太多未必是好事。

当老板娘和老板两人在一起时,徐离清是真不想进客栈,实在太腻歪了。

徐离清一进入客栈却感觉客栈气氛却跟往日截然不同。

此时客栈一个客人也没有应该是都被打发走了。

只见柜台老板娘旁正站着一个身穿黑袍独臂,脸虽然不知又去干了啥脏兮兮的但隐隐还是能看出原来俊朗的样貌。

此时老板不复平时的吊儿郎当,客栈气氛有点凝重。

只见吴不喜漆黑如墨的双眸看着徐离清说“我们马上要走了,我们走后我却是有点放心不下你”

听到这个消息徐离清并不惊讶。

原本吴不喜就是闲不住爱自由的江湖人就是境界不怎么高的样子,也不知为何丢了一臂在小镇安稳了十一年。

纵是十年磨一剑今年也该是时候了。

事实上要不是担心徐离清,吴不喜与老板娘早已离开小镇了。

吴不喜话语不停接着道“你寒毒入体,当年你也年纪不大,心智不够成熟便也没跟你说,现在摆你面前的有两条路。

一,跟现在一样一切如常不踏足修炼之道不练剑老老实实活着大概可以活到花甲之年。”

不等吴不喜说完徐离清便跟着道“我选二”

吴不喜话语不停接着道“二的话便是就此开始修炼看看能不能撞到大运找到解除寒毒的方法或丹药,如果找不到那你是绝对过不过三十岁”

一直在旁边没有插话的老板娘温润的道“有时候安安稳稳的过一生未尝会比什么仙人武夫差”

徐离清只是摇了摇头。

这时就听吴不喜问道,“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绝不后悔?”

“不悔”

老板娘眼神似乎有些不忍,但是摇了摇头还是没说什么选择尊重徐离清自己的选择。

......

此时不知何处老板娘正与吴不喜讨论着关于徐离清的未来。

没有下雨两人却是一人打着一把油纸伞。

“看到了?”吴不喜有些担忧的看着老板娘。

这时只见老板娘双眼瞳孔已经变成了纯白之色,古井无波充满威严宛若远古神灵巡视人间。

“很多个可能我只看到了一种,他将会一个人身负长剑孤独的的站在四洲之巅,迎八面来风。”老板娘回道。

这要让山上的一些老怪物看见怕是要惊掉一地眼球。

毕竟看一个未来能站在四洲之巅的存在的未来,这本身就代表这一种实力更何况涉及时间长河。

能如此做的整个天下预计也不会超过一手之数。

吴不喜叹了口气似乎说了什么但却空有口型没有一丝声音传出。

客栈中现在已经只剩下在风中凌乱的徐离清,手上捧着几件看起来品相不怎么美观的黑衫。

缝的人明显是个新手。

手里还有封信,徐离清先是将老板娘难得困里偷闲缝的衣物放到了衣柜。

接着便拿着信风风火火的出了门。

其中不时有街坊邻居跟徐离清打招呼,徐离清也都礼貌的一一回应。

不一会徐离清就来到了位于瓷瓦街的一家新开的茶肆门口。

这茶肆徐离清不熟,但里面有个人徐离清却很熟。

徐离清一进茶肆就看见了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角落却又格外扎眼的宫本信。

吴不喜赫然便是让离清来找他,这封信自然也是交给宫本信的。

宫本信徐离清两人相对而坐,一者气质冷峻脸上有道显眼的刀疤,一者脸色苍白气质温润有书卷气活像一位儒家弟子。

倒也十分有意思。

徐离清因为身体缘故其实并没有上几年私塾,认的字也都全靠老板娘教,不过看的书倒也一点不少。

宫本信看了看信,点了点头。

从储物袋中拿出两本书籍丢给了徐离清。

对徐离清道流畅的道“两者可以一起练也可以单练看你自己,另外想解决你的身体隐患就往南走”

说着也不给徐离清反应的机会拿起剑头也不回的走了。

徐离清看着两本功法一抬头发现宫本信已经不见倒也不意外。

两本秘籍的名字赫然便是血骨经与天心诀一者为仙途一者为武夫之路。

......

夜深深,雾沉沉。

长安一处民居之中,一位少年正牵着一位躺在床榻之上眼瞳布满血丝双手还长有一片片好似鱼鳞般的鳞片的少女。

少年眼神痛苦,看着这个生命好似一朵即将枯萎的花朵。

少女看着少年眼神难得清明艰难问道“我现在是不是要死了?我看到了一片大海,我好像要沉下去了”

少年只是摇头双手颤抖不住的说着“不会的,不会的”

眼神随着话语也越发坚定,放开了她的手离开了房间融入了夜晚的长安。

长安西牛最繁华之地歌舞升平四海来朝,一条人命在这里掀不起任何波澜。

诚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