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万物

第1章 鬼车

月圆之夜,诸星黯淡,日月同天,一声清啸刺破夜空,四大神洲皆渗血。

天雨粟,鬼夜哭。

西牛部洲,四极之巅,神龙峰顶。

一十首怪鸟高居峰顶云端之上俯视人间万家灯火。

万妖俯首。

星空之下有一朵朵劫云散去。

九头鸟的第十首本为天地不容但它却是逆天而行破天荒的长出了第十头。

恍惚间鬼车振翅而起,遮星蔽月阴影覆盖半洲之地直扑大燕长安。

一时间狂风大作垂吊在神龙峰壁的数万具干尸像风铃般摇晃了起来。

无数的鬼影浮现,怨气直冲云霄恍如地狱鬼境。

末世再临。

就在这危机时刻一柄长剑裹挟着无尽的煞气杀意打断了鬼车接下来的动作,这柄长剑就悬停在离鬼车头颅十尺之处。

鬼车妖异的紫色眸子中透露出些许恐惧接着便是无尽的愤怒。

剑光照空天自碧。

日月同天,夜色也被剑光撕裂成了黑白两色。

长剑朴实无华四纵四鄂剑柄处挂有一簇红缨剑身满是划痕更有许多地方卷起了刃剑尖也不翼而飞。

一黑袍老者也不知何时出现突兀的提起了红缨剑。

黑袍老者须发如雪右手提酒壶左手提红缨人也飘飘欲仙好像随时会乘风而去。

一人一妖在九天之上并无任何交流。

一场大战便已开始。

一者巨大如星辰,一者不过七尺之高。

好似一粒微尘与日月的区别。

大战形势却截然相反。

只见黑袍老者手掐剑诀,嘴里也不知在念叨什么。

这时只见天地苍茫霎时间好似变成了一幅只余黑白两色的水墨画。

黑袍老者一剑递出一时间天地间好像只余那一抹剑光。

“身前无敌”

鬼车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十个头颅整整齐齐被斩落,血如雨下浇灌人间。

一身修为灵气尽归天地。

血雨下了整整三天三夜。

无数山岳河流被染成了红色,底下众妖甚至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便被一剑夺去了性命其中不乏一些威震一方的大妖,可是在这老者剑下就连逃跑都做不到。

经此一役西牛大妖几近绝迹。

来时取,去时归。

整个西牛部洲灵气暴涨三成可以预想的未来西牛数十年后又会是一场群星闪耀的大年。

这时黑袍老者一闪便出现在了神龙峰顶赫然是道家神通缩地成寸,可是他的装束却又像极了一个江湖人。

此时的黑袍已经被血彻底染红,红缨剑煞气杀意更盛三分。

“遥望西北,红缨在手,敢束苍龙不过如此吧?”

老者望着西牛摇了摇头,浑浊的眼神闪过些许清明。

红袍老者看着距离自己不知多远的人间灯火不知是对自己还是对谁说了句。

“潜龙在渊”

接着神龙峰顶再无此人踪迹。

远在东胜神州与西牛有一海之隔的道家两极之一的武当山。

一茅草屋中。

一身穿道袍的老人却是以镜花水月与自己的徒孙旁观了这场惊世之战,旁边那大概七八岁带有点婴儿肥的稚童现在还一脸震惊的看着此时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的镜子。

只见他抬头看了看祖师又看了看镜子,显然还没能从那场惊世之战中走出,接着说出了让老者大跌眼镜的话。

“祖师我想练剑”

这道袍老者赫然便是当世天道第一人张辅天。

张辅天听了这个徒孙的话只是摇了摇头骂道“你资质驽钝,练剑只是白费功夫,除了修行天道你注定一事无成。”

这一晚这样场景出现在了许多地方无论山上修仙之人,还是山下只修今生快哉的短命鬼武夫。

这一夜也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见了这一战开始了练剑。

不论山上山下皆如此,后世更是有了剑仙必悬酒壶的说法。

更是引得人纷纷效仿,毕竟不能有老神仙的仙人手段,学学老神仙的穿着沾沾仙气也是极好的嘛。

大燕历观贞十二年,七月半,中元节。

距离剑鬼剑斩鬼车以过了十一年之久。

白云镇大燕一座偏僻的小镇,此时白云客栈内,一位身形清瘦脸色苍白的少年正忙碌的穿行在数张酒桌中,不时面无表情的将一颗辣椒塞进嘴里,原本苍白的脸色在这时才会变的红润些许。

两只耳朵不时抖动将周围客人的话语尽收耳中。

坐在柜台的老板娘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

见他又在那干活。

立马站起来心疼的将这个名为徐离清的少年赶回了房间休息。

客栈客人见了全都打趣道“冷面煞星还心疼起人来了”

“哈哈哈哈“

一时间整个客栈都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这时只见老板娘转过头来面无表情的瞪了众人一眼。

接着整个客栈如坠冰窖,气温都似乎下降了好几度“这眼神还是那么吓人啊”许多客人尴尬的擦了擦脸上并不存在的冷汗。

众所周知白云镇有三绝,白云客栈独占两绝,一绝是老板的酒量和老板娘的杀人眼神,接着便是远近驰名的白云井的井水包治百病可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神水。

此时房间中的徐离清明明是酷暑时节却将自己死死的裹在了一床被子里,旁边还烧有一盆熊熊燃烧的碳火。

此时躺在床上的徐离清十分娴熟的从桌子上摸出两个毛球堵上了耳朵。

将挂在腰间的玉佩取了下来十分小心的放到了枕头下。

挂在客栈外的风铃无风自动。

似乎客栈来了看不见的客人此时正在欢迎。

如果此时能有人在此,便能看到徐离清用来堵住耳朵的毛球正亮起莹莹绿光似乎正在苦苦抵挡什么。

就在这时客栈外迎面走来一个身负一把横刀,腰悬长剑脚穿步履做浪客打扮的怪人。

身高也不足五尺。

背后的刀好像还在微微颤抖。

虽然大燕境内不时总能看到一些来自南澹金发碧眼或黑皮肤的洋人。

但这种装束看起来却绝不是西牛本地人实在是古怪至极。

只见随着他的到来那无风自动的风铃也缓缓停了下来。

只见他操着一口拗口的大燕雅言十分吃力的说道“来...一...壶...酒”

接着便再无言语,一双锐利的眼神死死的盯住了徐离清房间。

“啪”

只见客栈一临时搭起来的台子上一三十来岁的说书人一拍醒木缓缓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客栈两侧的屏风缓缓合上丝毫不顾台下食客们的抱怨。

走下台找老板娘结账去了。

诚皮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