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上神

第251章 外伊甸 罗城

青帝一开口,众人有的人松了口气,有的人目光也是凝重了下来。

“此时的地狱并无当年之能,如今出手……”带着皮帽的五宫主看着青帝,似是想要进言几句,但很快青帝就是罢了罢手:

“不必多说,奥汀此次敢于露面,必然有恃无恐,贸然收复地狱,只会给对方露出弱点,得不偿失,而且如今这地狱,早已不复当年,并无攻克的重要性,当前还是以祭祖会为重,一旦祭祖会完成,无论是奥汀还是地狱,皆会自然臣服。”

青帝这么一开口,众神在听到“祭祖会”三个字时,面容也是放松了下来,眼中各自闪烁着不同的神情。

既然青帝都这么说了,众神也是不好反驳,一一点了点头,放弃了强行说服青帝的想法。

“你们还是把心思好好放在祭祖会上吧,可别让敌人插一脚,”青帝说着,就是准备起身离开,不过在此之前她停了停脚步,看了众神一眼,“顺便盯住巫女。”

说罢,青帝的身影就是凭空消失,看样子是一个空响离开了。

随着青帝离开大殿,众神各自都是闪过了不同的神情,第一个起身准备离开的是不周帝,不周帝依旧是众神中最为无拘无束之人,仿佛除了战斗之外,其他事情他都是左耳进右耳出。

“你们这帮家伙对地狱真是念念不忘。”

七宫主雨帝轻轻翘起二郎腿,内穿旗袍的她轻轻一抬腿,就是吸引来了那满脸胡渣的五宫主的注视,五宫主压低了皮帽,略是一笑:

“那倒是本帝不对了,本帝会反省的。”

“正天帝,从你嘴里吐出来的话,跟放屁可没区别,老流氓。”雨帝瞪了被称为“正天帝”的五宫主老男人一眼,正天帝则是尴尬一笑:

“地狱对九宫对立多年,若是能早一点解决,自然是好事不是?”

“那地狱可都是妖族一脉,按理来说算是九大国度之中‘妖之国度’的一脉,可与你同宗同源,你就下得去手?”一直不说话的四宫主冰帝抬起纤细的睫毛,忽然插了一句。

冰帝这么一说,倒是引来了其他宫主的视线,除了没有停下脚步一直向外走的不周帝之外。

“同宗同源又如何,那地狱三大妖族的先祖早就不知仙逝多年,留下来的也是不舞之鹤,难成体统,”带着墨镜的三宫主推了推墨镜,反驳了一句,“本帝也是妖之国度出身,本帝只是不忍同族继续相残,若是地狱归顺伊甸,就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争端了,我们也能一同对付奥汀以及外伊甸不是?”

“空帝,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一代上神大人可嘱咐过,不允许未经同意私自开战。”桑帝拍了拍手中的折扇,也跟着反驳了一句。

“若是哪天地狱找上门了,你还能这么说么?”被称为“空帝”的三宫主抬了抬墨镜后的视线,眼中似是有一抹锐利之色。

看着众神你一句我一句,只有最外头的那位袒露胸肌的壮实男子,也就是九宫主地帝一直不言,地帝没有看向众神,反而是看向了径直向外走去的不周帝,似乎在他看来,只有同样身为“战士”的不周帝能够谈一谈。

不周帝只是停下脚步回了一句就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要打就打,打就喊本帝。”

不周帝的一席话倒是让众神一个个面面相觑,不周帝推门而出之后,最后殿内各个宫主也是知晓再争论也毫无意义,都是互相道别、起身离开。

在其他宫主一一离去之后,殿内只余下冰帝与桑帝二人,冰帝伸着手撑着脸庞,一副小年轻翘着二郎腿的模样:

“那帮家伙也是懒得遮遮掩掩了。”

“你也会担心那帮家伙么?”桑帝言语中略有一丝调侃的意味。

“本帝可没心情担心他们,”冰帝白了桑帝一眼,“只是地狱这种麻烦事要是放在桌上,这三大界可就扯破脸皮了……包括七宫主的父亲……”

冰帝说着,看向了最内部最上位的石座,眼中若有一丝韵味。

“那一位……”桑帝看着最上位的石座也是摇了摇头,似是想起了什么人,脸上稍有一丝惋惜。

“不过说起来,真正不能惹的还是你那一位。”冰帝说着,略是打趣地看了桑帝一眼,桑帝见状便是明白冰帝指的自己这边那一位是谁,不禁无奈一笑。

“你徒弟们都出发了?”冰帝又问。

“明知故问,你徒弟跟我徒弟绑在一块,你徒弟什么时候出发的还需要问本帝?”桑帝瞪了冰帝一眼,两人也是相视一笑,起身离开。

——

咻。

这里,是一片悲风呼啸的风蚀地貌,似沙非沙的土地上,错落着鳞次栉比的山丘,但这些山丘已然在风沙的侵蚀下残破不堪,凄凉无比。

整片天地,仿佛终年都被黄昏所覆盖,一阵黄沙漫天之感。

在某处山丘之间的山谷处,坐落着一道小城镇模样的建筑群,一道道加固过的木房瓦楼交错着,顺着这些木房向山丘上看去,会看到山丘之上屹立着两道菱形石柱,想到石柱之间,散发着璀璨的光芒,驱逐了四周的风沙,阻隔那些风沙对这座城镇的侵蚀。

这两道石柱不仅仅是防护体系,也是传送的通道。

嗡!

一道独特的传送光芒自石柱之间转动而出,紧接着就见几道身影自石柱之间的光芒内走出,石柱外围,有着一些衣着老旧但看得出来是守卫的身影,这些守卫在看到走出光芒的身影之后,齐齐行了礼:

“恭迎九宫弟子莅临罗城。”

从传送石柱中走出的这一行人,除了我们之外也就没有别人了,婧婧与酒桃走在前头,一副熟络地模样对守卫吩咐了几句,那些守卫一一点头,我们则是头一次到这种地方,视线不时地扫视着四周。

“罗城?”我看了一圈这片山丘,看着漫天黄沙,以及被石柱保护的城镇,不禁疑惑了一句,“这里就是外伊甸么……”

外伊甸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荒凉,倒不是生机荒凉,看得出来虽然气候恶劣,但并不影响这里原住民的生存,偶尔还能见到一些飞禽走兽。

这种荒凉,更是一种元素之力的稀薄,若是待久了,感觉自身的元素之力都难以调动,要说像什么地方,我第一个想起的就是神圣天索大教堂,那里结界内的元素抑制力,倒是跟这里差不多的感觉。

当然神圣天索大教堂是结界的缘故,这里仿佛天生就是元素之力稀薄之地。

沙沙。

走到山丘边缘石栏旁向下眺望这一片城镇,可以看到里面人影错落,看起来这里的恶劣环境丝毫没有影响到城镇内民众的生活,不过有些人在看到我们所处的方向时,脸上似是有些回避,仿佛是在惧怕什么一般。

见状,我倒是有些疑惑。

我们没看几眼,守卫就是领着我们,带我们前往今晚要暂住的屋子,一路上,我也是悄悄问了婧婧一些问题:

“这里的人怎么感觉跟九宫的人不大一样?”

“外伊甸并不是都是我们的人,就像这座罗城,大多是外伊甸的原住民,换句话说,他们大部分并不是三大界的人,而是曾经的九大国度遗留的人,”婧婧看着来往的那些与我们有些不同的原住民身影,继续解释了下去,“他们无所依靠,所以投靠于伊甸九宫,寻求庇护,我们经常会派遣弟子前来历练甚至进行贸易,顺便承担庇护的责任,所以这里的守卫也不能被称为‘伊甸军’,而是被我们称为‘外军’,也就是外伊甸民众的军队。”

婧婧一顿解释下,我也是明白这里为何无论衣着、样貌都与伊甸的神民或是九宫弟子截然不同,看来也确实如婧婧所说,并不是一个地方的人。

“他们不会被四骑士盯上么?”

我稍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

“四骑士的敌对只有我们九宫,这里民众虽然投靠了伊甸九宫,但四骑士那些家伙并不对原住民出手,看起来四骑士本身也是九大国度的余脉,并不会对同是余脉的原住民出手,当然四骑士不出手,不代表他们那些部下不出手……”

正说着,我们一行人就是来到了一处低矮的小屋子前,屋子虽说低矮,但是较为宽大,几间房间足够我们几个人居住,在与守卫礼貌地打听了一些事情之后,众人也是赶忙“躲”进了房屋内。

虽然外面的风沙被山丘上的石柱所阻隔着,但这种四周被风沙包裹的环境,令我们依旧有些不适应,只有在房屋内还算能够静下心来。

咔吱咔吱。

走在木质地板上,地板的咔吱声听起来似乎十分悦耳。

“你知道嘛,外伊甸这个地方可没有白天,只有这种黄昏。”婧婧跟我坐在房屋正中的客厅木桌前,分享着自己的情报。

“为什么?”

我疑惑了一句。

“记得霜雪的传说不?传说中霜因为雪的离去,因此放走了九大国度的日月,失去日月的九大国度终年黄昏如夜,现如今那片日月,被留存在伊甸九宫,也就是我们所在的伊甸外环绕着。”

婧婧看着窗外,脸上掠过一抹对于神话的向往意味。

居久醉梦不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