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甸上神

第105章 典妖镜

哗。

后山上的泉水滚滚流淌,顺着石壁抛洒入水面,溅起徐徐涟漪。

厢房后院,这里,是一处露天温泉。

雨还未停。

温泉之上一道木伞遮阳,月色混杂着微微减弱但依旧的雨势落入到了后院的四周,从远处看去,宛如一道高伞沐浴着雨水伫立于温泉之上,颇有一分诗情画意。

厢房与温泉之间的大门敞开,不过因为温泉与厢房之间并没有遮掩,外头的雨势落下,化为了水幕,遮蔽了这般氤氲之景,仅有水幕之后,阵阵水声,不绝于耳。

“其实妾身一开始就知道所罗门委托之事,”水幕后徐徐传来泉水声以及古瑶子的话语,“只是妾身想和你谈谈,看看叔伯能认可的人,是个怎么样的人。”

我靠坐在门板上,没有去看后院的旖旎之景,仅用余光瞥了一眼一道妙曼而又模糊的弧度便是收回了视线。

“然后呢。”我平淡一问。

“还算是个人。”

我稍微能够看到她挪着自己的身躯,双手撑脸靠在了温泉边的岩石上,似乎还故意挤了挤眼色。

“我以为古尊者会是一个极度威严的人。”我忽然略有调戏意味地开了口。

“怎么,妾身也是一个女子,天底下还有不会撒娇的女子不成?”古瑶子单手舀了舀水,看不清神色地反问了我一句,稍稍让我哑口无言。

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待在这里,但古瑶子这家伙在说“等妾身洗个澡后再帮你找人”之后,我反而没法拒绝她让我待着的要求,虽然我并不知道她怎么个找法。

“白。”

在我告诉她名字之后,古瑶子也是第一次唤了我一声名字,只是那言语中故意的酥麻,让人意外的不适,甚至有些鸡皮疙瘩。

“说。”

“帮你找人也不是白找,”古瑶子背对着我,轻轻指了指自己的长发,徐徐开了口,“还请你帮妾身洗一洗。”

看她的语气,我不禁想起了寸瑶,看起来这个姐姐虽然实力不凡,但是脾气还是跟妹妹一样,显然是一脉相承。

想到这,我也是无奈地起了身,绕过水幕,顺手捡起了一个木盆,舀过一瓢水就是倒在了古瑶子的脑袋上。

唰。

“你!”

古瑶子一下被淋成落汤鸡,当即就是准备发火,不过在她转头发火之前,我就是按住了她的脑袋,并将水渍拭去,取来洗发水,为她的长发揉搓了起来。

她的发丝极为柔顺,拂之如柔水,若说她的发丝与泉水的区别,也仅仅只有一个滚烫,一个丝凉罢了。

层层泡沫浮动在她的脑袋上,看到如此模样的古瑶子,我略微感觉有些不切实际的好笑,毕竟一尊大人物,如今却是这般模样待在我面前,倒还真有些意思。

“嗯……技术还不差……啊!”

古瑶子在被我不小心触碰到她脑袋上的两朵小狐耳时,差点就是蹦了起来,她一把扯来一旁的浴巾,裹起娇躯,就是转身一脸怒视着我,只是这般怒视,还残留着一抹耳角的红晕。

“嗯?”

这时,我忽然注意到,在古瑶子那一抹雪丘弧度稍偏的雪白肌肤之上,宛如印刻一般,有一道十分诡异繁杂的纹路,只是不等我开口,古瑶子就是一脚飞来。

咚!

在我一脸懵然的表情下,我几乎是被古瑶子踹出了后院,一屁股坐在了厢房内。

“坐着。”

“好的。”

——

浴后。

古瑶子简单地披着一件薄纱,也不知是否是故意,连其内衣的纹路我都能隐约瞥见,弄得我只能掠开视线,放在了她手中端着的一杯茶上。

“你不看自己茶,看妾身的作甚?”

古瑶子看着同样端着茶但迟迟不尝的我,嘴角略是一抹调戏之色。

我自然没有回答她的调戏言语,稍稍抿了一口茶,掩饰自己眼中的一丝尴尬。

茶入口,微微凉。

“妾身问你,”忽然间古瑶子开了口,“你是看上寸瑶哪一点了?”

“哈?”

我被古瑶子的话语惊得差点没拿住茶杯,手都是抖了抖,一脸半惊半疑地盯着古瑶子,有些不理解她的问题。

看到我表情,古瑶子也是微微犹豫了一下:“不是因为寸瑶这小丫头么……那这小丫头怎么天天腻着你……”

“你在想啥?”

“没想什么,妾身妹妹也差不多到年龄了,该考虑的东西都得考虑。”说到这,古瑶子的表情都是微微涌上了一抹认真之色,只不过她眼眸中的笑意却是出卖了她。

“我可没兴趣。”

我移了移身子,稍微低了低声音回答。

“嗯哼?那你的意思是……”古瑶子突然向我这边挤了挤,身上的薄纱都是向下褪去了一分,露出了一抹雪白色,更是在我耳边轻轻芳语了一句,“对妾身感兴趣么?”

“咳咳!”

我一口茶水一喷而出,连喘带咳地向后挪了挪身子,生怕古瑶子下一秒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哈哈哈。”

古瑶子看着我表情,不禁拍了拍大腿,看她的模样还哪有一丝大人物的架子,而看到她的样子,我略是跟着笑了笑。

对于她而言,这种笑谈,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过了。

对我而言,也是如此。

“你这个小子看起来历经沧桑,没想到有些方面还是一面白纸。”古瑶子戏谑地看了我一眼,我则是狠狠瞪了她一眼:“你呢?”

古瑶子似是没想到我会这么反问,不禁耳角与脸颊都是涌上了一抹红润,看到她这边纯情的模样,我略是感到了一阵好笑,没想到表面性格如此妖娆的古瑶子,内心也同样是白纸一张。

这一次,轮到了古瑶子狠狠瞪了我一眼。

这时,我微微想起了什么,问了古瑶子一句:“你胸口的那个纹路,是什么?”

随意的一问,不问还好,一问就是让古瑶子的目光都是锐利了起来,甚至还有一分蠢蠢欲动的元素威压都是在这一刻涌动在了厢房的四周,不过很快这股威压就是被她自己压制了下来。

“你可知道……轮回纹?”

古瑶子淡淡地盯着我,似是要将我看穿一般,锋利至极。

我轻轻摇了摇头。

“有些东西,最好知道地越少越好,”古瑶子没有再谈这些,在放下茶杯之后,话锋一转,“既然说了帮你找人,那妾身也自然不会食言。”

听她刻意躲避这个话题,我也是大致明白了什么,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好奇心害死猫这个道理,我还是懂的。

古瑶子慵懒地起了身,走到了厢房门外的木廊上,看了一眼还残留有一抹雨势的夜空色泽,旋即空出一手探出薄纱衣袖,一只纤指对着后院的温泉,轻轻就是一点。

嗡。

一股庞大的吸扯力凭空而起,温泉之中滚滚泉水拔地而起,犹如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包裹,任由古瑶子将之取来,漂浮在了古瑶子面前的青石板平台上。

“凝!”

古瑶子陡然一握,这一握之下,一股浩瀚的气息就是陡然涌动在了那片泉水之上,刹那间,无数泉水陡然凝聚,化作了一道光滑至极的一面镜子,镜子硕大,悬空而立,宛如神器。

看到古瑶子随手却让人震惊的这般手法,我也是看的一怔一怔的,似是看到了我的模样,古瑶子也是微微一笑地随意解释了一句:“等你入了假神位,这种小手笔也是手到擒来了。”

说罢,她单手一翻,就见一道流光出现在了镜面之上,一道道画面竟然就是出现在了镜子之上,犹如搜寻一般,搜寻着四面八方的角落。

镜中的先是掠过了古州城内的无数角落,随后又是古州城外的各个地域,哪怕是一只燕雀都难以逃脱镜子的搜寻。

“此是万古狐族流传多年的秘技,名为‘典妖镜’,专门用于搜集情报,或是追踪各类人物,只是操作繁杂,需要时间较长,所以若非大事,一般也不会专门使用。”古瑶子稍稍解释了一句,也是让我窥得三大妖族的冰山一角。

也难怪这三个庞然大物能够留存至今,没有一些手段,显然不可能屹立于此地用千年来度量。

正搜寻着,忽然古瑶子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原本淡然的眉宇,微微涌上了一抹皱眉之色,紧接着,她的面色都是微微一冷。

咔!

一道裂缝,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镜面之上,下一刻,无数裂缝犹如蜘蛛网般瞬间就是布满了整个镜面,在呈现裂痕的镜面显现出一副巨大的石门之时,整个镜子骤然碎裂。

嘭!

无数镜子碎片犹如秋末之叶般,疯狂凋落于地,混着淡淡的雨势,重新化为了一滩水渍,仿佛之前所发生的事情皆是虚无一般。

在看到这般景象之后,古瑶子双目也是微微一闭,随后才徐徐呼了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镜碎,大不祥之兆。”

居久醉梦不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