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斗寒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7章 又想威胁我?

卢棋大步走进来,二话不说抢过吴氏手里糕点还有她手里的碟子往地上扔去。

“你干什么?”聿儿见他如此。

“我倒是想问问你想干什么?下毒吗?”卢棋恶狠狠捉着她手腕往外走。

吴氏也捉着她的衣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被两个人拉扯着,吴氏险些被他扯到地上。

她大叫一声,甩开卢棋的手,“啊~”她看着他气势汹汹的,吴氏身边的婆子陈妈妈把吴氏重新安顿好。

“对啊,我下毒了,下了砒霜、鹤顶红、断肠草,好了吧。”她毫不犹豫大声嚷嚷道。

“这就是你的真面目,表面上装的惨兮兮的,实际上肚子里全都是牙,跟你父亲一样。”卢棋狠狠与她说道。

“都给我住嘴。”吴氏用尽力气吼道,陈妈妈忙着给她顺气。

卢棋见了,一句不发,扯着她出去了。

吴氏也来不及阻止,与她身边陈妈妈说道,“这对小冤家,别让二郎伤了她,快去快去,就说我的话。”

陈妈妈犹豫一下还是去了。

他将她扯到湖边,扯着她的衣领将她上半身悬空到湖里。

她紧紧捉着他胳膊,轻笑道,“又想威胁我?”

“说,你到底想干什么,有什么目的?”他狠狠说道。

“我的目的很简单,你放我走。”她悬在湖上,没有一丝惊恐。

边上围了几个女使婆子,素魄此时也不敢出声。

陈妈妈迈着小步子出来了,来到卢棋身边说道,“夫人的话,不让您伤了娘子,有事情坐下来慢慢说。”声音铿锵有力。

聿儿不缓不急,拍了拍他手背,手背上还有她花朝节那日抓出来的伤痕,“听见没有?让你放了我。”

他气急败坏,还是没有放手的意思。

陈妈妈又说道,“点心里没毒,夫人都吃好几块了,您误会啦,娘子是专程来看夫人的。”

卢棋脸色稍缓,将她扯回岸上,她整理了下衣裳,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离开这里,你记住了。”

他猛然转过头,与她四目相对,两人的鼻子相差不过一公分,她又道,“我呢,虽然厌恶你,可我也犯不着害夫人,要害人我也首先要了你的命。”

聿儿后退几步,对着他微微一笑,眼睛紧紧盯着他,然后不紧不慢给他礼了礼。

那个笑容,那个眼神让他心里一阵发毛,对,他竟然有点忌惮她。

她与陈妈妈说道,“我先走了。”

陈妈妈颔首,给她行了个礼。

看着她远去,陈妈妈有点责怪的意味,“您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娘子怎么可能会害人?”

“那个女人会有那么好心?”卢棋也在想他怎么会那种想法,怎么会想到她会下毒,会害人?

“夫人还在等您呢。”陈妈妈说着,请他进去。

他回到吴氏房间,吴氏一见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他笑着受着,吴氏这些日子都是病怏怏的,难得有力气训人。

“你说说你,怎么会有聿儿害人的想法?她在我们家步履维艰,夹缝求生,难道你看不见吗?你心里对她存了偏见。”吴氏喋喋不休说着。

卢棋转念一想,他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兰瑟给他平北院的消息,聿儿与他说话本来就冲,兰瑟转述的时候他也没注意,现在看来他在潜移默化中顺着兰瑟的思路在走,兰瑟一个女使不可能有这种筹谋能力,她背后还有谁?

吴氏见他不出声,思虑着什么,“你在想什么?”

“哦,没什么。”

吴氏叹了口气,“你呀,以后别再对她动粗,毕竟是个弱女子,万一要是再伤着可怎么好?”

卢棋轻笑一声,满嘴的阴阳怪气和不屑,声音都提高了不少,“她是弱女子,您看她像个弱女子吗?油盐不进、软硬不吃,蛮横霸道,她是个弱女子?”

吴氏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她是弱女子行了吧,我不跟她计较。”卢棋笑道,内心不知道否认了多少遍。

吴氏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可不许你再欺负她,她横是因为她要自保,她没惹事你反倒是闹上了。”

“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与她计较就是。”卢棋随口说着。

“你这样说是真心的也好,假意也罢,反正你要是再敢伤了她我第一个不饶你,我还等着好起来她给我弹奏红袖呢。”

“她愿意?”卢棋一脸的不相信。

“怎么不愿意?是你把她弄着那么执拗,她今日来看我,以为我是因为那日满月洲她不愿弹奏才病的,满心愧疚,还与我说了是她的错。”吴氏叹口气,“她是个善良的孩子,是我们把她逼成现在这样,要是当初我们好好跟她说,也不会有今日的事情。”

“婶婶,你可别被她外表骗了。”

“是你别被偏见蒙了心智,这些日子以来你自己也知道,她从不惹事,不是吗?”

“婶婶,她能在我们重重防备下把消息传出去,您认为她还不是惹事?”

“要我是她,命都被别人捏在手里,我恐怕比她做的更狠。”吴氏眼底闪过一丝怜惜,“她对于徐家,对于我们卢家就是弃子,她现在只不过是为自己挣扎出一条生路。”

吴氏也觉得奇怪,聿儿像是没有将事情闹出去的打算,她也摸不透聿儿。

卢棋不语,到时候他与她一和离,徐家恐怕会把失去将军府这个靠山的帐算到她头上,到时候她又能去哪里?只有死路一条。

“这几个月来,将军府除了我有人去管过她的生死吗?你数一数你爹娘、你哥哥嫂嫂有去看过她一次吗?反倒是有人布局差点让她命丧于此,难道他们会不知道平北院的事情?你想想,我是不管事的,你为人也不会心狠手辣到那种地步,他们才想瞒着你我把她这个麻烦解决掉而已。”

吴氏将事情仔仔细细反反复复掂量好几日,又悄悄查了府里记档才得出这个结论。

“你回去好好想想吧,站在她的位置上想一想,你会有答案的。”吴氏见他还是不说话又道。

卢棋点点头,“我先公务去了。”

吴氏向他摆手,“去吧。”

他出了安远苑,向平北院去,站在平北院厅上,他还是面无表情,两人站在走廊上,面对着院子里百花盛开。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