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斗寒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2章 家里来人了

正值七月炎夏,唐源随着粮草大军上来,他第一眼看到聿儿差点没认识她。

聿儿挺着个大肚子在镇子上照顾伤兵,已经没有在家时候的娇气,不施粉黛,不饰钗环,衣衫也已经陈旧,却神采不减,比以前多了份气韵,怀孕一点也没有让她变丑,反而比以前看起来更加好。

聿儿发现了他,又惊又喜,“哥哥。”

唐源处理完他自己的事情,来到吴氏所说的梨花苑,才得知聿儿在镇上,他找了好一大圈才找到她,来到她身边,笑道,“一年不见,聿妹妹长大了。”

不知道是谁家的妈妈过来接替了她手上的伤员,“夫人去休息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

聿儿点点头,满脸的笑容带着唐源往梨花苑走。

“哥哥怎么来了?”

还不是因为卢棋来信,说是担心聿儿生产出什么事情,要他来他才放心。

“仲弈写信让我来的,怎么样,算起来你还有一个多月就要生产了,肚子看起来比寻常大了些。”

聿儿将手腕露出来给他。

唐源把脉,这次惊讶的是他,“我去,可以啊,一炮双响,龙凤呈祥,仲弈知道吗?”

“不知道,我谁也没说,他还没有回来过。”聿儿笑着摇摇头,“对了,哥哥,他怎么会给你写信?”

“他呀,担心你呗,让我来保你生产顺利,不过说好了啊,你生产完我就得走了啊。”

“你是不是有事啊?我不知道的事儿。”唐源干什么从来不会这样火急火燎。

“好消息,我快成亲了,父亲已经和陆大人说定,今年八月婉迟正式过门。”

“还有两个月,恭喜呀,我怎么不知道,陆大人怎么会松口?婉迟怎么会答应?你现在还过来到时候能赶得回去吗?”

“停停停,一下子那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一个?”

“说嘛。”聿儿拉着他的胳膊撒娇。

“使了点手段。”唐源悄悄在她耳边说道,“我呢,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买通了泉州所有的大夫,都说婉迟不能再有孩子,然后就把日子定下来了,我呢,肯定能赶回去,你就不用担心了。”

“好好好,我不担心,这么大的事情瞒着我,老狐狸,有你医治,婉迟身子恐怕好得不得了吧。”

“陆大人好不容易松口,我这个计划已经跟婉迟说了,她现在也跑不掉了。”唐源邪魅一笑,“今年的花开的早,祥瑞之兆。”

聿儿很高兴,“一切都好了,可惜你们成亲的时候我不在,哥哥,婉迟是受过苦的,你一定要好好对婉迟。”

“我说过我这辈子只认婉迟一人。”唐源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

唐源来北疆一是因为之前卢棋让唐家、徐家大量采购药材,粮食,半年来也通过徐家的运输网陆陆续续送到了北疆。

唐源又道,“家里生意有姑父看着就行,你一个人在这里,家里也不放心我也得上来看看。”

“我知道军中粮草从不短缺,光靠着朝廷调转很难实现如今的满足。”他早就备好这一手了,徐家这半年来没少出力,看着有望一跃成为南梁四大商贾之首。

而且卢棋也早就给她安排好了,她怕生孩子丢了性命,他索性把唐源叫来了。

“你呀,家里听说你在这里的事迹,都很支持你,没想到我们商贾之家还能出来你这么个人物,我们的聿儿长大了,真正成为了将军夫人。”唐源这次是真心夸赞她,唐源一直都知道聿儿不是泛泛之辈。

此次聿儿在北疆号召全城百姓作为大军后盾的事迹一出,连泉州茶馆说书的都把她的故事说熟了。

“我只是尽心而已,哥哥家里怎么样?”聿儿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有做什么,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人们也有发自本心的支持收复疆土的大业。

“家里一切都好,至于卢家那边,都好。”唐源没想起来有什么家里有什么好说的,又道,“文儿生了个女儿叫舒姐儿,母女平安。”

“当初姐姐有孕我就忧心,幸好无碍,对了学究怎么样?家里来信说还好,我还是很担心。”聿儿想起上一年端午的事情,好像已经很遥远了一样。

唐源就知道她会担心马学究,不,是成娘子,于是出发前专门去给成娘子看了,成娘子算是看开了,又听说了聿儿在北疆的事情,还亲自去茶馆听了说书的,病一下子好了很多。

加上宫里也送来那么多补药,成娘子的病看着有大好的迹象,“放心,你的学究好好的,比以前还好,还有我看着,一时半会还死不了,怎么样也还能在活个十来年。”

聿儿喜出望外,“真的?你没骗我?”

“真的,我骗你做什么?你的学究你还不知道吗?不过还有件事你一定会感兴趣。”唐源滔滔不绝说道。

“你说什么事情?”她问道。

“覃予生的那丫头夭折了。”

“怎么会?”

“温家主母太强势了,覃予嫁过去后处处被她这个婆婆压着,温铨又是个只听他母亲话的,覃予便生了歹心给温大娘子的茶里下药。”唐源说着,没有一丝波澜。

“这?怎么会这样?覃予为人母了,心性还是如此歹毒。”聿儿想着覃予还是如此死性不改,有这种结局也是意料之中。

聿儿问道,“她的孩子怎么夭折的?”

唐源一笑,“算是报应吧,没想到那碗茶温大娘子没吃反倒喂了几口那小丫头,小丫头撑不过去,温家便休了她。”

聿儿蹙眉,“就这样?”

“说是这样而已,内宅的事情谁说的明白,现在覃予回到覃家,名声已经完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至于覃家旁支的姑娘、兄弟,这辈子也被覃予毁了名声、毁了前程,以后也不知道怎么办。”

“一个家族共荣共损,一个人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全家都见不得人,她呀,她现在这个下场也在情理之中,稚子无辜,她也够可怜的,我已经原谅她当初对我的所作所为。”她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聿儿了,她不愿在过去的泥潭里,人嘛,总是要向前走的。

快到梨花苑,王大娘子恰巧路过,看到这唐源与她走的近,问道“这位是?”

聿儿介绍道,“这是我哥哥,这是王夫人,住在我们隔壁。”

唐源揖手,“夫人妆安,在下姓唐名源,字润民,聿儿兄长。”

王大娘子一下子放下心来,聿儿人那么好,她生怕有人抢了去,“原来是聿儿兄长,对了,我正要去寻你呢,你家门口来了好多人,好几车东西,你快回去看看吧。”

“啊?”她看了眼唐源。

唐源只是挑了挑眉,“家里还有将军府非得要送来的,你自己看吧。”

“刚刚回来一批伤员,我得去帮忙了。”王大娘子匆匆走了。

唐源好奇,看着王大娘子走远,且王大娘子不像是药师,道,“王娘子也是药师?”

“不是,她是王将军妻子,现在我们这里全民皆大夫,军里药师随大军去了。”聿儿笑道。

重伤的在战场药师们已经处理过了,轻伤者回来再医治,也能应付得来,青州的大夫除了每个地方留守一两个,其余的几乎都在这里。

就算平民百姓也学会了些轻伤的包扎医治,药师们跟随大军这样大大减少了将士们殒命的几率,大军也能多一重保障。

唐源赞叹,“不愧是你,大着肚子还能组织起来百姓,东京城已经传满了你这个卢少夫人的事迹,都说你和仲弈真是旗鼓相当,一个披荆斩棘安天下,一个刚柔并济定人心。”

“有这么夸张吗?”她都不敢相信,要说卢棋确实令人称赞,她倒是受不起,要说也是全城百姓的才对。

“我还会胡说不成,因为你的事迹,高家也认可令儿,只是令儿不愿意,门阀也相差太悬殊,你父亲也没想着高攀。”

唐源又道,“令儿被皇后弟高家幼子看上,但是令儿这丫头你是知道的,她不点头谁都拿她没办法,高家幼子说就是非令儿不娶,你父亲也不同意正烦恼着呢,

“你不说我都知道令儿的性子,不过她怎么选我都支持她。”聿儿又道,“高家门槛实在是太高了,我们家高攀不起,令儿也明白,恐怕不止父亲,就连令儿不也会多想。”

令儿与高晓阳的事情还得说呢,高家这个门阀大族,盘根错节,人口太复杂,令儿肯定不喜欢,不知道最后会怎么样。

说着,到了梨花苑,五羊和几个女使小厮正在搬东西进去,五羊见到她便迎上去,“安妈妈来了。”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