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第280章 动乱

“这几日,第戎那边有些不安稳,以前范老大驻防的地方常有第戎骚扰,恐怕会出事。”卢棋吃完晚饭,语气有些凝重。

“是因为之前范老大的事情吗?不是已经处置了吗?”聿儿也没有大惊小怪,“因为第戎要掳走我的事儿,因祸得福,我们也因此知道了边防泄密的事儿,防备于未然,第戎怎么还会蠢蠢欲动?”

“李浩夺权成功软禁梁太后那么久了,此次范老大泄密恐怕李浩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范可可以前一直只是静静听着,他们的对话,她极少能插上嘴,只是一听到‘范老大’这几个字就知道是她哥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忍不住问,“我哥哥,不是军法处置了吗?怎么还有什么事情要赖到他头上。”

聿儿摸摸她的头,有点怜惜。

“范老大负责那块,我已经让王将军在整顿撤换边防,只是第戎那边还是蠢蠢欲动,吡狐远和那罗多已经来了,必不可免一场大战。”卢棋一字一句说着,范可可一字一句听着,没有说话。

“及时撤换从新布防应该不是太大问题吧。”聿儿也在思索着什么,吡狐远是第戎统帅大将军,他来了说明第戎不可能只是骚扰那么简单。

“问题是不大。”

“既然泄露为何第戎不大肆进攻,何必要骚扰泄露那一块让我们警觉?”聿儿觉得有点奇怪,之前听卢棋说过第戎擅长打游击战。

“我们布防严谨,就算是大肆进攻我们也能在半个时辰之内快马来回柳香台和毕荔城,所以意义不大,只要我们及时换布防……”

“布防则是需要大批人力调转,糟了,若是第戎现在来攻柳香台,王将军肯定来不及掉头回来。”

王将军带走了大部分兵力从新布防毕荔城防线,此时柳香台反而成了最脆弱的地方,若是防线被攻破从那里可以长驱直入占领这个小镇,毕荔城防线也不再有意义。

卢棋也想到了,立即快马走了,聿儿紧张的来回踱步。

范可可还分不清什么情况,瞪着大眼看他们紧张的样子有点慌。

“跟我大哥哥有关吗?我其他三个哥哥呢?会死吗?”她三个哥哥虽说在服苦役,却至少保住了性命,可千万不要再有什么事情了。

“没事,跟你哥哥没什么关系。”聿儿安慰她,也在安慰她自己,“是第戎太狡猾了。”

范可可依旧坐在那里,勉强笑一笑“那就好。”

她见聿儿实在是坐立难安,也不好再坐下去,于是回房间呆着了,只是她回房以后也是坐立难安。

不久远处厮杀声,刀枪碰撞的声音,今晚应该不会有人睡得着。

一直到后半夜,远处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聿儿提着心放下来一些,此时她担心的是卢棋,时间很是煎熬,有好几次她都想冲出去看看怎么样了。

啪啪啪~

天蒙蒙亮,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想起,聿儿跑出去开门,范可可也从房间里跑出来。

一开门见一个脸上身上布着血迹的军士喘着大口气说话,

聿儿问道,“我家将军出事了?”

“不是不是,是王将军,王将军中箭了,已经挪回军营,药师们太忙也没太大把握医治,卢将军让来请夫人。”那个军士说的断断续续,一定是跑马太急的缘故。

“等我,我去拿药箱。”聿儿飞快跑回屋里,三两下便翻出药箱,清光帮她拿着,对着她坚定的点点头,素魄不在,她也要陪着聿儿。

此时聿儿现在心里已经放下心来,卢棋没事,没事就好。

范可可依旧呆在院子里,聿儿见她如此,“你也跟上。”

范可可小跑着跟在后面,才出门就见到王娘子在门前哭的死去活来,就像当初林大娘子知道卢棋受伤了一样。

王娘子把家里马也贡献出来,嚷嚷着是死是活都要见王将军一面,也跟着去了。

聿儿、清光、范可可、王娘子骑着马跟在那个军士后面。

很快到了军营,清晨的火光下,那个军士带着她穿过校场,虽说防线守住了,但是伤亡也大。

场地摆了尸首,重伤的轻伤的一片都是,有些甚至是血肉模糊,肠子脏器都漏了出来,有些缺胳膊少腿……

所有药师在伤者里忙来忙去,聿儿就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心里有些害怕,她只知道战场上刀剑无眼,从未真实见过会是如此这般境况,犹如人间地狱。

她才看了一眼,卢棋及时出现,将她的脸按在胸前,不让她看,清光就没那么好运了,只得眯着眼睛由那个军士带着踉踉跄跄往帐篷走去。

王娘子腿都软了,范可可就像是没事人一样,扶着王娘子进去。

范可可自小见惯了这种场面,自然适应的了,只是这次不一样,她看到这么多人痛苦挣扎,那么多人死,心里很煎熬。

帐篷里,王将军气息还好,一支箭直直插在心脏上方,鲜血不断流出,看着这个情形,她知道为什么药师不敢医治,为什么卢棋让她来了,因为简直跟当初卢棋伤的位置和情形一模一样,说不定还有救。

王娘子见了哭的瘫软在地上,聿儿拿着药箱上前给王将军把脉,卢棋在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退后几步。

王娘子见了,发了疯似的冲过来,“我不相信你,我只相信可可。”推开聿儿,拉着范可可上前。

范可可此时泪崩了,她视王将军如伯父般敬爱,“我不行,我不行。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把聿姐姐回东京的事情告诉我哥哥,哥哥就不会出事,王伯伯也不会出事,大家也不会出事,是我的错,啊~”

范可可哭的撕心裂肺,这些日子埋藏在心底的压抑如同洪水般袭来。

王娘子扑在范可可身上,“为什么。”

卢棋拉开她到一旁坐着。

清光也扶着范可可到一旁。

“你好好看着,我只做一遍。”聿儿此时已经缓过来,范可可哭成那样,她是在不想听到什么忏悔的声音,与其在这里哭还不如给她找点事情做。

范可可止住声音,王娘子还想说什么,却被卢棋按住了。

“娘子,凝气丸。”清光递过来一粒小丸子,含在王将军嘴里。

她拿起剪刀剪短箭尾,移去盔甲,剪开王将军胸前衣物,将刀放在火盆上,直到烧红,才拿出来,还没有等刀完全冷下来,然后手起刀落取出箭头。

血液喷涌而出,她递给范可可一手纱布按住伤口,血液瞬间染红了雪白的纱布,一丝烤肉味飘了起来,很快消散。

王娘子不忍心看,将头埋在卢棋后面。

“针。”

清光递给聿儿一包银针,几针下去,果然血止住了,移开纱布,清理着伤口,聿儿又上了药,卢棋上次受伤用胡蛟龙做的药还有些。

她静静在把脉,范可可此时才知道聿儿医术由多强大,心里由衷的佩服。

“没事了,没有伤到心脉。”聿儿满脑袋都是汗,走到卢棋身边,说道,“没你当初那么严重,但可能会昏迷几日,这几日最好得有人守着。”

王娘子又哭了,走过去推开范可可紧紧握着王将军的手。

范可可站在一边泪水又在眼眶里打转,卢棋摇摇头“让可可来吧。”

聿儿也觉得她最合适。

“可可,我教你这套针法,你可愿意学?”聿儿走到王将军身边,“王将军命悬一线,我精神不及你,你可愿意救他?”

此时倔强范可可点点头,现学现卖,真正到要她下针的时候,还是犹豫了。

王娘子经过刚刚已经赖上聿儿,见范可可不敢还是想要央求,“棋娘子,是我糊了眼,不知道你医术可以起死回生,还要求你不要抛下我家将军,我家将军的命就捏在你手里,可可还小,她经不起这些事。”

“王娘子,不是我不愿意,我实在是没有这个精力,可可天资聪颖,军营救人需要的是快准狠,我做不到,可是可可可以,她很细心,说实话在这方面我不如她,王将军会没事的。”聿儿安慰道。

“不行啊,怎么能行,聿儿,我求你,你就费心些,我求你。”王娘子哭倒在她脚下。

卢棋将她扶起来做到一边,聿儿开始教范可可。

“她身体不太好,照顾将军需要大量的心神,就算是她愿意我也不会同意,当初我命悬一线,她为了照顾我不眠不休,等我好了她却倒下了,瘦弱的不成样子,养了那么久才恢复。”卢棋看她忙来忙去,嘴角微微一笑,“可可是娘子你看着长大的,可以的。”

“可是......”王娘子还想说什么。

“她有孕了,不足三月,胎气不稳,前些日子经历生死孩子差点没保住。”

“啊,那......那现在怎么样啊。”王娘子止住哭,眼睛飘到聿儿身上。

“所以,相信可可,至于聿儿,她现在能做的已经做了,我是不会让她冒险的。”他心里还是不愿意看见她再出任何事情。

王娘子点点头,泪水还是止不住噗噗往下掉,看着范可可认真的样子也有点无奈,总不能真的叫聿儿来守。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