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第28章 容小娘的报复

回到祥喜斋,她将糕点给了素魄、清光吃了,自己便一头扎进书房,书桌上已经铺好一张麻纸,她研墨,呆了一会才拿着笔,重重写上‘静观其变’四个大字,笔锋凌厉。

啪一声,笔山上的笔,墨水如花般四散,勾勒出一朵黑色曼殊沙华,妖艳怵目,她心里恨不得把容言碎尸万断,面上还是面无表情。

“容言。”

容言离开前厅后带着心儿回到了芳兰阁,笑得有些得意,手里还在收拾去跪祠堂的物件,无非就是些垫子、吃的、用的,一点也不像是被罚的样子。

容言见心儿还闷闷的,便赶走女使婆子后安慰道,“当初你跟我说那刘家二郎我就知道你心里有他,为娘我为你谋划了。如今二丫头也嫁不到刘家去了,怎么心儿不开心吗?”

这所有的事情都出乎心儿的预料,她现在还没有缓过神来,花朝节老太太跟她透露过刘家要相看聿儿。

她本来以为那场相看是相看刘家二郎,才着急了些,想要容言帮忙阻止,没想到容言折腾出那么大的事情,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阿娘,你不是说只是让徐聿不嫁给刘二郎的吗?怎么现在弄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如今祖母可能都在怪我,这哪里是帮我。”

容小娘悠闲自在,像是胜利者一样的姿态,找了个茶碗倒上茶,大口喝着解渴,笑道,“傻丫头,现在事情已经结束了,你没看到吗?你父亲还是帮着我们娘俩的,不用担心那老太婆,你只需要好好认错,那老婆子还是很喜欢你的,你只管哄着她高兴罢了。”

老太太喜爱心儿主要原因是因为心儿出生在心儿祖父死的那日,老太太一直认为心儿是老太爷转世,传说前世为男转世即为女。

老太太这些年来对这个说法深信不疑,甚至清了算命先生赖看过,确认心儿前世为男相,加上这些年长大了,心儿眉眼之间真的与徐老太爷有些相识,老太太更加宠爱心儿。

心儿还是皱着眉头,坐在椅子上玩弄着手帕,“徐聿名声要是坏了,我也不能独善其身。”

容小娘放下茶盏,面色微沉,又道,“我们只不过放出消息说是给那大郎纳妾而已,再说,她的名声有什么要紧的,要紧的是不能让唐氏她们一直春风得意,再怎么样这下子也够她们缓一阵子了,本来想这一两年让她嫁出去也就罢了。”

“可是,这样大娘子记恨我怎么办?如今以后很长时间爹爹也不让我见你了。”心儿说道。

心儿本来因为庶出这个身份越不过聿儿去,每每见到聿儿都要行礼而感到不满,但心里还是不敢正面跟聿儿杠。

“你就安安心心就好了,一切有为娘的帮你,不用多想,我不会让她们那么顺利,我们凭什么那么不受人待见?谁也不是天生下贱。”容小娘表情一改往日温柔。

容言本对聿儿没有什么想法,谁叫聿儿是唐氏的女儿,在她心里聿儿不争不抢最好拿捏,加上聿儿容颜有瑕,她自然会轻视聿儿。

又想到那刘大娘子本该不闻不问任人拿捏才对。

心儿着急了,忙问道,“什么?阿娘你还想做什么?可不能再做了,爹爹会厌弃我们的。”

容小娘得意一笑,又转头看向心儿,“傻丫头,难不成你还顾惜你二姐姐?大娘子心里可是盘算着要把你许人家做小妾的,你顾惜她?”

心儿不语,想来也是对,自己什么都不如嫡出的几个姐姐,文儿、令儿也就算了,凭什么聿儿伤了脸跟她一样的年纪她也比不上,聿儿虽然从小就被人忽略,仿佛徐家没有二姑娘一样,但是她知道聿儿可不是什么软柿子。

而她,是徐家四姑娘,就比令儿小了不到半年,却什么事情都被令儿占尽风头,还有聿儿明明过成那样惨淡却还是淡然洒脱。

她自己却只能和老太太同居一室,尽管自己不情愿也要时时陪着笑脸装作好孩子的模样,如今好不容易得到刘家二哥青眼,怎么能就这样被聿儿抢去。

容言也不管心儿如何,赶着心儿回去老太太房里。

心儿走了,容言回想起那日的事情。

容言那日算着时辰去老太太房中看心儿,经过主屋,看到女使婆子都在屋外伺候,她就知道里面在说些要紧的话。

于是就悄悄绕过正门到里屋墙根上,趴墙角一听,把那日老太太和徐保、唐氏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也知道徐家没有打算许哪个女儿为小妾。

容言见有人来了也没有多听,忙着去到老太太房中,又见到心儿心不在焉,一问才知道心儿与那刘家二郎相识,并且心上有那刘二郎。

心想唐氏现在没有那个想法说不定以后有让心儿做小妾的打算,心儿是庶女,与人为妾岂不是一辈子就这样断送了?

唐氏的心思容言也琢磨不透,十几年来总是觉得唐氏盘算着把自己赶出门,于是早早就对唐氏埋下了仇恨,心生一计,就算是不嫁女儿也要让唐木芬痛一阵。

又想到想到老太太房里的露荷自己安插在老太太房中的,正好用上,于是扣住露荷老娘吉妈妈,差人打听是不是刘大郎真的要纳妾。

打听到了之后还亲自去指使露荷去刘家送信说徐保、唐氏不同意聿儿给刘家,老太太要把消息放出去,叫刘大娘子不要着急,再告诉老太太消息是刘大娘子放的,这样两边都不会管。

等流言传的沸沸扬扬,到时候聿儿不管是嫁是死唐氏都得恶心一阵子,这样既成全了心儿又能给唐氏重重一击,心儿和刘二郎也就还有机会,到时候心儿嫁过刘家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谁知道几天的功夫,流言就换了方向,变成了刘家的不是,容言也是着急些,担心刘娘子上门对质,要是一对质全都露馅了,才让露荷见刘大娘子,千万得阻止刘大娘子上门。

万万没想到露荷在刘家门口就被赖婆子扣住了,才两三天刘娘子就打上门了,幸好早早把露荷老娘拿在自己手里,想她也不敢胡说,往轻了说就是了,害怕什么。

然而今天徐保已经知道了,所以徐保还是维护她的。

想到这里,容小娘邪魅笑了笑,果然露荷那蹄子靠不住,看她怎么收拾她们母女。

“普妈妈,普妈妈?”容言见门外只有唐氏派来的婆子,反而没见到她贴身的普妈妈。

一个妈妈行了个礼,说道,“小娘莫喊了,普妈妈已经让大娘子打发到庄子里去了,大娘子顺便让老奴只会您一声,吉妈妈和露荷也已经送到庄子里去了,你还是准备着去祠堂那边吧。”

容言脸色一阵难看,气冲冲关上门。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