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第245章 轻烟

马车缓缓掉头,往别的地方去了,来到一间客栈,她才下车看见这里有点眼熟,她才想起来,上一年她就是走到这里,卢棋追了过来将她带了回去,没想到这么巧,今日辗转又到了这里,记得后面林子菊花开的不错,不知道今年有没有。

清光和铁牛去交付银钱,素魄也要去,她拦住了她,“清光该懂事了,这些日子我知道她跟着你学了不少,让她去吧。”

素魄也就没去,清光是该长大了,她以后也不能一直都在聿儿身边。

不多久,清光和铁牛出来了,聿儿带着她们上楼安顿好,铁牛和几个小厮将扮成卢棋的饶勇抬上去。

她将人都支走了,房里只剩下饶勇、素魄和铁牛,就连清光虽然也知道,但清光还小,心思单纯,她自己一心一意按着聿儿的吩咐去做,此时她还在外面看着不让人靠近,查看客栈有无不妥。

“刚刚是什么情况?”聿儿问道。

铁牛说道,“身手看起来像是行军之人,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人。”

饶大看着素魄,点点头,“我以前从的是南邕军,那些人八成是南邕军那边的人。”

聿儿若有所思,南邕军是南平府带的,后来老伯爷退了下来,沈家接手了南邕军,听卢棋说过,南邕军自有一套练武拳,与其他三地驻军不一样,饶勇能确定也不足为奇,可南邕军人多口杂,事多如麻,如今也不能一口认定是南邕军的人。

如今想来看来卢棋早就知道会有人来偷袭才将铁牛给了她,不过此事不能在路上解决,只能先回到东京,才好捉住背后的尾巴,“现在起让轻烟他们守在饶大身边,不管如何,不能让他被发现。”

“可是,这样的话我被他们发现的几率不就更大了?”饶勇说道。

“刚刚看来轻烟他们功夫均在府军之上,而且轻烟他们是父亲几年前收留的,应该不是在暗处的对手,你小心些,应该无碍。”

“我们听娘子的。”饶勇揖手。

“素魄,你帮饶大上妆,按着二爷的样子来,铁牛,一会儿你让轻烟来见我,先让他们确认一下二爷,日后也好帮忙。”素魄上妆的技术很强,要化成卢棋的样子还是有几成相像的。

“晚饭后,带他过来。”铁牛说道。

“好,先吃饭。”她笑道。

她走了出去,她前些日子被卢棋把嘴巴养刁了,一出来总是觉得饭菜不好吃,倒是怪想念他的,她草草吃了点,一个人到后面的林子吹风散步去了,整个客栈被她包下了,带来的护卫、府军把客栈看得严严实实的。

这里夜里还是点了许多灯笼,星星点点,一路上开满月季,浓浓花香被难以察觉的清风摇起来,聿儿揽了满身香气。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她很安静宁和,抬眼乌云遮月,灰蒙蒙的、沉甸甸的,她知道不知道什么人在对他虎视眈眈,他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她只知道要是他被人发现他消失了恐怕有人会对他不利,他会很危险,她不会让他出事。

“回去,做事了。”她自言自语,深吸一口气,月季花香沁入心肺。

饶勇已经上好妆躺好了,被子遮到半脸,她进门乍一看还真的以为是他,素魄朝着她点头,站到后面去了。

铁牛带着轻烟来到门前,清光也回来了。

只见轻烟跟在铁牛后面,长得......很粗犷,留着大胡子,小小的眼睛,额上还围着一条汗巾,黝黑的脸,有点矮有点肥,感觉看起来是街上卖肉的屠夫。

聿儿有点吃惊,看到真人之后‘轻烟’这名字让她有点误会,“你是轻烟?方才铁牛说你很得力,刚刚也是多亏你们,我与二爷才能平安无事。”

轻烟揖手,低着头小心看了一眼床上,不敢看她,毕竟是女眷,“分内之事,不敢居功。”

“接下来还要劳烦你护他周全。”聿儿走到床边,给‘卢棋’掖了下被子。

轻烟随着她转过去,看清了她的脸和‘卢棋’大概的样子,“娘子吩咐就是,轻烟尽全力。”

聿儿又道,“他现在病重,除了我和素魄、铁牛还有清光不宜让人靠近,今日你也看到了,我们二爷得罪的人多,恐怕路上未必太平,少一个人靠近他他就少一分危险。”她说道。

素魄上前两步,向轻烟点点头,也算是认脸了,至于清光,他刚刚已经见过了,清光那小丫头把外面防卫了解的清清楚楚的。

“轻烟明白。”

“日后我们二爷醒了,自然有你们的好处,我父亲也不会亏待你们。”

“徐老爷对我们有恩,轻烟无以为报,能尽绵薄之力轻烟怎么敢居功?”轻烟说话很柔和细软,跟他这个外在形象有点反差。

聿儿不再说话,铁牛将轻烟带下去了,再回来时只有铁牛一人回来。

素魄深呼一口气,“现在算是勉强过关了。”

聿儿依旧坐回椅子上,饶大翻身起来,站在铁牛身边。

“还剩最后几天路程,我们按原计划回去。”聿儿说道,所以应该不是官府,官府的人不会如此卑鄙,要来也只会大张旗鼓的来,不过到底谁的人?三番两次试探。

“娘子打算怎么办?”铁牛问道。

“我们的府军伤了那么多,已经不顶事,如此我们只能将事情做大,你去报官,就说我们二爷遇刺,一是刚刚驿站那边出事,官府迟早会查,我们先一步报官,抢占先机,可以平息官府那边的疑心,二请官府的人护送可以多一重保障,但是一定不能让人看清楚二爷的脸。”聿儿又道,“这是一步险棋,风险大胜算也大。”

铁牛明白她的意思退下了,聿儿也回房,她躺在床上,这几天很累,她很快睡着。

有了轻烟的人,还有各地官府也派来官兵护送,一路上果然太平很多,只是途中有许多小插曲,更有甚者假扮成老太太倒在路边痛苦呻吟,不过聿儿一眼就看出来那个老太太是装的,没有管,毕竟走的是官道,有谁会放任一个老太太独自一人出门?还是这种荒山野岭,事出反常必有妖,但她派一个小厮悄悄再不远处看着时候发现那老太太精神抖擞走了,她听说了也是觉得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再者,轻烟几人长得凶神恶煞的,也没有什么人敢动手,好容易到了东京,跟着的一队官兵送到将军府门口就回去了。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