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第233章 不平静的夜晚

果然,见她和聿儿、令儿一样也不梳洗直接披了件披风就来了。

心儿一颤,老太太早就盘算好了,郑复德她在老太太眼里只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一只为聿儿铺路的垫脚石,腿一软跌坐在地上,聿儿、令儿目光被吸引过去,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屏风后面有谁。

唐氏倒是没有注意到心儿。

老太太看都不看屏风后面,轻咳一声,心儿就被身后的妈妈架起来回了房,一回到房间就哆哆嗦嗦抽泣着躺在床上,拉过被子盖过头顶,自从得知聿儿的亲事落到卢家之后,满心觉得不公,毕竟聿儿伤了脸,在家的地位还不如她。

可就是她生母容小娘离了徐家,去庄子里养病那时候起她在整个家里说话都没什么地位,就连老太太也不太待见她,老太太甚至把老太太自己的嫁妆十之五六给了聿儿,剩下的大部分还要留给令儿,她和婳儿已经没有多少,而且婳儿十养在唐氏屋里,比她这个姐姐不知道要得益多少。

偏偏家里人突然对聿儿宠爱有加,以前只要她在这个家里撒撒娇,闹闹脾气老太太还有徐保还会哄着她,但从聿儿许了将军府以后,老太太和徐保对她真的是半句都不会哄,有时候老太太还会责怪她不懂事,甚至还将她送到唐氏哪里呆了几个月。

可是现在还能怎么办?想到这里,心儿是在是看不过聿儿人生的美满,在郑复德来了之后,终于还是下定决心恶心恶心聿儿,想着就与郑复德一拍即合。

郑复德摸不到机会进慎行堂,摸不到机会出现在卢棋眼前更别说引诱他,她就替郑复德做了茶送过去,自然也知道这个茶里被郑复德放了什么东西。也是她支开简妈妈让郑复德有机会去了慎行堂,才有了今晚的事。

老太太悄悄与姐妹两人说道,“都吩咐了不让你娘知道,她还是知道了,且有的闹呢,令儿呢,你就先回吧,你一个云英未嫁的姑娘不适合呆太久。”说着示意刚刚带着令儿来的那个妈妈将她带回去了。

“你别急,事已经完了,已经着人送她回去。”见令儿走了,老太太不紧不慢又与唐氏说道。

“母亲,你这是安的是什么心?自小你不疼我这几个孩子们就罢了,什么好的香的都给了四丫头给了郑家,我也不眼热,如今这可倒好,您把姑爷扣在若水堂也就算了,还想让娘家的人捷足先登,刚刚要不是听见动静着人去问,我还蒙在鼓里,好算计啊母亲。”唐氏此时已经被冲昏了头,郑复德是老太太家的女孩,唐氏当然会那样想。

“母亲、你误会祖母了,祖母一直留心着呢,母亲先坐下,消消气。”聿儿赶紧解释道。

“你说我不疼聿儿,我哪里又不疼她?复丫头一来我就知道不安好心,一直让简妈妈留心着呢。”老太太也不生气,也知道她是爱女心切。

“母亲既然知道为何不早点打发她回去,还要闹这么一出?”唐氏现在满心满眼里都是聿儿,哪里还会深想,不解问道。

“迟早都是要闹的,何不杀鸡儆猴,外面那些人眼巴巴看着你女儿嫁了个好郎君,都想分一杯羹塞个小妾,我就是让他们看看,绝不可能。”

唐氏哑口无言,不过脸上还是没有好颜色。

“祖母。”聿儿叹了口气,“孙女这么大了还让祖母操心,孙女不孝。”

“只要你好好的就好,给你母亲看看姑爷被那贱人不知道下了什么药。”老太太指了指桌上那碗茶,聿儿很利索端到唐氏面前。

唐氏拿起旁边的小勺子,尝了一点点,思考许久,差点没爆粗口,如此猛烈的药恐怕是给牲口配的。

聿儿放下茶碗又拿来纸笔。

“母亲,是什么?”聿儿有点着急。

“是……男女相悦,可不必动情的药,这个贱人,从哪里弄来这种见不得的东西,我开个方子,你找人找药去煎,今晚你不要靠近姑爷,知道没有?”

她自己的女儿自己心疼,卢棋算是个什么玩意?也该他有这么一次劫难,算是补偿了他以前对聿儿的折磨。

“知道了。”

聿儿明白唐氏的意思,他刚刚那样的状态,看起来被下的药可不轻,她也不敢与他同房。

老太太房里另一个妈妈拿了方子找药去煎。

她来到院子里卢棋早就不见了人影,她去了慎行堂,依然不见人,她让小厮去找,她回到祥喜斋,等着消息,他如今这种状态,她怕他出事。

素魄跪倒在聿儿面前。

“言多必失,行差必踏错,这点道理还需我教你吗?”

聿儿此时气的是头昏脑胀,素魄本是最沉得住气的女使,刚刚那样跟郑复德扭打只不过是一时间乱了手脚。

素魄跪在地上,没有一丝悔意,她做出来的事情她早就清清楚楚想明白了结果,就算是聿儿不要她了,她也还是会这样做,“那个贱人竟敢如此糟践姑娘你,我是忍不过去,要打要罚,我都认。”

“你什么身份?郑复德什么身份?此事一传出去你日后还有什么前程?落个欺主的名声,过些日子我放你出去,有多少人会以此中伤你,你明白吗?”

“那就一辈子不出去,做老姑子,又何妨?”

“还不知悔改?好,你翅膀硬了是吗?抄五十遍《茶经》,好好想想错在哪里,没想通不要来见我。”

聿儿从厅里茶几上拿过一本前朝的茶经,甩在她面前,素魄捧在手里跟着一个妈妈下去了。

清光才从棠舍回来,看到这一场面不知所以,“姑娘这是怎么了?素魄姐姐做错什么了?”

素魄即将出门子,沈妈妈和马学究心里是不同意素魄离了聿儿身边,毕竟聿儿身边得用的只有素魄一人,郑妈妈是聿儿出嫁才跟着的。

马学究终究是不放心,但也明白聿儿想为素魄某个好前程的心思,所以这些日子沈妈妈一直把清光这丫头拘在棠舍调教。

清光也懂事,也知道素魄出门子以后她就得担起素魄肩上的担子,也不敢有一丝怠慢,每每有时间就往棠舍跑,夜深才回。

“将京城带来那一套汝窑还有茶柜底下的旧茶筅给她送去。”聿儿说道。

清光见聿儿如此,也不敢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照做了,跟着素魄到了小房间,将一套茶具放下,可怜兮兮的看着素魄,道,“姐姐,姑娘只是一时在气头上,过几日就好了。”

素魄直接与她说着。

“如今我在受罚,虽说在家里,可如今二爷也在,那么多人对二爷虎视眈眈,既然有人能给二爷下药,姑娘说不定也有危险,万不可让那起小人钻了空子害了姑娘,家里的人没一个是真心看重姑娘的,一定要留心,院里四处漏风,你一定要看护好姑娘,万不可再懵懂,你凡事要亲力亲为,院里一人一行,乃至一草一木,衣食碗盏都要先过了你的眼,听明白了吗?”素魄叮嘱着清光,这丫头,平日里看起来跟个孩子似的什么都不明白,可跟聿儿沾边的所有事项她自己未必有她细心。

素魄将事情来龙去脉跟清光说了,清光听完瞪大了眼睛。

“姐姐,我一定看好姑娘,不过我还是有些害怕。”清光这丫头算是第一次挑大梁,还是有些不适应。

“别怕,别管发生什么事,都已经过去了,现在起你只管看好姑娘,那些人就是欺软怕硬,你可别做软骨头,要是姑娘有什么三长两短,等我出来饶不了你。”

”清光对她这个素魄姐姐很相信,加上这段时间在棠舍,沈妈妈对她耳提面命,也是时候实操了,“我现在一定看好姑娘,今日经你那么一闹想必郑复德那个贱人、还有有那种邪门心思的人能消停好长一段时间,但也不得不防,总之我会见机行事,姐姐放心。”

素魄点点头,捏紧了清光的小手,才发现清光已经不是只会躲在她身后叫姐姐的小孩子了,“以后姑娘身边只剩下你了,想来过个几年姑娘也会把你放出门去,到时候......”

清光打断她的话,“我才不要嫁出去,我要长长久久留在姑娘身边,姐姐你得在外面看着我才行。”

素魄摇摇头,聿儿的性子她们是知道的,聿儿已经在培养五羊,幸好五羊是个聪慧踏实的,恐怕五羊长成之后由不得清光不嫁。

“清光姑娘,赶紧出来吧,时间长了我没法交代啊。”门口一个婆子催促着清光。

“姐姐,我先走了,我会求姑娘放你出来的。”清光恋恋不舍离开。

素魄背对着门口,等她离去,一个妈妈给素魄送来被褥等东西,素魄无情无绪,和衣睡下。

聿儿等了好久也没有消息,她想着他一个大男人还能出什么事情?于是回到卧房,刚进门就被一双大手抱住,她知道是他,她怎么没想到他会来她这里。

“你还好吗?”聿儿小心翼翼问道,她可以感受到他全身湿透了,却依然滚烫,如同被火烧一般。

“没事,想你了,来看看你。”

“你……”

她才吐出一个字,嘴巴已经被他温热的嘴唇堵上。

“今晚能不能跟你睡。”他轻抚她的小脸,强压着欲望,问道。

“不行,你还是回去吧。”聿儿心里无主,他现在很不清醒,等她回过神,他早就没了踪影,只留下地上一滩水渍证明过他在这里很久了。

这一瞬间她突然有点后悔没有留下他,不过很快理智战胜了后悔,她依旧上床睡去,只是一整晚她都没有睡好,心里惦记着他当如何。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