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第231章 聿儿的过去

棠舍里。

马学究躺在榻上,面色如常,只是嘴唇苍白,见到卢棋被她贴身的妈妈带进来,她头也不抬,道,“你来了。”

“姑姑。”

卢棋揖手,嘴唇轻启,他今晚本来已经睡下,沈妈妈来到慎行堂请了他过来。

“自从两年前聿儿嫁到你家,我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没想到这一天来的那么快,坐吧,今晚找你来是有些事情要嘱咐。”马学究还是淡淡的,她今日算是交代后事。

“姑姑,侄儿来晚了。”卢棋坐在她身边,“早该想到姑姑在徐家,聿儿出身商贾却有大家规范,马球又那么好,这些年少不了姑姑悉心教导。”

“我起初也没想到聿儿会嫁去你家。”马学究还是淡淡的,又道“你家里怎么样了?你父亲母亲还好吗?十几年了,没见过他们,倒是怪想念的。”

“家里人都好,姑姑……”卢棋叹息,“此次和我们一同回去吧,满月洲一直都有维护的很好,与您在的时候一样,以后我卢棋奉养您。”

“我身体不好,眼看着就是这一两年的事了,不想再折腾,我在徐家挺好的,徐老爷、徐娘子还有老太太都对我很好,不想再回去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卢棋长大了,您可看见?我已成家,有能力保护好您,聿儿也希望您在身边。”

“当初被人诬陷与人私通,南平伯府的人恨不得我早日消失,以为给我安个莫须有的罪名我就妥协了?笑话,让我心寒的不是那些罪名,而是挚友逝去,家人的冷漠,丈夫的无情,很多事情我不想再辩解,名声对我来说算个什么东西,我不在意那些个污糟事。”马学究缓了口气,又道“当初嫁到南平伯府,便被人轻慢,官人疏远,婆母折磨,妯娌姑嫂算计,小妾欺辱,离开东京或许对我来说是很好的选择,不必再劝我回去。”

“从前我不知道您的处境,渐渐长大了,才知道您看起来风光无限,风头无两,才比谢道韫,实则活得很难,我也不知道劝您回去对于您来说是好还是不好。”

“我愿意在这里,不愿意再那个噩梦般的地方,你可明白,我不是在意那些人,我在这里比在东京快活。”

“这里有聿儿一家陪你,也挺好,只是表姑的病,我还是放心不下。”

“唐家,医传世家,你岳母得了唐家老爷子真传,她也没办法,油尽灯枯谁又能逆天改命?唯一一件放心不下的就是聿儿,所幸,聿儿嫁到你身边我是没有什么不放心的,日后你要好好对她,不可辜负。”

“她是我大娘子,我不会辜负就是。”

“这也是我想说的话,你在东京做的那些混账事我也知道,如今仗着你敬重,我就托大些谱,我把她托付给你,无论如何你要护她周全,你记得她是我最重要人,日后不许你欺负她,这是我的话。”

马学究挣扎着爬起来,沈妈妈又给她垫了两个枕头。

“聿儿对您来说那么重要吗?”卢棋不解,她为何对聿儿如此放心不下,而聿儿也为了她散尽千金、殊死一搏。

“很重要,她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她自小被父母家人忽视,可心地纯良,安静守拙,一有心事便呆在我身边久而久之我便把她当亲女儿般对待,我知道我不行了,若是以后我死了,你一定要在她身边,不能让她做傻事,等时间久了总会抹平了伤心。”

“我早就知道,她教养、气度与您有一定的渊源,聿儿能得姑姑倾尽心血也是难得。”他一直以为她在家众星捧月般的存在,“只是她恐怕不太需要我......”

“聿儿很少与人交心,我是一个,婉迟算一个,看你能不能做第三个。”

“她……她在我家时总是活得那么阳光,却很少表露真正的她。”卢棋低语。

马学究见了素魄,素魄是沈妈妈一手调教出来的,有什么事情也从不瞒着她,所以卢棋在东京对聿儿的一切素魄都跟马学究说了,卢棋自小跟在卢恒身边,差不到哪里去,她自然也知道卢棋是可托付的,也就放心把聿儿交给他。

“大姑娘文儿是嫡长女,在家有足够的权威,三姑娘令儿长得倾国倾城,自小被长辈捧着长大,心儿虽说是庶女,却得以养在老太太膝下,生母得宠,过的比几个姐姐差不了多少,婳儿、阿栋还小自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聿儿呢?”他没有听到聿儿的话。

“聿儿伤了脸,在徐家是被忽视的一个,虽说姐妹有的她都有,可是独独缺了关爱,于是我们两个缺了关爱的人凑在一起便有了关爱,她姐妹委屈难过可以哭闹,她不可以,因为就算是哭闹了在这个家也溅不起水花,她一身的医术只是为了博得母亲的关怀,到头来却得不到一句夸赞,唐氏甚至不知道聿儿医术有多好,她自小就知道不给别人添乱,多思多虑,所有的事情总是一个人扛着憋着,长大些了性子修得更加沉稳,模样长开了虽说比不上令儿,却在泉州也是三甲,恐怕在东京也是数一数二,直到聿儿出嫁前几个月,得知徐老爷将她许给你,她才在这个家有点存在感,老太太更是一改前期,对聿儿是掏心掏肺,后来老太太更是把大半嫁妆给了聿儿,其实说白了徐家也不过是用她来巩固徐家在泉州和东京的关系,为徐家找到靠山而已,聿儿心里也很清楚,你现在看到的不一定是她原来过的样子。”马学究说道。

“难怪一直以来我总是觉得没有真正了解她,她总是做的太完美,什么事情都处理得让人挑不出错来,总觉得她做很多事是为了自保,她从不跟我说,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她是聿儿还是我的大娘子。”他才知道她的院子为何会在那么偏僻的地方,也才知道和离书那件事情徐保去卢家给她套公道时他们父女俩为何会有那段对话。

“她现在的生活地位都是你带给她的,要不是因为你是将军府嫡子的身份,她不会活得那么自在。”马学究也在点他。

“恐怕她活得自在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腰缠万贯吧。”卢棋想起她视金钱如粪土样子,嘴角不觉勾出一丝欣慰,他此时才算是真正看透她,原来她的坚韧不是一朝一夕养成的,他很心疼,那个傻丫头在他面前摆了十几副面具,他现在才算是撕下她最后一张面具。

“她是你的大娘子,也是聿儿,你不必看她过去,日子过的是现在和将来,她是个好孩子,你与她交心她自然会对你敞开心扉。”

卢棋不置可否,听着他姑姑说的话,“您说得对,她依旧活得像太阳,没有因为家人忽视而怨恨,也没有因为家人厚爱而迷失,她依旧那么懂事。”

“这孩子就是太重情了些。”

卢棋也了解聿儿的性子,她为了成娘子的事情在东京拼了命,婉迟那件事她也是不管不顾,故意让他帮她收拾烂摊子。

卢棋此时心里谜团一下子全解开了,徐保这个老狐狸算盘打的好准,把聿儿嫁给有权有势的人家,徐家就有了靠山,算了他现在还是不要想那么多了,要赶紧把她惹出来的事情摆平才行。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