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斗寒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6章 处置

覃姨妈在正厅东边位置上坐着,卢永坐在上首,卢枡和吴氏不在,估计是这种场面他们不想在场吧。

覃光宁已经出城,半道被人叫了回来,说是覃予在卢家闹事了,现在好了,与他同行的人都知道覃予干的好事。

覃姨父一进门率先开口,声音洪武有力,“今日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这个不肖女闯了大祸,怎么处置我们家都没有异议。”

厅上鸦雀无声。

卢棋面无表情静静坐在一边,紧紧拉着聿儿的手,不让她害怕,聿儿也是,看不出她情绪有任何变化。

卢永看着卢棋的态度,也很尴尬,转而向覃光宁呵呵说道,“哪能处置什么,予儿就像是我们家孩子,怎么会处置她呢,如今犯错幸好没有出什么事,认错就好了。”又有些皮笑肉不笑看着聿儿说道,“你说是不是啊,聿儿?”

聿儿一下挣脱卢棋的手,站起来向卢永屈膝行了个礼,看着卢永那张假面皮,心里知道之前覃予做过什么事情都是卢永想要掩盖,宠爱覃予到了一定的地步,如今竟然说出如此不要脸的话。

“老爷说笑了,哪能真要表妹的命,毕竟我也还没有死,哪能求个明正典刑。”

卢永脸上瞬间没有了笑容,又道,“儿媳妇啊,说什么死不死的呢,你不知道,你这表妹千宠万爱长大,没经历过什么事情,如今也是痴情,才会行事,你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都是一家人,不要伤了和气。”

覃姨妈抢着说道,“是呀是呀,你就不要计较了,我们予儿知道错了,我们就此带她回去,日后定然不会发生今日的事情。”

唐源轻蔑看了堂上的人一眼,见卢永如此不要脸,覃姨妈也是,笑道,“我家聿儿从小没人疼没人爱,日日经历人情世故,日日被人刺杀,父不慈母不爱,我们徐家更加有一帮不要脸的亲戚,你们说是不是啊?”

聿儿坐回去、卢棋听了差点笑出声,但还是忍住了,堂上几人脸色有些不好看。

林大娘子面无表情,想必是对自己的妹妹和丈夫失望了,这些年覃予不管是要什么她都无有不满足的,可卢棋成亲后覃予就像是疯了一样,最开始任性跋扈也就算了,将军府几次三番给她收拾烂摊子,可她越来越过分,再不把她与将军府撇清,将军府恐怕会被她牵连。

“覃大人,今日叫你们过来可不是为了给予儿脱罪的,你我都知道予儿性子,我们卢家一次次容忍她,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如今换来什么?你也知道,我家聿儿是个好姑娘,官家也赞赏过的,今日却差点命都送在予儿手里,你们觉得说的过去吗?”

覃光宁叹口气,“大姨姐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再这样纵容下去怕是会酿成大祸。”又说,“子不教、父之过,如今予儿这样伤人,我也难辞其咎。”

聿儿见覃光宁这样说就明白了覃姨父是个明事理之人,定然不会轻易原谅覃予。

卢棋点点头说道,“表妹如今品性已坏,怕是难回头。

覃光宁点点头,一想到覃予是他的独苗苗,一下子心又软了下来,“不如从今日起予儿不再上门,去庄子里亲自耕种劳作,直到改过。如此对她也好,几年之后回来依然是个好姑娘。”

聿儿蹙眉,卢棋感觉到她的不满。

卢永觉得覃予一个娇娇弱弱的女子怎么能去庄子里做哪些劳苦之事,并且这件事也不是什么大事,稍稍惩戒就好了,但是覃大人的性子手段他自己还是知道的,说到做到,绝不会弄虚作假,也不会心软,他说劳作就必定是劳作,覃予如此娇弱怎么能去,他还是想要转圜。道,“不成,有我在一天谁也别想送予儿走,覃大人可不要为了小小的事情就让你亲生女儿受苦。”

覃姨父不屑,“卢大人此言差矣,杀人未遂可是一项罪名,卢大人为官难道不懂这个道理吗?如今这样的结果还算是好的,再说就当是为予儿好,未来改过了还是个好孩子。”

覃姨妈眼泪噗噗往下掉,“我可怜的女儿,痴情为了她表哥,竟然落到如此地步,如不是你们家逼迫于她,她又怎么会如此?就算予儿动手伤人也是你们家逼迫予儿。”

林大娘子轻蔑一笑,想不到自己的嫡亲妹妹还是如此德行,一派小人说辞,都是同一个母亲所生,怎么会生出如此女儿,道,“妹妹说的可是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卢家何时逼迫于她?我卢家又怎么不知覃予如此痴情?想必温家的亲事退了吧?”

覃姨妈霎那间脸色有些难堪,说道,“退了吧,予儿死活不肯嫁,非要她表哥,这不有些事情棋哥儿还不知道,怕是有什么误会。”

聿儿有些担心,她们母女俩的手段一个赛一个可怜,再这样下去可能还是会无疾而终。

卢棋笑道,“姨妈怕是记性不好,我可听说温家至今还在筹备婚事,你们送去各家的喜帖可明明白白没收回,怕是下个月照常成亲吧,姨父可知道有退亲这回事?”

覃姨父狠狠看了覃姨妈一眼“什么时候退的亲事,我怎么不知道?”

覃姨妈怯怯说道,“这不是现在说与你听吗。”

“简直就是荒唐,当初你们母女俩为了那桩婚事无所不用其极,都快把我覃家的脸都丢尽了,如今又在这里了说什么退亲,真是好手段,连我都被蒙在鼓里,也罢,今日我亲自上门给温家赔礼,温铨温和憨厚予儿指不定配不上人家。”覃姨父气急了,想起当初覃予如何与温家定亲的事情就浑身不舒服。

聿儿听到覃光宁如此说,明白了七八分,据她所知道的温家,虽说温铨成功做官,可要是要是没个岳家扶持恐怕也走不了多远,看来覃家和温家对覃予、温铨亲事是各怀鬼胎且一拍即合呀。

覃姨妈小声说道,“你在这里说这些做什么,予儿是你唯一的女儿,你不能如此糟践她。”

覃光宁忍耐着性子,说道,“都是你把她教坏了,好好地一个孩子,跟你学的见利忘义,谎话连篇,你还要如此护着她,非要等一天让她杀了人赔命你才满意吗?”

林大娘子、卢永没有想到覃姨父说这些,看来温家的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林大娘子说道,“我们家自问没有半点亏待予儿,聿儿更是没有半点招惹,竟惹来杀身之祸,如不是我棋哥儿,如今见到的怕是聿儿的尸首了,如此妹妹还要不思悔改,妄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覃姨妈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卢永接话道,“这不是人没事吗,何必要闹那么大?让予儿出来认个错也就没事了,从今以后我们定然严加管教,一家人和和气气的过日子,难道不好吗?”

林大娘子怒气冲冲瞟了一眼卢永,“官人莫不是糊涂了吧?她认的错还少吗?一桩桩一件件,她改了吗?闯了多少祸你不知道吗?若不是纵容到如今……,看来卢家百十口人都比不上一个你亲戚之女了?如此轻轻揭过日后怕是闯出泼天大祸无法收拾的时候,害的可不止她一人。”

覃光宁也不想在多生事端,卢家没有把这件事闹出去已经是天大的宽容,“大姨姐说得对,予儿如此品性若不加以纠正怕是日后对她后患无穷,再说,这件事必须要给徐家一个交代。”

覃姨妈四处张望,不见覃予身影,道,“我女儿现在在哪儿,怎么不见人,莫不是你卢家把人扣下逼我们就范?现在事实如何都是你们说了算,我可不相信我予儿会伤人。”

聿儿站起来,向覃姨妈行了个礼,“姨妈这话聿儿听不明白,平北院多少女使婆子眼瞧着,官人的伤难道会有假?”

林大娘子做手势让聿儿坐下,聿儿才不情不愿做回位子上。

“妹妹的意思我明白。”林大娘子吩咐安妈妈道,“把覃予带上来,我们也好对质,免得有人以为我卢家栽赃陷害谁。”

安妈妈行了个礼就跟着素魄走了,聿儿坐下,与卢棋对视一眼。聿儿知道那覃予的本事,颠倒黑白,说扁成圆,又是卢家、覃家的宠儿。

卢棋拉起她的手,轻声安慰道,“你放心,有我在。”

她也只是无奈点点头,对着他僵硬地微笑一下,依然不安。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