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斗寒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2章 成紫萼昭雪

赖妈妈转头,高峰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院门口,一脸色咪咪的样子。

“高小爷,我们姑娘在此,,您请留步。”郑妈妈急急忙忙上前,挡在高峰进门的脚步。

赖妈妈见事老辣,自然是知道高峰这人在打令儿主意。

高峰也不好上前,但还是说了句,“这儿没人。”

令儿猛然回头看他一眼,“要是这句话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同你怎么了。”说完掠过他身边白了他一眼走了。

“不是,所有女孩巴不得跟我讲话,你为何总是拒我于千里之外?”

赖妈妈暗自着急,给千杨使了个眼神,千杨忙忙出去查看有没有人去了,幸好除了高峰那个心腹小厮,周围没有其他人。

令儿止住脚步,语气有点不好像是无奈也像是不屑,“我只是个小商女,您是高高在上的国舅爷,不敢高攀,您可千万别再跟我说话。”

高峰听到这话反倒是笑了,“你这话说的,好像我是仗势欺人一样。”

令儿想了想,高峰这些日子总是刻意出现在她面前,她得把话跟他说清楚才行,不然要是他对自己的容貌动了心思,徐家可就完蛋了。

“晓阳。”令儿和声叫了他一声。

高峰一下子僵住了,令儿竟然叫他了?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的容貌三番两次接近我,可你知道你这个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若你把我当成朋友,为我好,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好吗?”令儿和声和气的,脸上露着标准的笑容。

“不是,我不是……”高峰吐出这几个字后再也没有说接下来的话,他好像是确实是因为令儿美貌欣赏她,可又好像不是,他阅女无数,从来没有对谁那么感兴趣过。

“要是被人看见我跟你在此见面,虽说是光明正大,女使婆子小厮都在,可对我却是会毁了我的名声,我们家脸面也会扫地,我大姐姐,二姐姐在夫家怎么做人?你知道的,世家大族就是如此。”令儿不屑,也不敢,为了徐家她不能与他有任何牵扯,不然徐家就如烈火烹油。

赖妈妈心想,令儿平日里看着任性乖戾,内里竟是通透。

高峰有些着急想解释,“我没有那个意思,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令儿摇摇头,怀里抱着的绿梅,散发着的浓烈的香气浸的她不禁蹙眉,“对于你来说只是耳边一句闲话而已,可对于我,却是悬在头上一把利剑,随时都有可能要了我的命。”

高峰无言,他都没想过这个,令儿与她姐姐聿儿都是商贾之女,当初聿儿马球场那种张扬炽烈是因为嫁给了卢棋,有卢棋护着的缘故,而令儿还未曾出阁,确实顾虑的多。

令儿头也不回走了,回到小亭上,王停云、韩都都将她采回来的绿梅插到瓶子里,令儿像是没事人一样与她们说说笑笑,没有一丝异样。

赖妈妈看在眼里,感叹她们的令姑娘长大了,虽然表面上还是嘻嘻闹闹的孩子模样。

不多久,吴氏身边的陈妈妈急急忙忙找了过来,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令儿脸色大变,“这是真的?成娘子真的是清白的?”

亭子里的姑娘们被她这句话吸引过来,围在她身边。

陈妈妈点点头,“老伯爷刚刚在厅上拿出好几张认错书,叶家那些个害人的老姨娘也当场跪下认了错,还有一个娘子可是老伯爷所出庶女,哎,真是想不到,叶家原来这样黑,老奴就说嘛,我们成姑娘为人又怎么会做出那种事情,果然她是被冤枉的,我们卢家以后就清白了。”

王停云惊讶,追问道,“可是成紫萼?那个宁夏郡主?”

“可不就是她嘛。”

韩都都笑道,“我母亲说过,成娘子当年在东京风头无两,为人清明豁达,她一直都相信成娘子是清白的。”

好几个姑娘听了按耐不住想要窥探的心,带着自家下人去找自己的长辈去了,亭子上一下了冷寂下来,令儿等人也想要知道怎么回事,也出去看去了。

从此成娘子的事情真相大白,成娘子名誉恢复,再也没有人敢对她说三道四,宫里那个记档也没有公之于众。

叶家那些老姨娘和那个外嫁的姑婆写了认错书公后被老伯爷送到偏远之地去了,这辈子也别想回京,那个外嫁姑婆的婆家儿子女儿的也去叶家闹过,老伯爷请他们喝了一盏茶之后便也不再闹。

聿儿将此事写信告知学究,她没有说叶青清的事情,或许不说才是最好的。

泉州,成娘子躺在床上,听着沈妈妈念着聿儿写回来的信件,眼角流下眼泪。没多久叶青清跪在学究病榻前,一解心结。

此事令儿心里也存了个谜团,但也没有深入窥探,一回到将军府便回了半缘居。

林大娘子和吴氏从叶家回来当即来到平北院,卢棋陪着聿儿将事情来龙去脉一一跟她们说了。

聿儿本以为林大娘子、吴氏会责骂她拿着掌家权胡作非为,没想到她们非但没有骂她,反倒安慰她不要想那么多,她这件事办的很好,成紫萼这件事一直是卢家的心结,如今解开了就好了。

卢棋也很安慰,让她不要想太多。

晚上,她抱着被子上了床,躺在他身边,其实他醒来之后一直要她回来,可她对他若即若离的,就是不肯,他也没有勉强她。

“成娘子的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很多事情已经湮灭,你对此事如此执着,不惜豁出一切,为何?”他闭着眼睛平躺在床边一侧,问道。

她则是盖着自己的被子躺在另一侧,“小时候学究跟我讲成娘子的故事,觉得惋惜。”

“成娘子就是你的学究对吧。”

她就知道他一定能猜到,洛妈妈说过他去找过她们,“嗯,满月洲维护那么好,你也想为她昭雪。”

“想过。”

“你是从什么时候怀疑我跟成娘子有关的?”

“满月洲,你弹奏出红袖的时候。”他回想起那时候,他那时候对她已经存了个疑影,只是他那个时候被她的给的忌惮掩盖了这份疑影,直到他昏迷后她夺掌家权他才想明白。

“那么早。”比她预想的还要早。

“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等我好了,我们回泉州。”他淡淡说道,他也想见一见成娘子,他曾一度以为成娘子死了。

“真的?”她转过身撑着半个身子看着他,连声音都提高了不少。

“真的。”他还是淡淡的,他醒来之后就决定要去一趟。

她小心钻进他被子里,一点也不见外枕在他胳膊上,“官人,你真好。”

“现在才知道我好呀。”他强行把思绪转到别的地方,她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你得快点好起来,按着哥哥的方子吃药,然后多加走动,练练武什么的。”

“好。”他答道。

她眼皮好重,小手却在他脖子上、脸上游走,人还不老实往他脖子上蹭了蹭。

“不许动了。”他体温逐渐升高,依旧闭着眼,显得很镇定。

她睡眼惺忪,好不容易挤出‘嗯’这一个字,他的体温很舒服,暖暖的,她将手揽在他腰上才罢。

他转过身将她揽进怀里,将她压在身下,亲吻着她。

他折腾了她那么些日子,她也学会了迎合,她清醒了,脑子里出现以后与他红绡帐里翻云覆雨的场面,又是害怕又是紧张,当下连要做什么都忘了,双手不小心抵在他才长好的伤口上。

她身体瞬间僵硬,撇过脸。

他也停了下来,他的呼吸都是热的,在她耳边低语,“还不可以吗?”

“你别这样,伤口才长好,又裂了怎么办。”

“已经好了。”他还是不想放弃,继续亲昵着她。

她摇摇头推开他,穿好即将被他褪下的衣物,才反手抱住他的腰,一只脚也搭在他腿上,他虽然躺了那么久,可身体依旧很壮实,“来日方长。”

她嘴角勾出一丝弧度,差点被他得手,他还没有好,过些日子再说吧。

他一动不动由着她抱着,久久不能平静,她均匀的呼吸声表明她已经睡着了。

他轻抚她的小脸,心满意足,看来她已经完全接受他了,这样都能那么快睡着,可这一夜对他来说漫长的难以接受,最后去冲了个冷水澡才罢。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