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斗寒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64章 和离书

话说自从聿儿回来将军府,林大娘子对聿儿总是淡淡的,卢永也是,还有卢枡,只是吴氏和张净有的话比从前多了一些,时不时让人来请聿儿到安远苑。

聿儿觉得这样也好,大家端着敬着,谁也没有对谁好,谁也没有对谁不好,大家就这样和和睦睦过日子,但是事情哪能像聿儿想的那么美好。

覃予特地来将军府,来到平北院,来到聿儿面前。

“我有话和你说,单独说。”

聿儿在院子围墙边扎花架,旁边还放着十几条一指宽的竹篾片,她本与覃予没话说,“我没话说,表姑娘还是等官人回来再来吧。”

她头也不回,依旧在做自己的事情。

覃予又说道,“关于表哥的,他托我与你说和离的事。”

聿儿停下了手上的活,难道昨日她说的话?他生气了?

覃予拿出一张纸递到她面前,“这是和离书,表哥让我给你的。”

聿儿接过来看,是自己写的那张,卢棋的名字和印章都落在她名字旁边,聿儿有些震惊,但是还假装镇定说道,“他怎么不来与我说。”

覃予笑道,“表哥说了,不想见你,又逢军营有事,便让我来给你,明年三月表哥就要娶我了。”

她依旧将和离书放回覃予手上,转过身去拿着麻绳依旧扎竹篾,“这是你与官人的事,覃姑娘不必多言。”

覃予轻笑着,将和离书放到她身后的竹片上,走之前又道,“姨妈说了过几日就是重阳,让我我过来吃饭,表哥也说你在这种场不合适,和离书已经给你还请你先回去,泉州不远,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姨父、姨妈。”说着笑得有些得意。

聿儿手腕一顿,脑子有些空白,难道他为了昨日的事情真的要休了她吗?不过也好,这个节骨眼她离了卢家更加方便查清楚成娘子的事情,她可以趁机去一趟金陵。

“你以为表哥还想见到你?你一介商贾之女,低贱如泥又怎么配进卢家的门?不然表哥也不会托我来说,你尽管差人去找他好了,他不会见你的。”覃予见她不出声,也没有表态,一字一句说道。

她还是不出声,覃予甩手走了。

她还是在扎花架,无情无绪的,直到地上的篾片用完,她才拿着和离书去主屋。

林大娘子惋惜道,“和离书都写了,想必棋哥儿是想明白了,那件事过去一年多了,他姨父有些门道,虽然有些冒险,但或许可以躲过这一劫,这些日子深谢你为我们卢家做的一切,你是好姑娘,只怪我们缘浅。”

张净有一心挽留,拉着她不肯放手,“或许可等二叔回来再说也不迟。”

聿儿没说什么,只握手行了个礼,这是外人对林大娘子行的礼仪,“我想带走五羊,大娘子,大嫂嫂就把她给我吧。”

林大娘子点点头。

张净有还想说什么,林大娘子按住了她,张净有只能叹口气说道,“一会我让人将身契籍契送到你那里。”

“谢大娘子、谢嫂嫂。”

她回到房中吩咐素魄让饶勇去找卢棋,素魄去了,半日,素魄带着饶勇回来。

“见不到二爷,铁牛也没见到,传话的人说二爷不得空。”饶勇一句一字说着。

“你没有再等等吗?”聿儿转念一想,都去了半日了,静了一会,又道,“你回去准备准备,我们明日就回泉州。”

饶勇不可置信,看看素魄,素魄也是茫然,聿儿把和离书拿出来,又说了覃予和林大娘子说的那些话。

郑妈妈收拾箱笼带上一些必要的东西,又饶勇找好马车,打点路线,还有路上的事情,素魄、清光还没有缓过来。

“姑娘,要不等姑爷回来再说?”素魄说道。

“不必等了,本就该如此。”聿儿平静说道,虽说还没有把成娘子的事情查清楚,但线索在金陵,她一定要去一趟,正好回泉州也要路过金陵,算起来应该四日路程就能到。

五羊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身后,一听说聿儿要走,手里的茶碗都端不稳,摔在地上,碎了。

“五羊。”素魄见她红了眼睛。

“五羊也跟我们一起走。”聿儿笑笑说道,张净有早就让人把五羊的身契拿了过来。

“我这就收拾东西。”五羊收拾好地上碎瓷片就回房收拾东西去了,反正聿儿去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她这辈子只想好好跟着她,所以她一直都在拼命跟着郑妈妈还有素魄学东西,学处事。

晚上聿儿躺在床上,心里有些难过,一想可以见到家人,想着卢家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她和离书到手总算可以全身而退,想想能脱离卢家这个火坑就有点开心,开心的睡不着。

素魄、清光也觉得卢棋无情,对卢棋的好感全都没有了。

第二日聿儿早早起了床,女使们在收拾东西,她去到书房给卢棋写了一封信,她把信夹在他书桌上《三国志》里,细看着着书房,这是他的地方,他心里很感谢他愿意跟她分享他的书房。

虽然前几天跟他吵了架,但她还是没有生他的气。她指尖轻略他的桌面,这些回忆她会好好珍藏。

素魄来说吴大娘子来了,聿儿想着吴氏素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今怎么主动找来了,怕是有什么事情,聿儿来到厅上,见她端坐在侧边的椅子上。

聿儿走过去行了个礼,说道,“婶婶今日怎么得空来平北院,实在不巧,聿儿还要忙着收拾,招待不周。”

吴大娘子站起了拉着聿儿的手,“你真的决定要走吗?二郎是我看着长大的,这些日子每每见到他,嘴里说的都是你,我从来没见他对谁那么上心过,我想他不会让你走的。”

聿儿脱开吴大娘子的手,笑着说道,“婶婶不必说了,和离书已经有了,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我与他本就是有缘无份。”

吴大娘子有些感慨,“本来想劝你迟些走,至少等二郎回来告个别,只要你愿意,其他的交给我。”

聿儿心里一暖,至少知道吴氏是为自己着想的,“聿儿知道二婶婶的好意,只是如今,已经到这个份上了,我不适合留在这里,不得不走了,若是有时间二婶婶来泉州游玩可要知会聿儿,聿儿也好招待。”

吴大娘子叹口气,“你若执意要走,我也不好说什么,只是二郎回来若是见不到你,且不知道如何闹呢,路上颠簸你要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了,走时我就不送了,我是喜欢你,见不得离别。”

“婶婶,聿儿是喜欢您的,真心那种,真的很感谢婶婶这些日子的看护。”

聿儿点点头,把吴大娘子送出了平北院,吴氏是这个府邸唯一一个真心为她好的人了吧。

张净有亲自来送聿儿到了大门口,张净有红了眼圈,“说真的,一开始我对你并不好,现在与你坦诚相待你倒是要走了。”

“我都知道,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不想知道嫂嫂你做了什么,我也也不想往后看,往后的日子都好了,要是想我了就给我写信。”聿儿笑道。

张净有见她没有一丝难过,想来聿儿是巴不得脱了将军府吧,“你这丫头。”

乳娘抱来濠哥儿,聿儿抱着濠哥儿,她一撒手濠哥儿就哭,就像是知道聿儿要走了似的,最后聿儿还是将濠哥儿塞到张净有怀里,蹬车而去。

她在车里听着濠哥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心里竟然有些痛,“走吧。”

马车缓缓开动,哭声越来越远。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