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寒图

斗寒图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29章 滑虫的真相

过了几日,淤痕总算是消了,颜色淡到几乎看不见,她第一时间还是去了明珠院抱孩子,张净有还不能下床,只是看着她抱孩子闲聊着。

她最喜欢孩子身上那股奶香奶香的味道,不管濠哥儿在乳娘那里还是张净有那里她都要凑过去闻一闻。

张净有见她如此喜欢濠哥儿,心里也很安慰,想着之前对她所做的一切,心里更加不安,对她很愧疚。

她只要能抱到孩子的地方都能看到她抱孩子,卢棋有时候看到聿儿抱孩子的样子都觉得她很甜很美很吸引他,所以每次都坐在能看见她的地方。

林娘子也看见卢棋的状态还常开玩笑说让聿儿也生一个,大家也就笑笑,起先说一说聿儿还会不好意思涨红脸,后来这说多了聿儿还会脸不红心不跳接话。

在将军府她很快恢复了声望,所有人因为张净有和濠哥儿的事情对聿儿另眼相看,毕竟濠哥儿可是将军府那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孩子,又是长子嫡孙。

她自己也没想到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她只是遵从本心救了张净有和孩子而已,阴差阳错树立了好形象,反倒是前段时间她那么努力表现,又是伺候长辈又是去厨房帮忙的没捞一点好,看来以后还是顺其自然好一些。

濠哥儿快满月,聿儿与张净有,覃予被林大娘子派人来请,到了主屋,见卢永、卢枡、卢棋都在。

她已经很久没有跟他一起出现在长辈们面前,自从他上次伤了她以后,这段日子他总是早出晚归的,有时候甚至都不回来,说的话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

“过几日濠哥儿满月,刚刚将军说了我们家要隆重办个满月酒,大媳妇你这几日就把名匣子拿出来的列个单子我看,棋哥儿媳妇京里就她姐姐一门亲戚,都要请了才好。”林大娘子喜气洋洋说道。

张净有只是笑笑,看得出来是高兴的,道,“孩子满月如此大操大办是不是不好?”

卢永满脸喜气,说道,“哪里不好,濠哥儿是长子嫡孙,理应也要的。”

这些年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哪能就这样平平静静就过满月呢。

林大娘子说道,“是呀,你呢,回去之后就好好准备准备,其他的有什么就都交给棋哥儿媳妇就是,你现在身子还没有好全,可不要逞强办事。”

张净有应下了,聿儿本想着事情已经完了站起来准备走,只是看见张净有迟迟不肯起来,也不敢走,依然还是坐下,这个过程有点尴尬就是了。

林大娘子见张净有吞吞吐吐,问道,“怎么了?是有什么难处吗?”

张净有怯怯的,终于,她还是当着众人跪在林大娘子脚下,道,“媳妇无颜受母亲如此相待。”说着湿润了眼眶。

覃予脸色一下子变得又黑有红,噌~的一下站起来大声说道,“表嫂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说什么呀,我们先回去吧,还要准备好多东西呢。”说着走过去想要拉起张净有。

张净有挣脱开覃予的手,跟林大娘子磕了个头,道,“聿儿那日如此尽心救我和孩子,有件事我实在无颜隐瞒下去。”

覃予皮笑肉不笑,神情紧张对张净有说道,“表嫂,不要再说了。”

卢棋、卢枡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林大娘子不解覃予激动什么,也不明白张净有要说什么。

聿儿内心一震,她知道以张净有的为人是会说出来,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那么多女使婆子小厮,她管着整个府邸,这样怕是下了很大决心。

“母亲,豆腐花里滑虫那件事聿儿没有不仔细,那是我放的,我看不过眼聿儿做事的那么周到,还以为她要在家立威立福,我嫉妒她那么好,还说聿儿粗鄙不堪,让她在这个家无立足之地。”张净有声音有点颤抖,说道。

卢枡大骂道,“这事……你怎么会那么糊涂?亏得母亲那么信任你,要是母亲出点什么事情,你……你这是不贤不孝。”

卢棋也没想到张净有会出来认错,他眼神落到覃予身上,覃予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他的目光变得冷冰冰的。

张净有知道会这样,继续说道,“后来聿儿自己在平北院平平淡淡过日子我才知道是我错了,她根本就不在意什么立威立福,是我心胸狭隘,错想了她,而且她明明早就知道那件事是我害她,她还那么尽心救我和孩子,每每想到这件事我就夜不能眠,我不能再害她委屈她。”说着眼泪流了下来。

林大娘子听着,叹口气,说道,“你来我家那么多年我也是知道你是懂事的,你不是这样嫉妒心的人,当时你可是半步都没有离开过我眼前,你怎么做的手脚?”

其实安妈妈早查清楚,张净有生产后安妈妈跟她一五一十全说了,她只是不敢相信,想着只是张净有是她一手栽培的,覃予是她宠爱的,想着要是聿儿不提这件事就过去算了,现在聿儿倒是一字不说,反倒是张净有把这件事说了出来,她也知道瞒不下去了。

大家的目光聚集到覃予身上,看着刚刚她那么慌张做什么?心里也就明白了七八分。

覃予缓缓坐下,脸色缓和许多,道,“予儿不知道这些事情。”

安妈妈她是陪着林大娘子一起长大的,林大娘子被她们算计了她心里本来就气不平,林大娘子维护覃予也就算了,只是现在覃予还是不认错,安妈妈对覃予更加没有好感,说道,“大娘子,老奴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说?”

林大娘子脸色有点不好看,“什么?说吧。”

安妈妈绕过椅子,拉起朱雉说道,“那日女使来送早饭,朱雉姑娘也拿着一样的食盒来过,当时奴并不在意,现在想起来有些不对劲的紧。”

哪里是不知道不对劲,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林大娘子脸色一阵青,有点责怪安妈妈的意思,毕竟覃予几乎是她看着长大的,就算覃予会做出来这种事情,也实在是不愿意当堂揭破。

覃予皮笑肉不笑,想到张净有没有把她供出来,也就不干自己的事情,不认就对了,反正也不会有证据,于是说道,“予儿不知,朱雉来只是去问我在哪里吃早饭而已,予儿并不知道什么呀,表嫂做那些予儿也是第一次听说。”

刚刚她的反应那么激动,而且众人看着她狡辩的样子,很难让人联想不到于她无关。

卢棋看着聿儿,看着她毫无波澜的样子,眼神都温柔了下来,又看看覃予,看着这呼之欲出的真相她还在极力狡辩,看来书香门第出来的不一定是好的,商贾之女也有智者。

张净有擦擦眼泪,磕头说道,“此事是我一人所为,还请母亲惩戒。”

林大娘子将张净有扶起来说道,“你能说出来实属不易,证明我选儿媳妇眼光还不错,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说着看向聿儿,说道,“聿儿这些天…委屈了…。”

“聿儿知道,大嫂嫂不是心胸狭隘之人,是我做的不好,让大嫂嫂误会,聿儿也请大嫂嫂原谅。”说完,她走到张净有面前拜了一拜。

张净有又跪下拿出对牌钥匙双手奉到林大娘子跟前,哽咽道,“儿媳妇做了如此不堪之事,无颜掌家,实在是无地自容。”

林大娘子接过来,感慨道,“这些年将这对牌钥匙交到你手里,我是最放心的,家里上上下下谁人对你不宾服?谁人不念着你的好。”

卢永也叹口气,说道,“是呀,这些年你辛苦我们都看在眼里,如今孩子还小,你想专心照顾孩子也似乎应当的。”

卢棋突然插嘴道,“聿儿,你怎么看?你觉得你能不能掌家?”他倒是想看看她将这件事忍下到底有什么目的?

覃予坐不住了,“表哥,你在说什么,她怎么能掌家?”

聿儿被这一问都问懵了,厅上的人目光都在她身上,她是很想要掌家权,可现在时机不对,她不能要。

“聿儿?嗯嗯。”林大娘子直勾勾看着聿儿,想起聿儿的好处,先是顾家宴席给卢家争脸,后来卢家对不住她她也只是一笑而过,现在更是挽救了濠哥儿和张净有,滑虫这件事也是忍让,只是不知道聿儿到底有没有掌家的能力,毕竟这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她才来没多久,脾气秉性也有待摸索。

“我不能,也没做过,也做不好,人贵有自知之明,若是聿儿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还怎么做人,大嫂嫂掌家才是最妥帖的,于情于理,大娘子也是觉得大嫂嫂最好。”聿儿看了他一眼,他在试探她。

卢永满意点点头,道,“确实如此,只是大媳妇如今……若是不稍加惩戒,怕是让人以为我家没有规矩。”

聿儿微微一笑,道,“刚刚大娘子说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嫂嫂为人坦荡,再者世上又有几人能做到大嫂嫂如此当堂请罪?想必上下今日之后更是对大嫂嫂更是敬佩,心存赞许,再者掌家本是辛苦,大嫂嫂再辛苦些也不失为惩戒。”

林娘子点点头,松了一口气,依旧将对牌钥匙交到张净有手上,道,“你就辛苦一些,继续守好这个家。”

张净有犹豫一下,还是接过来,心中感叹,道,“儿媳明白,日后定当勤勉守礼,恪守母亲教诲。”

这个家是个什么情况她心里一清二楚,林大娘子是不会让她把这个烫手的山芋甩出去的,还不如老老实实接着。

聿儿将张净有拉回座位上,张净有擦干泪水,也是整个人爽朗了,道,“我终于还是活过来了,不用再日夜煎熬。”

厅上的人都默默松了一口气,对聿儿的看法偏见似乎消失了。

特别是卢棋,眼睛时不时看向聿儿,嘴角露出微笑,心想难怪这女人前段时间抄写那么多遍四书,修身养性,果然有见识、胸怀,她的目的不是掌家权,看来她是真的只是忍下而已。

覃予坐在位子上一声不吭,只是低头弄着手绢,仿佛是隐形人一样。

唐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