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妖精是同桌

我和妖精是同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天道虽猛

大虫左眼被刺,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硕大的虎爪带着含痛而发的威猛之势照着项风的头顶拍去,若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拍中,项风必死无疑。

然而项风早已料到刺中大虫后会遭到它的疯狂反击,在感觉到猎叉已经不能再入分毫时,立刻将手一松,用力地朝上推去,大虫在他眼前痛苦地咆哮,唾沫都碰到了他的脸上,他来不及擦拭,借着这股反弹之力,双膝一弯,身躯同时后仰。

硕大的虎爪在他面前一指处扫过,带起的疾风如冰刀一般,让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鬼门关的恐惧。

弯曲的膝盖让他只能以跪着的姿势冲落在地,好在杂草茂盛,地上泥土松软,膝盖并未受到致命的冲击,然而还是让他感觉到一阵抽筋般地麻木和阵痛。

后仰的身躯如一张弯弓,他头朝下向身后望去,眼中是那只大虫的倒影。

只见它落地后并不停歇,用虎爪把那猎叉一拍,顿时疼得虎啸连天,在地上狂乱地跳动起来,猎叉随之摇摆晃动。

大虫带着无尽的愤怒凶狠地转过身,朝着这个胆敢重伤它的人,飞扑过来。

在这万分凶险之时,项风腰间一挺,竟将身子原地拔起,双手往地面用力一撑,借着上跃之势,撒腿就跑。

手上不停,一手已将木弓取到身前,一手从腰间的箭壶里抽出一只箭。

耳闻虎啸竟在咫尺,他忽地往旁边滚去,大虫没料到他居然能凭空改变方向,始料不及下已来不及刹住奔跑之势。

项风几个滚落后,将双脚在地上一点,借着这股力量将身子拔高半丈,手中的木弓一扬,用尽全力地对准大虫的右眼射去。

大虫正收住了势转身面向着他,还未来得及追击,就见一个黑点快速变大,然后右眼一痛,黑暗吞噬了它的视线,再无半点光亮。

大虫双眼一叉一箭,猎叉早已刺入它的脑中,又在疯狂跑动下狂搅着它的脑浆,若不是想拼死复仇,它或许还能多活片刻。直到再中一箭,它终于支撑不住,连虎爪也抬不起半寸,身躯抖动几下后,轰地一声趴倒在地。

濒死之时,几只虎爪在地上划出几道深沟,这耗尽了它最后一丝力气,终于一动不动。

项风这才感觉到自己已经精疲力尽,喉咙动了几下,然后张开嘴大口地呼吸着劫后余生的香甜空气。

腿上一软,竟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瘫倒在地,为了不被这只大虫追上,他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将体能全部灌输进双腿之中,此刻再无半点力气。

连支撑住上半身的力量都没有,他往后倒去,即使隔着衣衫,锋利的草尖仍然让他感到刺痛,然而他却无力再从地上爬起。

项父在远处的一棵大树上看见他射死了大虫,然后又见他无力地倒在地上,连忙从树上跳下,飞奔过来。

不一会,项父跑到他身旁,蹲下身一脸关心地问道:“没事吧?”

项风呼出一口气道:“差点就死了啊,快,赶紧背我回家!”

“那只大虫怎么办?那么大一个,被别人捡了岂不可惜?”

项风两眼一翻,“是大虫重要还是小命重要?要是再来一个,你我都得死!”

项父无奈地点点头,将他从地上拉起,然后背到背上,也不看那大虫一眼,急忙往家跑去。

回到家中,将项风放在了床上,时已正午,便问道:“饿了吧?想吃什么?”

项风仍然感到一阵酸痛,尤其是双腿,无力地道:“随便!”

项父也不多说,转身往厨房跑去。

单枪匹马,交手两次,就将一只威猛的近乎成妖的大虫击杀,这番战绩足以傲视全村,然而他心中却没有半分欣喜和得意,有的只是无尽的绝望。

没有灵体他就不能得到源源不断的能量补充,也许他能凭着一流的身体素质搏杀一只大虫,但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两只,三只呢?他自问自己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然而若是有了灵体,哪怕只是一种元素的单体,他也能通过吸取灵气快速恢复自己,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仍然提不起力气。

可是上天似乎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他是无体,虽然还有土体未测,然而他心中却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灵觉在心底清晰显示出来。那种灵觉异乎寻常般清晰,没有半点遮掩,就是要告诉他,他不可能是土体,绝对不可能,这让他感到异常震惊和诧异。

震惊于灵觉的清晰显示,诧异于自己居然还绝对相信这股灵觉。

转眼间,滔天的怨气席卷全身,血脉狂涌间让双眼变得血红,血红的双眼全是愤恨,张口大吼道:“老子不服!哪怕没有灵体,老子也要打死这个老天!哪怕死在雷霆之下变成了鬼,老子也要弄死你们!生生世世无绝期,天塌地陷才是头!”

白日的星空肉眼不可见,非是不存,日光蔽之也。

虎星狂暴不安,颤动不已,色变在一念间,深红夺目,耀于天际,日光已不足以遮盖这个红点。

六界众生齐抬头,眼中全是恐和惊,虎星昏暗一千年,今日闪耀名扬天。

“妖族古籍《万妖传》中早有记载,天之正西,有星赤红可夺日光,乃四灵之一白虎元神所化,今日一见,所言不虚!”

妖族王宫之内大司空跪地回禀妖王问询。

“本王也曾听说,还以为是凡间传言,虎星之威,连阳星都自愧不如,果然名不虚传!”

“神、魄同根生,虎星闪耀,必是元神受激,虚空之中,元神死寂如灰,怎会忽然震荡?下臣之见,必是地界某个生灵有着超然之体,这才能带动虎星元神,而且我判断此生灵必是已至绝境,只有魄散才能神飞。”

“如此超然之体,令本王也好生好奇,若能一见,此生无憾啊!你可知是何生灵?”

大司空摇了摇头,妖王现出遗憾和可惜之色。

“下臣虽然不知是何生灵,但是能知是何处。”

“还不快说!”妖王急不可耐地说道。

大司空动了动嘴,欲言又止,见妖王脸现急色,叩头在地道:“六界禁地——苍龙山!”

妖王忽地起身,惊道:“可有证据?”

大司空依旧将头碰地,“不出一刻,六界尽知,大王稍安片刻,只等我妖族密探传回!”

妖王按耐住激动重新坐下,手扶王座,面中含忧地说道:“苍龙山禁地,只有每年的特使才能进入,特使又聋又哑,出来点头报个平安,将一卷写满村长需求的竹简交给我们后,便会被执法大神强行抹去这段记忆。说实话,现在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还是两眼一抹黑啊!”

大司空缓缓直起身子,“大王,我敢断定,此地被封,必然另有隐情,我们不能再受天界的糊弄和蒙蔽,这次一定要借机查出真相!”

妖王点点头,“来人,速传十二王族掌印,九城禁军统领并妖都一切留守大将,六阁阁老,尚书台轮值大臣,速至王宫战神殿,共商大事!”

虎星元神忽然突破封印耀于天际,本尊太上元神一痛,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仰头将视线透过华丽的殿顶,只见虎星赤红如血,外围已带起一圈星云,大有席卷宇内之势。

“大胆孽畜!直到今日竟仍不知悔改!本念你一身造化,毁之不忍,这才留你元神残存,你若是找死,可休怪我无情!”

太上来不及传令众神,闭眼观心,双手作出万千法印,顿时万象叠出,仿佛如一,却又万变,法印汇于头顶,竟是一个金光万丈的卍字!

那字一闪一烁,如呼吸般发出无穷生机,顿时天地间无数不可见的灵气,全都朝它狂涌而来。

只一瞬间,威压已现,如天道般带给天界众神无穷的压力,跪!

有些见多识广的大神早已跪伏在地。

有些从未见过天道现显的大神懵懂无知间,已被这股强硬的威力压得七窍流血,骨骼寸寸碎裂。

只觉头部被压成了蚂蚁那般大小,本就刻骨抽髓般的疼痛被强行压在了一点,顿时疼痛放大了无数倍,心神俱裂下轰然倒地!

身下的地界虽相隔万里,然其余威早已让万兽尽皆俯首,无论人族,妖族还是魔族,无一而立,这就是天道!

仿佛大地生出无穷的吸力,将所有人吸在地面,就连水中的鱼儿也疯狂地往下游去,若不是阳光正暖,树叶正绿,人们还以为秋天来了,落叶满地,全是枯枝!

项风躺在床上,忽听一声暴响,像陶碗被人重重地摔落在地。

“怎么了?”

项父没有说话,项风担心之下想起身查看,却发现一股巨大的力量正挤压着自己,连动一根手指都不可能。

狂风大作间,天色一暗,项风心中那无尽的愤恨再次被唤醒,血液快速流动起来,仿佛一瞬间就已走完一圈,心跳变得强健有力,一股不属于他本身的力量竟从头顶传来。

那股力量直奔心脏,然后又从心脏随着血液传遍全身,每次呼吸,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就多了一成,数息之后,他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如初,然而还是无法对抗身上的这股压力。

薰衣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