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世界的主神对我穷追不舍

第50章 您...爱过人吗?

等顾言笙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所处的环境非常陌生。

她睡在一个巨大的空贝壳里,周身所到之处都是海水。

海草悠悠的拂动,红玉般的珊瑚一从一从,还有四处游动的鱼虾。

顾言笙倒吸了口凉气,她在海里。

除此之外...她的视线缓缓落到自己的身上,头脑闪过一瞬间的空白,整个人都要不好了。

妈的!

她竟然变成了一条人鱼。

清澈的水流从她长出来的鳃里顺畅地流过,很自然,完全没有刚刚掉入海里的窒息感,就像在岸上呼吸空气一般,没有一点不适。

她的身体在海水中尝试地动了一下,可以很轻盈地游动。

怪舒适的,似乎不是那么的难以接受。

“看起来你很适应。”

淡蓝色的流光闪过,来自海底深处的神明朝她踱步而来。

海神恢复了原本的容貌,让见惯了美男的顾言笙都不由得愣了愣。

祂赤足而立,隔着两人间的距离,有凉凉的海水轻轻地流动。

纯白色的长袍,衣摆处用银色的线条绣制着复杂的古纹。

男人银色的长发在海水间温柔地飘动。

海神的五官像是被精雕玉琢过一般,轮廓分明,鼻梁高翘,白皙的俊脸上,薄唇的颜色淡的如水。祂有一双如大海一般浩瀚的冰蓝色双眸,注视着她的时候,有碎钻般的水光闪烁,星星点点。眼眸温柔缱绻,然而眼瞳却很深,深不见底,似乎蕴藏着汹涌澎拜的暗流。

此时的神,唇角微勾,朝她似笑非笑。

【顾言笙心底:卧槽!这谁顶得住啊。这种绝世脸蛋,要不是他是npc,现实和他谈场恋爱,他妈的吵架都扇自己巴掌。】

【系统(无语):......】

“也没有那么适应。”顾言笙艰难地别过视线,不敢再看他一眼。

哦~该死的造物主,又是觉得自己是随便捏出来的废物的一天呢。

“怎么,不看我?”祂偏头,有点疑惑。

变成人鱼的少女,胸前系挂着两块粉蓝色的贝壳,上面镶嵌着透明剔透的珍珠和流光溢彩的宝石,她的皮肤白的似雪,腰间有薄薄的透明鳞片,在水中闪着波波的微光。

她的尾巴在海里轻轻摇摆了一下,别过脸的双颊通红,眼里躲闪。

祂的心里像被挠了一下,有点痒。

顾言笙平缓了呼吸后,才垂眸小着声音回答他:“大人,很好看,我不敢看,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

海神闻言笑了声,揶揄道“你向我表白的时候可没这么胆小。”

海水轻轻涌动,将低着头的少女送至祂的面前。

祂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嗓音低沉带着磁性,言简意赅地朝她说道:“抬头。”

迫人的力量使她昂首,近距离的直视非人类的美貌后,她咽了咽喉咙里分泌出来的口水,红唇微抿,不好意思地嗫嚅:“您...听到了吗?”

“嗯。”他的手顺势下滑,落到少女脆弱纤细的脖颈处,轻轻地摩挲。

顾言笙尽量忽略酥麻的痒,专注而虔诚地看着神明,“海神...大人,那您,愿意接受我吗?”

祂低头看着她,他的语气没有波澜:“你想成为我的新娘?”

“是的,海神大人,我想..成为您的新娘。”少女的睫毛微颤,没有一点犹豫地回道。

“知道这样的后果吗?”祂的眼底渐渐掀起浓重的暗色,他掐住她的脖颈,俯身将薄唇贴住少女的耳肉,说出的话却没有一丝温情,冷地像是冬日里凛冽的寒风“会...死呢。”

他的指骨稍微用了点力气,少女就被她掐的双眼通红,说不出话来。

喉咙被桎梏的疼痛让顾言笙喘不过气,眼前的神明模模糊糊,似乎要看不太清了。

在她意识将要陷入混沌的时候,祂终于好心地松开了手。

“咳咳咳,”顾言笙捂住脖颈,剧烈地咳嗽着,大口地用鳃呼吸着海底的空气。

濒死的感觉并不好受。

缓过来了以后,少女忽然伸出手抓紧神明胸前的衣襟,低着头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她的声音很软很轻,像微风拂过一般的温柔:

“海神大人,您是不是没有爱过人?”

爱...人。

祂垂眸,看着这个狼狈的少女,他弄不清楚心底涌起的奇怪感觉,他施舍般的缓缓开口:“我一直都爱着所有供奉着我的信徒,和我的子民。”

“这样啊~可我觉得这不是我说的那种爱呢?”少女低低地轻喃着。

“你是指,男女之情?”神听懂了她说的话,随即嗤笑一声“我从来不相信爱情。”

不过是一群陷入情欲的低等动物罢了。

“是吗?”

少女的眼底划过一丝暗光。

随即她伸出双臂像株柔软的藤蔓似的缠上他的脖颈,十指插入他银白色的头发,压的他靠向自己,在神明错愕和惊讶的眼光中坚定地吻了上去。

海神微微一怔,身体有些僵硬。

唇上来自少女的温度和热度熏得他整个人有点发烫。

她竟敢!

没等他震怒想要碾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女时,他的手上便被塞进了一把匕首。

柔软的小手牵住他的手,不容拒绝地推着他,朝她的胸口刺去。

身无寸缕的肌肤很容易地被划开,红润的血珠一颗颗地渗出来,滴落在海水中。

顾言笙的红唇微微后退,她注视着眼前的这个神明慢慢说道“您似乎低估了我对您的爱,如果我的死亡能够让您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那么一个爱您还肯愿意为了您付出生命的人存在的话,”

她的眼角忽然滑落下晶莹剔透的泪珠:“那么就恳求您,杀了我吧...毕竟这是您想要做的事情,我心甘情愿。”

她手上使力,硬生生地推动着他将匕首刺进去。

滴答,滴答。

淡蓝的海水被鲜血染红,浓浓的血腥味冲入神明的鼻尖。

祂没有表情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犹豫的裂痕。

她,似乎和他想象中自私的人类不太一样。

“够了。”祂抽出那把即将要刺进少女心脏的匕首,触碰到温热的鲜血后,他的手指微微蜷缩。

他面上的神情很自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乎根本没为少女的举动有所反应。

然而实际上,神明正在努力地压制,压制着从他心底深处崩涌勃发的...奇怪的感觉。

有点热烈,还有点疼痛。

顾言笙闭上眸,顺势无力地昏倒在他的怀里。

垂在脸颊的乌发间,她的唇角微微勾起得逞的弧度。

她赢了。

————

小剧场:

不久以后,顾言笙跟某人真的吵架了。

她极度委屈地蹲在角落,眼巴巴地等着某人来哄。

然而某人根本不吃她这套,还淡淡地回击:“不是说跟我谈恋爱,吵架了就自己扇自己吗?”

顾言笙:???

之后的每次吵架她想到这里就悔不当初,就不该对系统吐槽那句话,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山下一头猪

作家的话
就一更写这个男女对手戏,头发要秃噜皮了
对不住支持我的小读者们哈哈哈
太难了,又是为男女主的感情发光发热的一天呢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