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世界的主神对我穷追不舍

第11章 杀了“他”,就能出去

“吱呀”一声,泛着浓浓的血腥味的木门被打开了。

走廊的灯光洒进门内的一处角落,角落里蜷缩着一个小小的少年。

他的四肢被锁链拴住,脖颈处带着黑色的铁环,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陈旧伤疤,气息孱弱,濒临死亡。

顾言笙思忖了一下,朝着他走近了一小步。

哗啦——

黑暗中响起了锁链摇晃的清脆声响。

少年的眼睛覆盖着一层白茫茫的雾气,神色涣散。

顾言笙没走近,而是和他保持着一段距离,没有轻举妄动。

搜集到的线索中,基本符合剧情线中年龄的话,只剩下了一位——林家小儿。

“你......”

她张口,小心试探地问道,“你还好吗?”

少年再度垂着脑袋,对她的话没有一点反应。

别告诉她,这孩子已经被关成智障了?

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少年的长睫微颤,白色的瞳孔朝她射来的目光,宛如是在看一个死人。

......喵的咋看着这么瘆人orz。

想往前走的步伐就不太情愿了呢。

原地纠结了一会,顾言笙还是选择走向少年。

有句话叫做,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她蹲下身子,即便是不怎么仔细看,也能从破烂的外衣里看出他满身的伤痕,心脏不由地直跳!

如果他是那名林家小儿,那么这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不祥之人,倒像是一个受害者。

顾言笙的面上有点不忍,如果他是受害者,那么这个少年也太惨了吧。

她把声音放软,生怕吓到了他,“需要我帮助你吗?”

少年看似呆滞,实则一直在用那双没有焦距的眼眸注意着她。

尤其是蹲下来的她,那张白皙温软的小脸上,清澈透亮的眼底里盛满着的柔软和温暖。

在黑暗呆久了、一个人独自前行的人,根本无法拒绝这样的示好。

尤其是她身上那种独特、不谙世事的味道...

实在很想让人摧毁!

干涩的唇瓣微张,喉咙太久没说话了很疼,还有股泛苦的血腥气,他想温和点开口,但说出来的语气却还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不用。”

意料之中的被拒绝,她抿唇心想,是个有点倔强的少年。

“那好吧,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再叫我。”

如果少年不提供更多的信息,那么她就必须得在这间房间探查。

她又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可以看一下这间房间么?”

他的语气还是很冷漠,“随便。”

顾言笙“......”

这间房间明显要比左边那间房间来的小,四四方方。

墙面血迹斑驳,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稻草。

除了角落里的少年,这里什么都没有。

感觉一切都回到了原点,她又蹲在少年的前面。

他才是一切信息的关键。

她思忖着问出她最想知道的信息,“那你是林家小儿吗?”

蹲坐在角落的少年冷不丁听到她的询问后,突然笑出了声,声音低哑而好听。

那张雪白精致的脸庞上,勾着怪异的笑容。

在微弱的光下,半亮半暗,十分瘆人。

他看着顾言笙的视线像看着一个死人,细嚼慢咽般的吐出几个字,“我是林家的孩子,就是那个不祥之人。”

伴随着少年说出的话,黑色腥臭的液体从地面缓缓渗出。

危!!!

顾言笙浑身的细胞都在呐喊——快跑!

还没想出该怎么办,她的身体就先一步行动了。

顾言笙的脚底感触到地面渗出的液体,潮湿而粘腻。

她紧紧握着少年的手,神情自若。没有露出一点害怕的情绪,满满的求生欲爆表,

“在我看来,没有谁是不祥之人。只有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一眼不错地凝视着顾言笙,将少女脸上细微的神色尽收眼底,察觉没有异样以后。

才轻喃着说道,“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过。”

顾言笙的手心冒出细汗,正想说点什么来圆话的时候。

少年忽然开口,开始说起他自小的遭遇。

只是那语气冷地像是不在说他自己,而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般置身事外。

“我的出生从开始就是个错误,克死母亲,厄运缠身。他们个个都怕我怨我恨我,都想杀了我。”

“我被父亲送到了楚家,他以为他保护了我,实际上把我送到了地狱。”

“我杀了他们所有人,所有的人。”

“他们恨我,到死也在骂我是个不祥之人。”

少年的眼底渐渐化为沉沉的死寂,他忽然又问她,“那你呢,你也这么认为吗?”

顾言笙深吸了口气,这个四肢被困住的少年,还能杀了所有人,他非常的危险!

但她发现了其中的问题,极为冷静地反驳:“我不这么认为。首先你没有克死你的母亲,那副安胎药有问题。第二,我们决定不了自己的出生,什么时候出生也不能代表是不是不祥之人。”

“一切或许都是阴谋。楚家,是不是还对你做了什么。”

少年静静地看着她,没有回答她的话。

反而转移了一个话题,“你想离开这里?”

少年没由来的问她,沉默了几秒后。她老实开口,“是,我想离开这里。”

“很简单,”少年垂下头,额间的刘海遮住他的神情,淡淡的说,“杀了红衣。”

他的嘴角隐约勾起了一抹怪异的笑,像是怕她没听清楚一样,又慢慢地重复了一遍,“杀了他,就可以出去。”

“红衣?”

顾言笙的瞳孔睁大,震惊。他说的,不会是——阿楚吧。

还未等她再继续问,她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推出了房间。

顾言笙踉跄转身,少年还是抱膝缩在角落。

而地面像是被融化了一般,渗出的黑色腥臭的液体越来越多。

液体中伸出一双双漆黑扭曲的利爪,从他屈起的小腿、环抱的双手,如攀援而上的邪恶藤蔓,要将他一点点地拽入不知名的黑暗。

顾言笙朝他伸出了手:“不要!”

“砰!”

木屋的门骤然关上了。

她的手被生生地阻拦在木门之外。

她想把那扇木门打开,但是木门渐渐地开始和斑驳的墙面融为一体,再也没有一点门的痕迹,直接消失在她的视线中。

而陷入黑暗中的少年,看着那个捶着墙,想把门再度打开的少女。

他眼中的冰寒缓缓褪去。

沉沉的死寂中,响起若有若无的清朗嗓音,袅袅地带着看不清的雾气,

“其实...”

“我还有一个名字——”

“我叫‘阿楚’。”

山下一头猪

作家的话
再有两章新手关卡就差不多结束了,下一个开的就是正式副本啦,会有新的人物出现。呜呜呜呜,不知道有没有小读者看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