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皇帝有钱

我比皇帝有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6章 八十六章:路边闹剧

“叙旧?明天你就要启程了,这时候不能出任何岔子,你昨天安全脱身了,但就怕打草惊蛇,你懂不懂?”云翊南皱着眉,一脸无奈。

他也不敢对苑仓绫说太重的话,毕竟她是他计划之中最重要的一环。

苑仓绫挑眉,云翊南这个人,不接触他远看都觉得这人脾气很好,很爱笑。但是这个人反而比云尽舒果断有谋略。那些脾气很好的模样,不过只是他的保护色吧。

“你放心。不会出什么岔子的。”苑仓绫冷冷地说,目光瞥向门外,“我有些累了,看来你的小娇妻也想你了,快出去陪陪她吧。”

这话自然是穿进了方久伊的耳朵里,方久伊浑身一怔,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可她也不敢轻易开门进去。

云翊南皱眉,注意力放到门外,自然也察觉到了方久伊的气息。

他回头又看了一眼苑仓绫,语气恢复了平和:“那我先告辞了,明日启程你一切多保重。我和小伊会在后日启程,我们会尽快追上你的。我们标注的那些歇脚的驿站,你可都记清楚了?”

苑仓绫冷冷瞥了一眼云翊南,都不想回话。

云翊南无奈地抿了抿唇:“我还是不打扰你休息了。”

方久伊心想云翊南该出来了,连忙后退了几步。

果然,门被打开,云翊南从里面走了出来,一见到方久伊,他立马露出灿烂的笑容问:“你来找我的吗?”

方久伊犹豫了一下,目光瞥进屋内,并没有找到苑仓绫的身影。而云翊南也已经及时关上了房门,她收回目光看着云翊南。扯出一抹好看的笑容,笑道:“是啊,刚回来,问佣人们说你在这儿,我便想来寻你了。”

方久伊说着,还微不可察地瞥了一眼雪儿,毕竟她可没有询问过什么佣人。但雪儿只是目视着前方,脸上回复了平时的平静。

云翊南开心地笑着,轻轻摸了摸方久伊的脑袋:“你去哪儿了?”

方久伊转身,顺势勾着云翊南的胳膊往外走,笑着说:“去找梅亦生了呀,这次出去可能要一些时日,我怕原材料不够用,我就让他再帮我带一些。”

“嗯,这也快到午饭点了,你最近都没吃什么东西,我们先去吃一点?”云翊南问。

方久伊点头,乖乖地跟着一起去了饭厅。

第二日,苑仓绫一大早便已经悄无声息地出发。

穆汐去世的消息不知怎的一下子就传遍了整个云城。消息也很快就带到了安临城的临亲王耳朵里。临亲王在得到消息的当日便启程前往云城。

也不知道云翊南是用什么法子说服了整个朝廷陪他一起演戏。

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方久伊和云翊南出行的第二天,云翊南和方久伊在一辆马车,雪儿和秦恒正在前面驾马。

后面的马车跟着冷曦文和她带的一个助手。

两辆马车缓缓停下。

方久伊好奇地拉开窗帘,外面天还挺亮,周围是热闹的集市。

她轻轻皱皱眉,看着云翊南:“怎么突然停下了?应该还没到我们要去的客栈吧。”

云翊南也是跟着眉头轻蹙,起身轻轻拉开了门帘问外面的雪儿:“怎么回事?”

“王爷,王妃,前面出了些状况,挡了去路。”雪儿回答。

方久伊好奇地探出脑袋。

马车此时正在大街中央,两边不少商铺小摊。

一个十七八岁面容清秀的女子倒在一家商铺门口,身上衣服十分破旧,头发有些许凌乱。

商铺门口有几个男人手中持着木棍,凶神恶煞。

明明是一场闹剧,可是周边却没有什么人围观,人们见了都像是恐惧什么一样,直接绕开,都不愿意停留。

可是方久伊一行人是马车,他们都闹到路中央了,自然也是没法子走。

“我告诉你,你爹偷了我们的东西还给它弄坏了,我们没要他赔钱只是打了已经是看在你往日在我们店做工的面子上了,你还好意思来问我们要说法?”为首的一个男人拍了拍手中的棍子,一脸凶狠。

那女孩撑起身子,倔强地瞪着那几个男人大声说:“你们打死了我爹,我怎么不能讨个说法了?我爹是偷了东西,但你们就活生生把他打死了,我怎么就不能讨个说法了……”

说着,她的眼底就盈满了泪水,但是还是死咬着牙,不让泪水留下来。

“金朵,你可别血口喷人,我们只是教训了你爹一顿,念在往日的交情都没下狠手,你爹回去的时候还没事的。”为首的男人继续说。

“是啊,你爹走的时候明明好好的,谁知道过了两日就听说你爹去世了,这可真赖不了我们的。”另一个拿着棍子的男人说。

“别说你爹这次偷钱了,之前可还欠掌柜的不少钱都没还呢。”为首的男人继续说。

“你胡说!”那姑娘大喝一声,“那是你们诓骗我爹写下的借条。我爹那日回去后就一病不起,就是你们打的。”

“金朵你就是说不听是吧,你别赖在我这儿影响我生意了。我也不跟你争,你爹以前那些钱就算了,你也别给我添堵。”为首的男人更生气了,紧紧蹙着眉。

那男人说完就朝着屋里走,另外几个也是朝着那个叫金朵的姑娘走过去,想要拦着她。

谁知那姑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朝着那为首的男人冲过去,拉着他的胳膊就哭喊:“你杀了我爹,这事怎么也不可能这么算了,来人啊,来人啊。杀人啦……有没有人替我做主啊……”

那男人废了不少力气才把那姑娘推开,那姑娘直接倒在地上,“呲啦”裤子腿就破开了个口子,地上留下一些血痕。

那男人才不管姑娘有没有受伤,这会爱而可正是气头上,他大喝一声,指挥着身边的几人说:“金朵你够了啊,你们几个,给她点颜色看看,然后把她扔出城去,别让我再看见她。”

说完他朝着地上吐了口口水,小声骂到:“真晦气。”

那几个男人接到指令,朝着那姑娘走去就要下手。

look妖精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