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神级小道士

第30章 阴间官司

第30章 阴间官司

进了馆子,我第一次彻彻实实地感觉到什么是尊重。

我和王永富被安排在主位上,开席之后,黄四强和众兄弟一一给我们敬酒,说话的语气和态度相当尊敬。

他们这可不是交际场上的客套和奉承,那是对我们在这一行方面的认可和佩服,是发自心里的尊重。

我虽然不喝酒,但这种场合,还是喝点点表示一下。

这样的场合让我体会到一技之长的重要性,也让我找到自己的价值。

我曾经告诉过自己,要活出一个人样。

以前在小坳村,我就是那种可有可无之人,被人们所遗弃,只会在偶尔的闲谈时才会被提起,平时仿佛不存在一样。

以前我没有存在的感觉,也找不到人生的存在感,直到现在,我才真实地感觉到自己像个人,真实的活着。

当然,我没有因此是得意忘形。

吃好、喝好。

回到黄四强家,黄四强向我和王永富请教了一些过后要注意的事项,我和王永富一一给他交待。

最后就是谈报酬一事。

我的宗旨是对方看着给,从来不主动开价,毕竟该注意的要注意,这一行不能以此谋求横财。

至于对方给得多,完全是对方的意愿,我不占主动,没有索要的倾向,所以对自己道行方面影响不大。

不过,我有说明,钱自己看着给,但黄四强必须给我一滴精血。

可能是受我的影响,王永富也没明说要多少。

虽然没有明确要多少,但黄四强也是大方之人,给我和王永富每人包了六万八千八的大红包,并表示马上和我回铺子献精血。

我和王永富都没嫌少。

也没有再哆嗦,直接动身,黄四强同我们返回市里。

来到铺子,献了精血,还留了我们的电话号码,称以后有事可以联系我们,帮我们揽生意。

这自然是好事。

给了他电话号码,一阵感谢之后,黄四强这才回家。

和王永富聊了会儿,我尝试问他:“你说,要是我和大人物惹上茅盾,我该怎么和对方斗?”

王永富白了我一眼,告诉我:“你真笨,如果要斗,当然是用我们擅长的方式,看谁不顺眼,搞个小鬼去缠一缠,或者破一破对方的财运,等等,方法多得很。”

我所指的自然是青龙湾一事。

之前我没什么方向,被王永富这么一说,我心里有了一些零星的想法。

不过现实情况复杂,并不是收拾梁宇轩一顿就行,毕竟,苏家的条件是不能让青龙湾一事搞黄。

而且就这么强行逼迫梁宇轩,梁家也会请同行来对付。

所以,这事急不得,必须好好思考,想一个万全之策。

……

第二天。

我刚到铺子,苏瑶竟然在铺子门口等我。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她会来,也没想到她竟然找得到铺子,想来应该是林姨告诉她的。

赶紧开了铺子把她招呼进来。

我主动问:“这一大早的你就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苏瑶神色有些凝重,她也没有绕弯子,说道:“昨天,我让人暗中给梁宇轩透个风,称我已经和人订了婚,准备试探试探他。”

“这一试探,梁宇轩反应很大,本性毕露,当场就叫停了合作一事。”

“本来我想顺水推舟,借此终止合作,全身而退。但我考虑到你的感受,这个锅背得也太快,所以我拖住了梁宇轩,没有承认这事,想先听听你的想法。”

苏瑶来争求我的意见,这是对我的一种尊重,哪怕这尊重背后另有目的,但至少证明她不是心狠之人。

而我,暂时没有什么办法,只是道:“能拖就拖,先拖着吧。”

苏瑶点头,不过却是道:“拖到什么时候?或者,你确定自己有能力解决?”

我知道她不认可我的能力,说白了,就是看不起我有这个本事。

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让我越发的想证明自己,但现在我没找到方法,根本无法证明。

我这么告诉她。“我想试一试,至少我努力过。”

苏瑶点头,没有数落我什么,只是道:“我知道,让你一时做决定确实很困难,我会给你做思想准备的时间,但我也希望你不要拖得太久,有些东西,不是以你一己之力就能扭转乾坤的。”

我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只是道:“能说说青龙湾合作的具体情况吗?”

苏瑶想了一下,把具体情况说了出来。

这让我得知,青龙湾项目属于地产开发,但这块地皮一般人拿不出来。

梁家动用了很大的人脉,花了大价钱,这才拿到这块地皮,而苏家的合作简单点来说就是入股,参与投资。

梁家想让谁参与就让谁参与,想剔除谁就剔除谁,苏家可不是唯一的人选,想抱梁家大腿的人太多,他们有太多的选择性。

这种情况,想让苏家成为唯一的人选不太可能。

威胁梁宇轩也不太行得通。

想起王永富的话,我思考着问:“如果这块地皮单独给你们家开发,吃得下吗?”

苏瑶看我的眼神仿佛在说我在异想天开。

但她没说什么,只是摇头:“我们家的实力根本不足以独立完成开发,毕竟这个项目需要的投入太大,不是我们家能承受得起的。”

我又问:“如果找别人一起投资呢?”

苏瑶笑了,说道:“如果有实力的人一起投资,自然是好事,但这根本不可能,地皮在梁家手里,要想梁家把地皮让出来,你这纯属无稽之谈,痴人做梦,你也就别妄想了。”

最终,我还是被她数落了。

我有这种想法,但没有什么方法,脑袋里有一些零星的主意和想像,至于要实现,目前还没有任何的着手点,无疑很难。

其实我也承认,她说得没错,我确实有些妄想。

但也不完全,只要让梁家自己让出地皮,一切自然能成。

如何让梁家自己让出地皮呢?

最终,我没想到任何方法,目前也没有实力去完成自己现在的所想,只好道:“这事先拖一拖,给我些时间。”

“我来告诉你,就是给你时间,所以你放心,我会尽自己的能力来拖。”苏瑶做出承诺。

这在这时。

“老板在吗?”

一道声音打断了我和苏瑶,抬头看去,是名四十多岁的妇人,眉宇间露出凝重,整个人仿佛笼罩着一层愁云。

“有事再找你,我先走了。”苏瑶是个聪明人,见我有生意,便不在打扰,起身离开。

我点头回应。

苏瑶离去,我对妇人道:“我就是老板,你有事吗?”

她打量我一阵之后,说道:“我这里有件活,不知道你接不接。”

我示意她进铺子,同时说道:“先说是什么事。”

妇人进铺子坐下之后,告诉我:“我手里有件因为葬地问题的阴间官司,已经打了三个月,还是没打赢,想请你帮忙。”

阴间官司!

我愣了一下,说道:“这种事找丧葬法师不是更好吗?”

“找了不少,但都没打赢。”妇人一阵愁容。

阴间官司和阳间一样,一是要有证据,二要吃人脉。

最重要的一点,不一定是这妇人来找我,就是她有理,打赢打输不过是争取利益最大化,这其中相当的复杂。

但我急需精血,而且,可以试一试,打过了有好处,没打过,自己也没损失什么。

思考之后,我道:“这活可以接。”

妇人则是道:“我可把话说在前面,打赢了,一切都好说,打不赢,可没钱。”

我本就不会开口要价,这没影响,所以我同意:“可以。”

“那好,我先给你说说具体情况。”

我示意她不要急:“慢慢说。”

……

疯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