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午夜开餐馆

第14章 午夜凶客

日复一日。

我坐在柜台里发呆,距离彭城离开又过去了一天,只是不知道这新的夜晚将会带给我什么惊喜。

经营了这么多天,我已经不再因为诡异的客人而去紧张,恐惧。

也不会平白无故,坏了规矩。

虽然还不能说老练熟成,但绝对不是之前初来乍到的小菜鸟了。

因为彭城的提醒,我将平安符和鬼差令都随身带着。

虽然不知道彭城说的能救我一命的东西是不是它们,但我身上只有这两件对鬼有作用的东西。

其实这也不是我的猜测,而是我的洗碗工小虎说的。

时间又来到了凌晨两点整。

这是我最不想面对的时间。

因为这个时间出现的客人很难伺候,当然,只是相对于我而言,如果是彭城的话,估计他说不营业了,那些小鬼也不敢过来胡搅蛮缠。

我跑到后台,通知小虎做好准备,如果前面出现了不能处理的危险,就让他帮忙。

打不过,就去叫人。

咣当!

“小二,好酒好菜都上来!”

餐馆里走进来一位凶神恶煞的男人,他将背着的包裹放在身边,清脆的落地声随之而来。

我瞳孔紧缩,出现了!

那位凶人,通缉犯,还是出现了。

只是没想到他比邓平给我看的还要魁梧,而且那眼神是真的凶,恶狠狠地,我不由得想起了动物世界里捕食状态中的棕熊与老虎。

“客官,请点菜。”我不动声色的走到那凶人面前,递上去菜单。

心脏加速跳着,仿佛下一秒就要跳出胸腔。

仅仅只是站在凶人身前不远处,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就压的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这小二,身体真废。”凶人嫌弃的看了我一眼。

我低着脑袋,没敢搭话。

既然这位都成了通缉犯,绝对是狠人,万一我哪句惹他不高兴,他把我手撕了,我不就太冤了。

而且,我察觉到他身边的包裹不简单。

从形状和刚才落地的声音,里面八九不离十应该是他用的凶器。

“这个这个,除了这几个之外,其他都来一份。”凶人在菜单上点了点,我本来还准备记一下。

谁知道他接下来的话,让我猝不及防。

除去那几道菜外,还有将近一百道,点这么多,吃得完吗,估计猪都吃不了这么多。

“看什么看,本大爷少不得你的钱财,吃完结账。”凶人合上菜单,递过来,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双腿发软,眼神里充满了恐惧,结巴道:“好,好的,请,请请请您,您稍等。”

这可不是装出来的,是刚才凶人那一眼太吓人了,让我语言能力出现了点问题。

凶人坐在那里,就好像一尊杀神。

我在进入后厨前,瞥了他一眼。

却不料,被他看到了。

他龇牙咧嘴,冲我笑了笑。

吓得我赶紧收回目光,走进后厨,开始做饭。

那笑容让我来形容,就是笑里藏刀,仿佛能吃人。

我一边做饭,一边通知邓平。

“小二,你这进了后厨怎么就不出来了。”后厨的门突然被推开,凶人出现在门口。

此时我手里握着鬼差令,和他大眼瞪小眼。

“奶奶的熊,你想出卖我!”凶人怒了,走上来,就给我两个大嘴巴子。

这两巴掌差点让我去世。

嘴里的牙也不知道掉了多少。

“老子就想吃个饭,你竟然准备报官,怎么,是老子给你脸了是嘛?”凶人很生气,打完巴掌后,对我又一阵拳打脚踢。

将鬼差令从我手中拿走。

审视一番,又踢了我一脚,“你这小二敬酒不吃吃罚酒,找死!”

我只感觉五脏六腑都开始移位,肋骨也不知断了几根。

喉咙里开始出现猩甜的鲜血。

哇的一口我就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老子还没吃饭,可不能让你就这样死了。”凶人嘴里嘟囔着,拽住我一只手臂,将我拖出了后厨。

我意识模糊,感觉自己快死了。

心里突然想起彭城的话,不由得悔恨起来。

原来有些事,明知道结果也是没办法改变的。

如果要怪,只能怪我不够谨慎,让凶人撞了个正着。

正当我闭上眼睛,安心等待死亡的时候,只感觉嘴巴被掰开,塞了什么东西进来。

那东西入口即化,味道苦苦的,我砸吧着嘴,还没品出来是什么味道。

它就已经消失在了我的嘴里。

紧接着,我觉得身体快要被点燃了,四肢百骸都由内散发着热量。

那热量让我更加痛苦。

如果此刻我站在镜子前,面容一定扭曲到了极致。

那是怎么样的疼痛?

就好像断了骨头的人,被人生生掰回来,重新接上,还不打麻醉的。

“我俏丽嘛。”疼痛让我失去理智想都没想,直接爆了粗口。

这么疼,还不如直接被凶人弄死。

“再嚷嚷,老子就让你的脑袋像西瓜一样爆开。”凶人恶狠狠的威胁着。

我咬牙切齿的忍着,疼起来也只是发出低沉的闷哼,生怕被踩爆了脑袋。

虽然很疼,可我也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那些断裂的骨头已经开始复原了,就连脱落的牙齿也长了出来。

不知道凶人给我吃的什么东西,如果这东西能量产,拿出去卖的话,估计我只要躺着就可以赚的盆满钵足。

哪里还需要在这里 提心吊胆的经营着餐馆。

最起码还可以雇佣彭城。

毕竟有钱可以做到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

“你这小二给老子听好了,今天这顿饭,让老子吃的满意了,之前的事情就算过去了,如果味道差了,老子吃的不满意,那老子就把你吃了。”凶人恶狠狠的。

即使我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出他此时说话的表情。

绝对不可能是在微笑。

我心想:只要给我找到机会,今天不是你被抓就是我死,没有多余的选项。

毕竟凶人将我打的差点死掉,而且他还是通缉犯,我可不是什么圣母,连这样的人都能宽恕。

别的不提,只他通缉犯这一个身份,就已经注定了和我不是一路人。

更何况,我还有后手,目前来看,凶人似乎并没发现。

旧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