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要赚钱

第18章 杰克讲理 诱人肉香

孤星角,孤星院,垃圾山上,

毕堂主一顿大声呵斥,使得手下人纷纷抖出各种机灵,将所有的罪责都指向罪不可赦的牵鸡人。

呃,好吧,牵鸡人已经死透,已经被处以极刑。那么,牵鸡人不能推脱责任,也别想推脱责任。

毕堂主内心暗暗满意:这几位年青人有前途,眼力劲还凑合。

当一群年青人还在群情激奋地诉苦衷讲委屈时,当毕堂主还在暗暗自喜时,云游仙子很是不耐烦,大声催促道:

“喂,我说你们,还在这里啰啰嗦嗦地弄啥呢?还不赶快下去除风?!!”

毕堂主浑身一激灵,暗道不好:这放风容易,除风难啊。

孤星暗夜,会刮各种各样的恐怖阴风。这些阴风,简直侵蚀一切,毁灭一切。

毕剑堂掌握了捕捉和释放初级阴风的技术,却没有清除阴风的本领。

看着山下四处蔓延的阴风烟尘,毕堂主冷汗淋漓,弯腰躬身回道:“仙子大人,小人无能,不知该如何除风?”

“什么?这么简单的初级阴风,随便什么阳火,都可以驱除啊!”云游仙子诧异道,“阳火驱阴风,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知道吗?”

隐约听人说过这道理,毕堂主皱着眉头,小声应道:“小人略闻一二,只是,只是小人从没见过阳火,不知该如何获取?”

云游仙子很是无语地盯着毕堂主,看得毕堂主心虚不已,满头大汗。

看着不像说谎,云游仙子不再威视毕堂主,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扔给毕堂主,嘱咐道:“这是火种,下去弄些水,泡一下火种,再把水浇到阴风上即可。”

毕堂主接过火种瓶,恭敬回应道:“好嘞,看我的!”

毕堂主跨上铁卯战鸡,双腿猛地一夹,铁卯战鸡咯咯两声,展开双翅,双腿一蹬,飞身纵起,直扑而下。

铁卯战鸡扑腾几下,眨眼间就滑翔到孤星院里。

毕堂主大显身手,从附近一个古井里,刷刷刷地捣腾出一条水龙,再把火种瓶丢入水龙。

“咕隆咕隆”,水龙立马热气腾腾,但看不见任何火焰。

毕堂主再一挥洒,滚烫水龙从天而降,落入阴风烟尘当中。

四处滋滋作响,原本凝而不散的阴风烟尘,立刻化作缕缕云烟,很快消散不见,只留下百孔千疮的泥土石块。

等几个手下连滚带爬赶到孤星院时,只剩下一些零零星星的阴风尘埃。

毕堂主捋着胡子,非常满意自己刚才的表现,心想:如此一来,云游仙子大人眼中,将增加不少好感吧。

随后,毕堂主厉声指示着:“务必消灭每一粒阴风尘埃,务必抢救每一件物品!”

当云游仙子带着伤员,来到孤星院门前的小平地时,毕堂主正积极地安排手下打扫卫生呢。

看到云游仙子来了,毕堂主更卖力地提高几个音量,大声喊道:

“嘿,这里打扫一下,唉,那里刷一刷!这个墙啊,得补一补,那个石头,重新换一换!”

孤星院被阴风腐蚀大半区域,不过呢,本来就没啥好东西,只有些断墙破壁,没有什么容易腐烂的物件。

只有靠近大门的几间住人的破屋屋顶,孤星院老头搭了一些茅草。而孤星院后面大片空地,早已长满杂草野蘑菇,根本没人清理。

没想到放的这一阵阴风,把这些茅草全都腐蚀掉,顺便呢,把野蛮生长的杂草野蘑菇全都侵蚀干净,使得孤星院后院大量的残垣破壁突显出来。

云游仙子一看这么破破烂烂,心想:这是人住的吗?比猴子找的原始山洞还破烂啊。

忍不住吐槽,云游仙子抱怨道:“咋这样啊,这可怎么办,没法住啊!”

毕堂主一听,立马表态:一定会在天黑前,把这修得更好更漂亮!

以前也根本没啥像样的房子,没大木头做支柱,全都特别低矮,完全不能称作房子,就是茅草窝。

现在,毕堂主积极地指挥手下,卖力地修缮着破院子,努力打造出更高更漂亮的房子。

。。。

遥远处,一座巨大垃圾山的山顶,很多村民聚集在一起。

此时,孤星学堂发生的事,早已传开,远远就能看到孤星院阴风四起,烟尘弥漫。

附近几个村落村民都跑来围观,特别是有孩子在孤星学院上学的,更是火急火燎地赶来。

看到这么大阵仗的阴风,村民们都知道:孤星院彻底完了,孤星学堂彻底完了。

村民们根据以往经验,这些阴风蔓延极快,没法扑灭,只能隔离,尤其是夜晚更加无法预测。

这些阴风碰到啥,就腐蚀啥,腐蚀越多,变得越大越猛。要是人碰到,会被腐蚀得连骨头都不剩。

牛大头从牛头堡急急忙忙赶来,看到山下孤星院阴风肆虐的情景,唉声叹气地拍打着大头,心急如焚地找寻着牛二。好一阵寻觅,才找到风娘,找到牛二,牛大头放才安心些。

孙三娘和部分寡妇村妇女也着急赶来,她们同样惊慌失措地找寻着自家孩子。

从强盗窟也赶来好些村民,尤其是强盗头子杰克,更是焦急万分,怒吼连连,四处寻找自家孩子。

找了半天,杰克总算从孤星院老头那里,找到双胞胎:乔治和伊婉咖。紧张又愤怒的强盗头子杰克,才安静下来。

四面八方不断赶来围观村民,村民们议论纷纷,互相传言:是乡里来的大人物,有坐骑的大人物,那坐骑可不得了,雄赳赳气昂昂,十分威风。

所有村民都不敢轻举妄动,只敢远远围观。

围观中的强盗头子杰克,看得蠢蠢欲动:

好机会啊,遇到这样大财主的机会可不多,得冲下去把铁卯战鸡牵回来啊!

那铁卯战鸡,一看就知道,与我有缘啊,本就该是我的啊!

如果不是身边还有两个小屁孩,杰克早就冲下去与毕堂主讲理了:

“这铁卯战鸡,与我有缘,本就是我的!你毕堂主,作为一个大人物,不应该这样,抢我的坐骑!”

“我也不要你的赔偿,你把坐骑还我即可,看在乡里乡亲,都是老乡的份上,就不为难你了!”

不过,想归想,被两个萌萌的小屁孩,一边抱住一条大腿;杰克还是克制住自己,没有冲下去讲理。

其他村民也看得眼红耳热,可都敢怒敢言,不敢冲!

一开始,大家还义愤填膺,口吐芬芳怒骂山下大人物,尤其是牛大头和强盗窟头目杰克。

可后面,大家看得越来越疑惑:这帮人,在干啥?

咦,他们除风了?!!

嗨,他们扫地了?!!

呀,他们扶墙了?!!

哇,他们搭房了?!!

七十岁老头沮丧着脸,带着哭腔:“完了,完了,这帮人太狠了!”

“砍死狗大,打死牢梓,也就算了!他们还要赶尽杀绝啊!这是要常驻下来,逮光杀尽啊!”

。。。

垃圾山下,孤星院内,

毕堂主带着一帮手下,干得热火朝天,真的在吭哧吭哧搭房子。

垃圾山上,废弃坑内,

风娘,牛大头,孙三娘,杰克等附近村民,猫着身偷偷观望着。

而云游仙子悠然自得,找了个石墩坐下,让人架起一个石台,从背包里取出一片兽肉,放到石台上慢慢烤着,开始滋滋有味地吃起烧烤来。

那香味,飘逸十来里,让人闻得如痴如醉,仿若醉入仙境。

近在眼前的毕堂主,虽然还不饿,但被馋得口水不断。

而垃圾山上观望着的村民们,肚子早已咕咕叫,更是难掩满嘴哈喇子。

别说孩子们,别说男人们,就连孙三娘等妇人们,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哈喇子。

只有风娘一人,虽然肚子扁扁,依然能保持镇定,依然能风度翩翩。

虽然馋得要死,可没人敢凑近,更没人敢抢食。

唯独有个小屁孩无所顾忌,离得又近,哪里忍受得了这种美食的引诱?

呃,这个小屁孩,正是牢梓。

原本牢梓伤心过度,又失血过多,以致昏死过去。

睡梦之中,牢梓突然闻到一阵肉香,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那是天下最美好的食物。

牢梓仿佛梦回21世纪的地球,围着火锅,撸着肉串,大口大口地吃香喝辣。

牢梓拼命地朝美食追赶而去,可无论牢梓怎么追赶,那看着伸手就能够着的梦中美食,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牢梓就这样一直奋力向前跑啊跑,越跑越快。突然,一道金光闪闪的大门,出现在半空中。

牢梓没有任何犹豫,腾空而起,冲着大门,扎了进去。

进门之后,牢梓来到一个从没见过的非常奇特的房子。房子里面各种各样透明的瓶瓶罐罐。

一位穿着白色大衣的男子,正拿着明晃晃的小刀,而屋内还有两人,也穿着全身白,他们默默无言地走了过来,架起牢梓摆放到平台上。

牢梓吓得惊叫起来,立马梦碎了,醒了,吓醒了!

梦醒之后,牢梓依然心惊不已,大脑还懵懵懂懂,不知道刚才的情景是梦?还是现实?也不知道眼前状况是啥情况?

只闻到一股难以抗拒的诱人肉香,从前方不远处传来。

牢梓肚子饿得呱呱响,不由分说,往前跑去,来到云游仙子身后,伸手抓起一块烤肉,不管三七二十一,啃噬起来。

香!

真香!

学族先锋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