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娇养的小可怜是太子

第45章 不能生气啊

沈思年侧目瞧了她一眼,皮笑肉不笑。

“你也就只有在能用到我的时候这样了,平时可是对我爱答不理的。”

“哪有啊,”沈南鸢亲昵的笑道,“而且我知道,就算我不说,大哥你也肯定会帮我的。”

沈毅要伴君,没办法时刻的陪在沈南鸢的身边,他肯定也会与沈思年说,让他时刻的瞧着沈南鸢。

皇家狩猎三日,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的才好。

沈思年微微的沉思了半刻,余光中瞧见了从偏房走来的萧琰:“既然你都去了,那便把萧琰也带上吧,正好在那我也可以教他,而且近日他的武功突飞猛进,也能保护你。”

“还是不了,”沈南鸢道,“前些日子他旧疾还犯了,若是去了,身子不舒服怎么办,那里可不管一个下人的死活的。”

“可是最近他习武,身子一直无恙,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

萧琰闻声,润泽的眼眸微抬,显得十分平和:“小姐,小的已无恙。”

他显然是已经得知了此时的状况:“小的想去。”

沈南鸢皱了皱眉。

她是真不想让萧琰去,一个确实是因为他的身体原因,还有一个是,那边可都是皇家的人...

沈思年挑眉:“之前是谁说听他自己说想不想去呢,如今他说自己想去了,你可不要耍赖。”

“...”她还真的是要耍赖。

沈南鸢轻咳了声的,快步的往屋内走,当做没听到沈思年的话,嘴里嘟囔着:“我得去看看她们收拾的怎么样了。”

疾步的走着,是生怕被他们给追上。

萧琰抿了抿嘴,神色有些失落。

听闻二皇子亲自来镇国公府,那也就是说,她之前想的借口用不了,只能前去,他想跟在她的身边,时刻的瞧着她,才能安心。

沈思年意味深长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的灿烂。

“快去收拾你自己的东西。”

萧琰诧异的抬眸。

就见他小心的往沈南鸢那边瞧了一眼,压低了声音的继续道:“她不带你去,我带你去啊。”

——

沈南鸢上了马车,掀开帘子往外瞧了一眼,并未瞧见萧琰的身影。

想来他这个性子,应该也不会到门前送她。

韶华院里有李伯和锦竹在,她倒也是放心了。

沈南鸢将帘子放了下来,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是有在好好当妈养这个小崽子。

沈思年坐的也是这辆马车,二皇子与沈毅坐的是同一辆,他自然不会想不开的去坐那辆。

马车缓缓的行驶,沈思年看眼色的偷偷瞄了一眼自己妹妹的脸色,踌躇了一下便开口。

“大哥瞒了你一件事,”他瞧着极为诚恳的样子,“你可一定要原谅大哥,不能生气啊。”

沈南鸢心想着在皇家围猎这三日可都要靠着他,没多想的道:“你瞒着我肯定是为了我好,放心吧,我肯定原谅你啊。”

“你说真的?”

她点点头:“真的。”

“那就好,”沈思年笑眯眯的,“那大哥就放心了。”

他说来说去也没讲瞒了她什么事,沈南鸢好奇的皱眉:“你倒是说啊。”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沈思年靠在了马车壁上,他一本正经的,“大哥什么时候做过害你的事情。”

沈南鸢见他不想说,也懒得再问,反正肯定是要和她说的。

她倒也不急这一会。

皇家围猎设在京城郊外的一处平原与树林的交界处,林子里便是他们此次狩猎的地方,在他们来之前,早就已经驻扎好了,周围皆有重兵把守,

顾盛谕下了马车便径直的走来,不等沈思年有什么动作,他就对着沈南鸢伸手笑道:“沈小姐小心些。”

沈南鸢:“...”

她也不便拒绝,于是就将手轻轻的搭在了二皇子的手腕上,下来之后垂眸轻声的道:“多谢二皇子。”

沈毅沉声道:“二皇子可要随我一同去见陛下?”

“自然要去,”顾盛谕收回了手,“晚些再来瞧沈小姐。”

沈南鸢笑了笑,心里寻思着他可千万不要来!

烦都烦死了!

旁边站着些的宫人太监,细着嗓子的微微弯腰行礼道:“沈校尉沈小姐请随奴才来,奴才带两位去您住的地方。”

在这里,住也只能住驻扎的大帐篷,能来的女眷与王公贵族们都要住在这里,沈南鸢印象中的就是在穿书之前露营住的小帐篷,可是等真的见到了,才发现真限制了自己的想象。

驻扎的帐篷很大,里面不仅摆放了床,各种式样的桌椅都有,虽不比住的屋子,但是五脏俱全。沈思年瞧着她惊诧的样子,不仅的笑道:“怎么这副表情,以往你都来过啊,像第一次来似的。”

沈南鸢赶紧收敛了些自己的表情:“大哥,你和爹就在隔壁住吗?”

“自然。”沈思年道,“你是我一同出去逛逛,还是在此处休息?”

“出去逛逛吧。”

她说完,就见沈思年笑着点了点头:“行,但是得让你见个人。”

话音刚落下,他就朝着帐篷外喊:“快进来吧。”

沈南鸢满头的问号,可等到瞧见了进来的人,她的脑子就蓦然的轰的一下,快要炸了。

来人不安的走来,低低的唤了声:“小姐。”

不用猜都知道,他是被谁给带来的。

沈南鸢狠狠的转头瞪了沈思年一眼,他满脸的无辜:“在马车上的时候,你说绝对不会生气的。”

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就说走的时候怎么没见到萧琰,敢情是早就被沈思年给藏起来了。

真行啊。

沈南鸢皮笑肉不笑,没空找沈思年的事,对着萧琰满脸的谨慎小心:“不是和你说了别来,怎么就是不听话呢!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哪都不许去!”

一想到他在这满是皇宫里的人的地方乱晃,沈南鸢就感觉自己的心在颤。

虽然也想他早点回皇宫去,可现在确实还不是时候。

沈思年道:“来都来了,让他出去看看这边的景色呗,那边那么好看,不看真的是白来一趟。”

“...”沈南鸢瞧了眼外面的大白天,“晚上看也一样。”

为鹿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