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世序曲

第16章 神格熔铸(五)

十四天后的漠都,运送巨石的奴隶征召了第一批,他们大部分是库卡家的孩童,其中也有从周边国家的奴隶贩子成批运送至此,特意谋取暴利,带来的形形色色的奴工。

他们将花费一个月的时间,经过艰苦的劳作将成吨重的石块运往滕格山山顶,并将这个屹立千年的神器投入这座从不休眠的火山中。

监工们会用鞭子,抽打在因疲惫而差点倒下的奴隶,腾格尔山的山势险峻,去往山上神殿的路都是紧贴悬崖峭壁,据说修建栈道时就摔死过很多奴隶。而这些倒霉的运石者尸骨散落在山谷间,被秃鹰啃食化作白骨。

第一批上来的奴隶沿着山脊先行攀登直至高处,随后在坚固的巨岩上打下粗大的铜制长钉并固定滑轮,后手的奴隶用框,绳索将庞大的石块吊起,一点一点向山顶移。

在山脚下的路途还算好走,虽然怪石嶙峋却好在算作平整。当石块运送至半山腰,狂风便会刮来,骤降的温度,可以冷死很多衣着单薄的奴隶,这些奴隶要进行高强度的劳作,但是压在他们头上的官老爷根本不在意自然中恶劣的严寒,毕竟他们穿着温暖的裘袍,便以为谁都向他一样耐得住寒冷。

当然死几个奴隶也算不了什么,奴隶有多悲哀有多挣扎,他的死亡所失去的希望对于这些官老爷算得了什么?官老爷吃的就是他们的血,他们的肉。

最后最为艰难的一段便是覆盖冰雪的山峰,高寒苦役会使人发狂,而厚重的石头在此处想要挪一一点都是无比艰难。在这样的环境下就不仅仅会用上奴隶,如果可以骡子、马也会拉出来,但艰巨的问题很在眼前便是就算是骡子和马在陡峭和湿滑的岩石上只是行走也老是打滑,而当它们还要拉动巨大的岩石时能够驱动他们的只有往死里抽的鞭子。

牱汗的命令必须被执行,第一批劳奴冷死、饿死、摔死在山谷中第二批劳奴便补充上去,拉动神器的人不会下降,只看见越来越多。

当石块一件又一件的移至这座不眠的火山口并大肆投入进翻滚、奔涌、大口喷吐黑烟的熔岩眼中,神的祝福降临,狄夷上下无论在何地,在做什么,此时此刻都停下手中的活,面向他们的神山——那座他们母亲哺育他们的胸膛,发出最虔诚的祈祷和最热烈的欢呼。

沙民打开他们双手,迎接降临而来的节日。

沙民母神的神国行与地上,广袤的塔拉草原彻底被风沙淹没,沙子从土里蹦出来,又有风在呼喊,天空亦有云在聚集,大地母神与鈡邖烛龙全都开始具象化在火山的熔岩里。

神器的熔铸开始了。

在山顶依傍熔岩眼打造的地母神殿发出炫目的神光庇护里头正在作法的祭司们。与此同时四位血盟部族的首领齐聚一堂,开始商讨重订血盟之约。

“从今天起,我要封我的兄弟博尔忽作流转万世的大汗王,如今他功勋卓著,威震一方,替我剿灭了血盟反叛的主谋博卓卡斯替·库卡,都说血盟之约是为一通北漠的大牱汗找到了可以信赖,绝不背叛的异性亲兄弟,学兄弟,我相信在这片沙漠里他如果不能和我成为亲兄弟、血兄弟,那没有人可以成为我的亲兄弟、血兄弟,还请诸位祝他在额吉的注视下,和我们一起重订血盟!”

牱汗慷慨激昂的说辞,像是一句沉在水里的石头,没能激起丝毫动静。大牱汗冷起脸来,高高举起手,哗啦一刀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顺着口子滴落酒杯中。

“请!”

这时诸君才有动作,一个个划开手,将自己的血滴入偌大的酒缸。

当轮到北漠的天狼博尔忽时,突然有一个声音高喊。

“剔除暴血!纷乱星辰!勇袭天命!再定五盟!”

神殿的头顶跳下一位不畏的死士,大家瞄一眼便知道,此乃库卡家族常年跟随博卓卡斯替,最受库卡汗王器重,在库卡汗王麾下最为勇敢的武士斯里木。

只见他咆哮一声笔直冲向牱汗,双手各自抽出一把短刀,使用精准的刺杀,对准了两个要害。

此时只有博尔忽反应迅猛,用身子护住牱汗,几乎是徒手和刺客拼杀。

神殿一般是祭祀们才能进入的圣地,怎么可能会有刺客?更何况刺杀的是刚被屠杀过半数以上男子,库卡汗王帐下人手反复确认人手生死的库卡部族,按理来说,要刺杀牱汗怎么也得在守卫不严格的地方才有成功的机会,像神殿这种戒备甚严的圣地不可能藏匿外敌。

如果不是祭祀带进来,便只有汗王们才有这个机会,而如今从站缠上逃回来的斯里木准备的如此充分想必谋划此事的人绝对有天大的本事,不是牱汗自己去做的那就只能是汗王们联合,其中的幕后谋划者无法想象其阵容。

博尔忽用肉体挡下五刀为牱汗抽出他引以为傲的弯刀萤玥拖延出了时间,就像是熔岩中的烛龙硬生生被打断了尾巴挣脱了化作锁链的岩浆,飞上天空,祂的白色眼眸放出极阳的炙热,狂暴的热风狠狠刮向地面,这一切为烛龙重新熔铸出衔在空中的火烛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博尔忽不惧疼痛徒手死死抓住刺客的双手,刺客锋利的刀割开了他手臂上的皮肉,但他反手一扭,反倒束缚住了刺客的行动,而此时周遭的人全都四散开来,甚至不少人暗地里拉开了嘴角衣服看戏的模样。

天空中的电闪雷鸣不绝,轰在烛龙身上发出嘶嘶的声响,乌云盘旋成飓风,风眼中无数的碎石融凝成硕大的古剑一柄又一柄扎下来,烛龙锤下头颅,张开牙齿,他的火烛笔直落下。

在大殿里,牱汗一刀抹开刺客的脖子,闹剧就此结束,博尔忽跪了下来,牱汗大喊:“祭司!医生!”

在焦躁、不安、混乱的时间里,一声巨响响彻整个世界,火烛插在漠都中心处化作古老的神器火精塔,此刻烛龙重新复苏,浑身的伤口从新长出新肉,伴随着他的新生塔拉草原从新长出嫩苗。他愈来愈小,盘踞在高塔上化作石头消失,此刻腾格尔山猛烈的晃动,久久不能停息,最终从熔岩眼处裂成五块倒落下来,声响如天崩地裂。

“地母竟然没有收回神国,看来先输一筹,要慢慢磨了,真是可怕的一幕。”明日说。

“师傅,你能从梦境走出来?”长风吓了一跳、

“没没没,我从梦境跨到了你的下意识里,现场观看这场旷世神战,其他人是看不到我的,你不要惊讶。”明日挥挥手,面露微笑。

“师傅,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地母没有赢?祂不应该吃了神性造福整个国家吗?烛龙的神器都被打烂了,整么烛龙还能和狄夷唯一的神明抗争?”长风虚心向明日求教。

“呵,你以为神战的结果是神明自身的力量决定?大错特错,神战的结果是注定的,人的思潮决定了神明的一切,你所看到的异象不过是一场仪式而已,真正决定输赢的还是芸芸众生。”

“感谢师傅教导。”长风表情凝固起来,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竟是虚妄。

明日抬起头来看向南方,眼神变得深邃。

在漠北西南方,百里羖回到了鹞的军营,统帅该军的将军亲自迎接。

“上将军!”

“此时妥了,狄夷必然分裂,接下来是我们起兵的好机会。”

“这么急吗?”将军有些不解。

“哦,怎么了,你不懂?”百里羖有些洋洋得意。

将军赶紧拍马屁:“哎呀,大人你神机妙算,属下我哪猜得到,我三番五次询问将军又不答,急的我正痒痒呢。”

“呵,那是你没好好想。”百里羖教训道,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我们救下这么多库卡汗王的部下王子,全送给了这几个血盟部族,一来便是有意讨好,离间君臣关系,不过这个是最基本的。”

“第二层意思就是示弱,让他们放松警惕。我假意告诉他们我们鹞一时间也灭不了他们还是要和他们合作,我们还在观望,三个部族有一两个上当就好,上当他们就会想攘外先安内这样对付我们容易,而四个部族中安吉达强权只在牱汗,整个家族不是枝繁叶茂的状态。如果刺杀掉牱汗剩下实力强的部族只有两个,接下来就可以用一场战役速战速决的解决内部问题。呵!毕竟鹞国的大军还不会来。”

“哦!”将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但是我还是不懂,那为什么答应大盘让他们来搅局?”将军继续询问。

“哎呀。”百里羖鄙夷了他一眼:“这是应为外交,懂吗,外交!”

将军摇了摇头。

百里羖叹了口气说:“这是场交易,我们拿一个借兵出征的名义,所以顺道帮他们送一个王子,当然这只是场面话,其实无光紧要,正真的原因是要避开武国的关注,对于狄夷,鹞和武都看在眼里,都看他是块肉,互相抬杠所以迟迟拿不下。”

“不管大盘是否能够真的拿到神器,其实都无所谓,神器根本不重要,你明白吗?对于我们需要的是牵制住武国,虽然近期武国因为禺国和泽国的交恶正在和泽国搞好关系,正在找机会给禺国一个教训,但是我们需要他真的去找禺国麻烦,没空看我们,而这只有春风君能拿出筹码,所以我们和春风君只是一场交易。”

“可是,如果我们还能够自己拿到神器,不更好吗?”将军有话直说,不自觉呛了百里奚一句话。

“唉,神器不重要,你懂不懂?这种玄之又玄的能力太过轻浮,一点都不稳定,一次能用好的人百年都不见得出,可是长则十年,短则几个月,使用者就会暴毙,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不是长久之计,根本不能依赖。”百里羖说。

“国家的根本还是我们这些英勇无畏,铁血严纪的将士啊!神器哪比得上你们!”百里羖大手一挥,说的将军咧嘴一笑。

“起兵!”

残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