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

奇观误国秦二世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76章 秦

咸阳城的清晨,总是醒来的那么迟。

街道上,隐约亮起丝丝火光,那是早起换防的咸阳正卒,正打着火把巡逻。

穿着咸阳军武士服的年轻士兵,举着火把,脸上仍然带着三分困意。

他皱了皱眉,竖起耳朵,街的那头有声音传来。

“武功太白,去天三百!”

“孤云两角,去天一握。”

“山水险阻,黄金子午。”

“蛇盘鸟栊,势与天通!”

听到饱含沧桑与风霜的声音,年轻士兵笑了笑,他知道大清早遇见的人是谁了。

“夫瘸子,起那么早啊?”

夫瘸子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兵,身上的残疾不仅仅是腿脚。

右手断了两根手指,背上中了深深一刀。就是这差点要命的一刀,让夫瘸子常年直立不起腰背。

夫瘸子是地地道道的关中老秦人。

当年参与过大秦伐楚之战。

不幸的是,他参与的不是第二次王翦六十万大军灭楚之役,而是第一次李信被项燕教育的那次。

秦军大败。

无数同乡袍泽身死异乡,连尸首都没来得及带回关中。

夫瘸子也因此颇为郁闷,一身伤病退役,连给小辈们吹嘘都找不到素材。

一看,一身老伤,肃然起敬。一问,是李信兵败那场战役落下的,小辈们想起敬,也起敬不起来了。

在秦朝,成年男子想要免除兵役,要么就是爵位达到“不更”,要么就是六十岁老免。

夫瘸子在役时只参加过一次大战,杀过一名楚兵,到现在爵位仍是一级“公士”。

年龄也没到六十,别看他那么显老,岁数估摸着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

虽然硬性条件无法免除服役,大秦对夫瘸子这种老秦伤兵,终究还是有些人情味的。

每月朝廷会补贴些粮食、工钱,加上夫瘸子自己找了个木匠的活儿,倒也能勉强维持生活。

“小子,有没有酒喝?”

年轻正卒笑骂道:“老子在执勤,上哪儿给你这瘸子弄酒去!”

今天才八月十几,离下个月领钱还有十多天,夫瘸子舍不得买酒,只能希望在年轻正卒那儿蹭点酒喝。

“臭小子!毛都没长齐,也敢自称老子?想当年,老子持着劲弩杀楚人的时候,你还在咸阳玩泥巴呢!”

夫瘸子红着脸,手舞足蹈一边比划,“劲弩摸过没?你小子估计见都没见过!一排弩箭飞出,楚人就像割麦子一样倒下.....”

说着说着,夫瘸子眼眶微红。那场战役,箭如雨,鼓如雷。身边的袍泽们,也是像割麦子一样倒下。

“哈哈哈,夫瘸子,又在吹嘘你参与的郢陈大败了?老不羞!这种丑事儿也能天天拿出来吹牛...”

年轻正卒笑着笑着,发现夫瘸子有些走神,痴痴愣在原地。

“唉!”

年轻士卒暗骂一句,快步走上前,从怀里掏出一把秦半两,塞到夫瘸子手中。

“自己去买些酒解渴,老子还要巡逻呢!”

夫瘸子一手握着年轻士卒递来的钱,一手杵着老树拐棍。这根拐棍跟了他十多年了,瘸腿之后,又没有媳妇儿,都是靠着这根老伙计支撑着。

自从郢陈兵败,咸阳的那些个博士儒生们,没少说李信将军的坏话。

说什么李信一人坑了大秦十数万年轻士卒,埋骨异乡。若不是李信瞎搞,大秦至少可以提前两年灭楚。

一个李信,害死了多少老秦人?

这种话说的多了,不仅是屁都不懂的读书人,连咸阳军中的年轻士卒,也开始跟着一起嘴碎。

对此,夫瘸子只想回两个字:“放屁!”

他虽然没有见过李信本人,好歹也跟着李将军当了几年兵,岂容他人如此羞辱李将军?

难道李将军攻伐太原、云中,围歼赵国数十万大军的功绩是假的?

李将军当年亲率轻骑横渡易水,大败燕太子丹,灭亡燕国的功绩是假的?

李将军的一身的箭伤刀痕,也是假的不成?

退役之后,每逢年轻小辈嘲笑他,夫瘸子只是一边苦笑,一边与不懂事的年轻人对骂。

可一旦有人敢嘲笑李将军,夫瘸子非得跟人玩命不可!

至于十多年前的那场大败,夫瘸子只是一个大头兵,高层们的算计与谋划,他不懂。

夫瘸子只知道,当年每个追随李将军的袍泽,都是死战到最后。哪怕被包围、被项燕大军截断退路,他们仍是军心可用,心甘情愿为李将军、为大秦赴死!

“瘸子,还没死呢?”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夫瘸子连忙偷偷抹干净眼泪。

“今天起的那么早?不像你啊!”夫瘸子笑骂一声,拄着拐棍想要起身。

来人按了按他的肩膀,示意他继续坐着,拍了拍屁股,大大咧咧坐在夫瘸子身边。

这人年纪与夫瘸子相仿,几个月前,好像也就是新君登基那会儿,这人隔三差五就要来看看夫瘸子。

带几瓶好酒,聊聊天吹吹牛。有个人陪自己说话,特别是愿意倾听当年李信军的光辉事迹,夫瘸子虽然不爽这人玩世不恭的态度,心里倒也是默默接受。

“可带了好酒?”

夫瘸子眼睛一闪,问道。

“没,今天没酒,给你带了个水灵媳妇儿来。”那人笑了笑,搂着夫瘸子的肩膀打趣道。

夫瘸子一张老脸瞬间涨得通红,支支吾吾的,瞬间变得语无伦次起来。

“你...你这是作甚?老子…老子又不需要女人!”

那人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夫瘸子,“需要的,需要的,瘸子你都老大不小了,也该成家了。”

夫瘸子吞了吞口水,盯着那人看了半天,也不见有什么“水灵媳妇儿”出现。

这才发觉是被他耍了!

夫瘸子顿时大怒,抬起手欲要往那人身上招呼。

那人连忙笑骂着闪躲,“还以为瘸子你真不喜欢女人嘞,原来是假正经。”

“你胡说!”

“哈哈哈,那为何你刚刚如此期待?”

“......”

水灵媳妇儿虽然没有,好酒却是不少的。

两人很快喝了起来。

坐在咸阳街边,面朝咸阳日光,夫瘸子没一会儿就喝醉了。

满嘴都是吹嘘自己当年的光辉事迹。

过了一会儿,那人默默收起酒壶,将已经酩酊大醉的夫瘸子扛回了屋。

李信将半壶酒和一串钱放在桌上,拍了拍手出门。

门外,站着一位年轻人。

旭日初升,锣鼓声在小巷间响起,年轻人抱着一方木盒,默默看着李信。

“参见陛下。”李信笑着拱了拱手。

…..

咸阳宫,胡亥伸出拇指,擦了擦王鱼眼角的泪珠,将木盒紧紧贴在胸口。

“小鱼儿,我把小鹤带回来了。”

……

求推荐票

龙猫啃竹子

作家的话
汉匈就是一乐。我大秦,天下无敌!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