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观误国秦二世

第73章 苟富贵,勿相忘(下)

眼前的小魏,熟悉又陌生。

不再对葛婴卑躬屈膝,望向葛婴的眼睛,得意而有神采。

直到此时,葛婴才想起军师黄善的劝谏。

追悔莫及!

陈老大居然真的不念兄弟旧情,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只可惜,世上并无后悔药。

“放箭!”

暴喝声响起!

田臧面色狂变,猛然回头朝城头大喝:“谁下的命令?住手!”

特么的,自己这么多人还在这儿,乱放什么箭?

这不是痛击友军嘛!

况且,陈王也没让他现在就干掉葛婴啊!

陈王只是下令将其扣押,田臧之前和葛婴结过梁子,想趁机报复一波,这才小题大做。

还没等他多想,空中如飞蝗一般的箭矢落下,十数位士卒应声而倒!

“杀!”

“救葛将军!”

刹那间,一支骑兵从坡上冲下。

破风声响起,寒光凌厉,一杆大枪如长龙般刺向田臧!

田臧大喝一声,一记飞踢正中长枪枪杆,长枪纹丝不动,直勾勾冲向他的心口。

只要迟疑片刻,田臧绝对会被长枪刺个透心凉。

田臧紧咬牙关,右臂猛然发力,抬手一刀斩向那人握枪的双手。田臧被杀了,那人的双手也绝对废了!

那人明显觉得用双手换田臧一条命太亏,手腕一转,躲过田臧的一刀。枪锋擦过田臧的肩膀,刺破护肩甲胄,鲜血狂涌。

“保护田将军!”

义军众人此时也反应了过来,七八杆长矛齐刷刷刺出!

田臧咬牙捂着肩膀,连忙后腿,仓皇惊恐间抬头,看到了来人的模样。

那是一张麻木到极致的脸。

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希望绝望。

王敌如同一尊战神,纵马提枪,在义军中来回冲杀!

原来,放箭的并不是陈县义军。是早就在此地埋伏的黄善部!

黄善领一队骠骑杀出,与陈县义军刹那间交锋,无数的声音交杂汇聚在一起,乱成一团。

田臧是冲着葛婴等人布阵的,哪里想得到还有人埋伏?

战车利矛虽对骑兵有一定的克制,王敌悍勇无双,带着骑兵扎进义军侧翼,仍是撕开了一条细微的口子。

黄善红着眼,喝醒了仍在发愣的葛婴:“大将军!还不动手!”

周围到处都是呐喊与血光,葛婴身处正中,恍若隔世。

“动手.....”

葛婴痛苦的闭上了双眼,猛地抽出了利刃。

“杀!”

除了在暗处推波助澜的东辑事厂和幕后黑手胡亥,没有人能够料到,起义军内部的动乱,来的是这么得快。

大秦王师未到,自己就干起来了。

陈涉本部与葛婴部决裂,放虎归山。

历史上,葛婴被陈涉扣留多日,最终随便找了个由头,使其意外身死。死法和被他坑死的襄疆,出奇的相似。

葛婴被杀,在秦末大叛乱的浪潮中,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颇为有趣的是,西汉时期,汉文帝可能是心血来潮,突然想起当年有葛婴这么个人,在反抗暴秦的前期出过力。

于是,赐封葛婴的后人为诸县侯。从此之后,葛家后人世世代代居住此地,传承爵位。

葛家为了感谢皇恩,直接将葛姓和诸县的地名,合二为一造了个姓氏。

诸葛。

东汉末,天下大乱,诸葛氏族从诸县迁址阳都。

蜀汉丞相诸葛亮亮哥,祖宗就是葛婴。

......

“哗啦!”

陈王又发飙了。

珍玩器皿碎了一地!

这次,陈涉是真的勃然大怒。

“老三真是这么说的?”

陈涉目光冰冷,死死盯着俯伏的田臧、小魏二人。

田臧心乱如麻,谁能想到会闹得这么大!

还没等他说话,身边的小魏先开口了:“我等奉王上之命,出城迎接葛将军。谁知...谁知葛将军竟口出狂言,非王上亲自出城迎接,概不入城!说是...说是我和田将军不配...”

陈涉冷笑一声,已然气极,“倒像是他能说出来的话!”

田臧心中一喜,偷偷瞥了小魏一眼。

以前也没看出你这么能说会道啊!

反正是葛婴先攻击义军的,他现在也叛逃了,直接将所有的黑锅扣在他头上,又没啥!

田臧连忙抱拳道:“王上,我等也想不到啊,葛将军会率骑兵冲击军阵!属下冒死护卫都城,肩上中了葛将军一枪...”

“够了!”

陈涉怒极,指了指田臧二人,“汝等护城不力,与义军旧部发生冲突,官降一职,罚俸半年!”

“喏!”

“谢王上!”

田臧二人连忙拱手领命。

陈涉摆了摆手,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赶快滚,本王看见你俩就烦。”

小魏抬头看了陈涉一眼,心中十分不屑。

罚俸半年?你先挺过半年再说吧!

张楚政权,笑话罢了。

田臧二人退下,吴广皱着眉上前,幽幽道:“陈大哥,此事太过突然,怕有蹊跷...老三既选择回到陈县,应该不会对陈大哥有不臣之心。”

“本王岂能不知。”

陈涉语重心长,“田臧跟老三一直不合,这次让他去迎接老三,本想借田臧的手,给老三个下马威。谁曾想他居然真的胆大包天,竟敢进攻本王的军队!”

吴广道:“应是田臧挑衅在先。”

“再怎么挑衅,也不是他造反的理由!”

陈涉一脸怒气,胸口上下起伏。

“传令下去,各县驻军,缉拿反贼葛婴!杀葛婴者,爵升三级,赏金千两!”

陈涉表情变得有些凝重,搓了搓手,“希望别被他跑了...”

葛婴率残部杀出重围,一路磕磕碰碰,朝九江赶去。

中途又遭到了几支义军的埋伏,损兵折将。临近九江时,只剩下十余人。

黄善递来一壶水,问道:“大将军,回九江后该当如何?”

葛婴披头散发,一脸颓唐,兄弟相残,他早就已经心灰意冷。

回九江后干嘛?

追随陈涉起事,支撑他的无非就是一腔热血和兄弟义气。

而今,曾经的信仰已经悉数破碎,他还能干嘛?

揭竿而起,已然无法回头,就算葛婴现在想回去老老实实种地,也是不可能了。

“葛将军义薄云天,陈涉却如此薄情寡义,对兄弟毫不留情!葛将军何不加入大秦,杀陈匪、平叛乱,立旷世奇功!”

葛婴目光呆滞,望着身边那位叫王敌的勇士。

平叛乱?

我平我自己?

(哥哥,你给我投推荐票,你正在追书的作者知道了,不会生气吧?不会吃醋吧?不会揍我吧?好可怕啊,不像我,我只会心疼giegie~)

龙猫啃竹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