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仙门认真做管事

第18章 偶遇

白衣修士见到许红云敲桌搬凳的模样,却毫不在意,反倒笑道:“好一个燥汉子,哪里像个修真人。”

他这做派引得许红云更加愤怒,李若尘肉眼可见的看到一颗光头上都多了几分血色,显然是火气直冲脑门。

虽然按理在这宗门下属的自家坊市肯定打不起来,李若尘还是悄悄催动灵力,心想虽然自己肯定不算战力,但也绝不能不讲义气。

白衣修士并不理会一桌剑拔弩张的陌生人,笑着从自己一桌走到李若尘三人桌前,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他自行从桌下抽出一张凳子径直坐下来,虽有许红云一直保持着站姿对他怒目而视,他反倒对许红云露齿一笑,让许红云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白衣人一把取过桌上茶壶与茶盏给自己倒上一杯,向着三人举起:“几位不要生气,我只是听到三位聊的有趣所以才不由发笑而已,倒不是故意冒犯,便以这杯茶向几位赔个不是好了。”

说罢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姿态极为潇洒。

见他这般做派三人反倒不好再做态,都是修真中人更不好失了风度,李若尘暗拉许红云衣角,许红云也只好坐回原位,闷声道:“既然都赔礼了,那就算了。只是倒要请教,我们所聊有何可笑?”

许红云本是仍旧带着三分挑衅,谁知那白衣修士却对这个话题极感兴趣,他一脸笑容的开口道:“几位恐怕不知,我对这饮食之道颇有了解,因此对这些所谓仙坊酒肆的套路略有所知,所以刚才听到几位聊起天香阁的菜品才多听了几句。”

李若尘见他姿态自然潇洒,也生出几分亲近,主动问道:“敢问我们所说有何问题?”

白衣人从腰间取出一把折扇展开在手,轻轻扇动,如同说书般缓缓道:“这位小兄弟修为不高,恐怕是第一次来这坊市酒肆吧。这两位师兄所说的食材故事其实都是这些店家放出来的噱头而已,能有一分真就算店家良心了。

就说这所谓灵羊,各个酒肆都说是上古野蛟和异兽荒羊的后代,其实那凉州两界山地处极西之地,号称天地阴阳变换的界山,异兽荒羊身具辟邪定魂异能,可以穿梭阴阳两界,寻常修真连接近其地界都困难,又怎能将其降伏再与野蛟相配?这种灵羊都是极高的高人才有能力圈养,又何至于放到这小小天香阁售卖。

这羊其实不过是普通山羊和岩羊杂交而来的罢了,岩羊勉强算是灵兽,不过只是常见品种而已,身上有些土系灵气,吃起来跟啃石头没区别,所以一般人联想不到。岩羊与山羊杂交后,既无膻气又有肉质,可惜卖不出高价,所以各大酒肆都这么编排故事好让你们多交灵石。”

李若尘三人听得此话,白衣修士又是一副言之凿凿的样子,一时面面相觑。李若尘想起自己做店小二时白老板的种种做派,倒是多信了几分,不由感叹这天下的生意人到哪都是一样的。

彭赞想起之前自己的一番介绍,顿觉有些羞恼,道:“当真有此事,我去找店家对峙!”

白衣修士却是轻摇纸扇道:“这位师兄不必恼怒,这些酒肆店家都是一般样的姿态,话说回来这灵羊虽然不够神奇,滋味却也不差,待会等上桌我还想讨几块解馋呢。

这些食材滋味上佳即可,倒不必过分追究,比如三十年的孜然,那孜然又非灵物,长到三十年非得成精不可,不过是五六年份而已,可这滋味确实上佳,种这个的北辰林家每年都供不应求,还得提前预定呢。”

他说话间从容不迫,娓娓道来,加之姿态潇洒,更有一种奇妙的亲和力和说服力,不知不觉连许红云表情都变得和缓起来,与他攀谈起来。

白衣人见识极广,且对于美食一道就如他所言确有研究,几人就着天香阁陆续端上的菜肴闲扯,多半是三人听白衣修士说每道菜的讲究来历,就着美食立刻熟络了起来。

李若尘第一次见到这等妙人,忍不住问道:“不知道这位真人名讳?我等今后也愿意做个朋友。”

白衣修士微微一愣,似乎有些错愕,继而哈哈一笑:“朋友?小兄弟,在下林雪,几位记住这名字便可,仙道茫茫,今日有缘相见,日后有缘再续。”

许红云性格豪爽,对他这番游侠般话语颇为激赏,道:“说的好,值得一杯酒。”说罢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林雪面带笑意,也给自己倒上一杯酒,纸扇轻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又过了片刻,天香阁中几位女侍姗姗来迟,许红云与彭赞一人拉过一个坐在身边,林雪站起身来微微低头致意道:“在下的几位朋友也等急了,我还有事在身便先告辞了。”

李若尘见他要走,竟然微微有些怅然,却也不能阻拦,只好拱手送别。

林雪一身白衣,虽然刚刚手抓羊肉吃的豪爽,但却丝毫不沾油污,站起身还以一礼便告辞转身。

白衣翩翩,纸扇轻摇,“今日有缘吃了三位一顿白食,日后有缘再见,我便做东陪几位一壶酒。”

只留下李若尘有些怅然,只觉的这是自己踏入修真界以来见到的最有真人洒脱滋味的人物。

许红云见他面色郁郁,扯下一块羊腿塞给李若尘道:“天地广大,修真一途什么样的人物都有,你以后有的是机会去见,现在咱们还是先讲讲发财的事情吧。”

李若尘也被他拉回现实,想起这位一手搂着女侍,一手抓着羊肉的光头修士竟然也是一位筑基有成的真人,只能感叹修真界确实人物众多,丰富多彩。

不过确实眼下还是灵石比较重要,李若尘眼下倒更被激发了求灵石的追求,别的不说,低阶修士要想快速进阶提升,除了靠天赋异禀外就只有用灵石堆了。

天香阁的猴儿酒倒不算太假,年份很足,入口清冽甜香不说,还有微微的灵力加成,只是也比凡酒更易醉人。

李若尘修为最浅,几杯下肚竟蒙蒙然有些醉了。

恍恍惚惚间,李若尘只觉得天地有些旋转,一阵困意袭来,趴在桌上便睡了过去。

不过出于多年习惯,醉倒前他还一把抓过酒壶抱在怀中,口中喃喃自语:“回去给老爹。”

倒让许红云和彭赞又对他多了些好感。

酒后睡眠最是酣畅,李若尘不管不顾直接趴在酒桌上睡得深沉,只觉得梦中光怪陆离,也不知过了多久。

正梦到在大方城中白掌柜眼皮底下偷酒,突然一股热流从背后传来,猛然将李若尘惊醒。

睁眼一看,天色竟已是近夜,许红云和彭赞似乎一直吃喝到现在。

李若尘正准备吐槽修真人身体好就乱吃乱喝,却发现许彭两人面色严肃,丝毫不像欢饮中的模样,彭赞更是一只手掌搭在自己背后,一阵灵力从掌中传来,便是李若尘感受到的热力来源。

许红云一脸严肃的张口道:“李管事,是我让彭师弟把你酒力催走,现在不是睡觉的时候。你千万别离了我和彭师弟,我们先去楼上。”

李若尘正待要问,彭赞已经先开口:“晦气,咱们来的不巧极了,刚到这里吃个饭就遇上敌人来袭,我们练气修士派不上多大用场,快随我到楼上躲避。”

李若尘自接触修真以来还是第一次知道修真界中宗门也有敌人,自知自己法力极低,赶忙跟着彭许二人起身向楼上赶去。

许红云当先领路,一边解释:“小李别慌,修真界也是人界,自然有敌有我,这次听说是魔门来袭,诡异非常,千万小心。这天香阁本就是云中镇的核心,十八层以上就是护法大阵的阵心所在,而且还常有金丹修士坐镇,你和彭师弟只要呆在阵中自然无事。”

李若尘觉出他的意思,问道:“那许师兄你呢?”

许红云嘿嘿一笑,背后闪出一把鲜红色的飞剑:“我辈正道中人,自然要除魔卫道。”

酒家小二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