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仙门认真做管事

第11章 意外发现

半天后

李若尘斜靠在一把太师椅上磕着瓜子,听完了所有地火室执役弟子们的轮流汇报。

“所以就是说咱们这个地火室自从宗门里修好了更豪华更有用的灵火宫以后就既没有人来也没有事干?

那也不是你们偷懒赌钱的理由!”

李若尘狠狠一拍椅子扶手,陈胖子等一干弟子不由脖子一缩。

还是陈胖子主动解释:“管事你不知道,原先这里是宗门里炼器的所在,所有炼器修士都得申请排队才能轮的上用一次,有的甚至用一次要排一年的队。

那时候咱们可吃香了,修士们好不容易用地火炼器一次,要想地火调试的灵气足些或者多用个一两刻钟那都得巴结我们。”

“呸”

李若尘吐出一粒瓜子壳。

“你们说反了吧,人家不给你们好处你们就给别人动手脚,故意调试不用心或者打断别人施法炼器对不对。你们说的本来就是执役弟子份内之事,平日都好好尽责别人何必个个都得求你们,难怪现在不学好,回头我还是找章师兄上报这事吧。”

陈胖子一脸尴尬道

“别啊,管事您英明,明察秋毫,可那也都是过去的事了。

自从那边修了新灵火宫,就再没有人来用我们这旧的地火室了,整日没人上门,什么事也没得做只有看着这一池池死火而已,连宗门功绩都凑不到。

有本事和有点背景的人全都调走了,就剩我们几个没关系没修为的在这苦熬,所以才不免有些失意放纵。”

一干执役都露出感同身受的表情,有的眼圈都红了。

李若尘见此情形也知道说的确是实情,也不好刚上任就再紧抓不放责怪他们。

只是李若尘不由好奇

“地火乃是灵脉所聚而成,本就是天生天养的奇物,就算宗门有了新的聚火炼器之地,原有的灵脉也不会变化才对。

咱们这地火还能用不?”

当先答话的陈胖子露出苦笑,凑上前来小声道

“其实用当然能用,就跟管事您说的那样,可是上面派了人直接把地火眼都封了,不然我们也不会在地火室里还能玩马吊了不是。”

李若尘略一思索便已想到其中关节,他虽然修真之事懂得不多,但人间事却从小就比别人看的多懂得多。

想到那花了大价钱修建的灵火宫定然是大投入大手笔,又怎么会允许老旧的地火室继续运营分流生意呢,影响到灵火宫工程的声势效果岂不是触背后推动此事的大人物们的霉头。

李若尘想通此处,倒也断了利用地火资源好好运营一把的念头,到时候惹来大人物打上门可不是他区区一个练气弟子抗的住的。

只是和陈胖子等人一般自甘堕落也绝非李若尘所愿,既然这里远离派中其他地方,就当是修行的道场便是。

吩咐陈胖子等一干执役各回各岗,李若尘便直接找到自己管事房间,一看装饰环境倒也雅致,可算当初地火室确实兴盛的遗留,盘腿坐下运起抱玉诀修炼起来。

从此李管事接连过了几日逍遥日子,地火室虽然偏远,但每月宗门补给倒是照常发放,灵石、黄精、低阶丹药都有人送来。

李若尘每天早起练功参悟,中午食一顿黄精首乌,下午检查一下执役们在岗情况,晚上回房继续修炼,好不自在。

直到这天徬晚,李若尘突然想起到了地火室许久,还没有到周边走走。

理论上说地火室管事的职责也包括周边半面火麒山的日常巡查,不过本来陈胖子等一干执役就消极怠工,周边出了地火室结界五里范围又都是黑石蒸汽,自然没人去巡。

本着闲着无聊的想法和尽职尽责的态度,李若尘索性叫来两名执役带路,在周边溜达起来。

然后就看见了了不得的东西。

李若尘见过刨坑的,但还没见过用法术刨坑的,更没见过刨出这么大坑的!

只见十几名修士正催动几把形似挖斗和锄具,但变化足有数人高的法器奋力刨挖着地上的黑石,旁边还有人持着形似玉斗的储物法器将挖出的黑石块不断吸纳。

“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这是在干嘛?”

“这个,这些人是哪里来的,竟做出此等怪事,为何在此刨坑?”

陈胖子一脸惊讶

“这帮人穿的不都是咱们逍遥仙宗的衣服吗?”

“竟有此事,在下眼拙竟未发现,管事真是好眼力。这些人意欲何为,待老陈我去问问。”

陈胖子一脸正气,要为管事打头阵去怒斥这些宗门修士。

左脚尚未踏出第一步,对面的宗门修士已经在光秃秃的山面上看到李若尘三人。

“啊,这不是老陈吗?怎么今天不在屋里待着,跑出来看兄弟们干活,该不会是不放心咱吧。”

陈胖子侧过脸去,稍稍避开李若尘杀人的眼神。

“管事,你听我给你解释。”

“一边去!”

李若尘甩开陈胖子,大步走到与陈胖子打招呼的修士对面,甩动法衣下摆,亮出挂在腰间的管事玉牌。

“敢问这位师兄这是在做什么,在下新上任地火室管事李若尘,兼有管理地火室方圆五十里火麒山之责。

阁下在此处私加破坏,只怕不是宗门批准的吧?”

那修士模样三十左右,面色发黑,摸了摸脑袋,道

“额,其实我们是路过的,突然发现这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我等修士自然对天地灵异充满好奇,所以我与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便一起在这里挖掘挖掘,探索天地变化的奥秘。”

“胡说,当我没见过么!你这明明是个矿坑!”

李若尘厉色以对,怒目而视那名黑脸修士。

黑脸修士一脸凝重“你竟然不信?”

信你才有鬼!

李若尘丝毫不让,继续怒目圆睁。

“每月五十灵石!”

李若尘毫不动摇,脚下更逼近了一步。

“我虽然只是小小管事,但此事应当上报分守司才对。”

黑脸修士微微皱眉“每月两百灵石,这个价已经够实在了。你后面陈胖子他们十几工人每月一起也才这个数。”

李若尘心中一惊,想不到这挖石头竟然这么赚灵石,每月三百五十灵石都能随便许出去,转而一想陈胖子等人真是废物,十几个人都没要上人家出价的一半。

脸上却丝毫不动,只是拱手道“不如到我地火室详谈,让我这新任管事尽一尽地主之谊。”

黑脸修士略一犹豫,却也干脆道

“既然是新上任的管事,那便叨扰了,在下火麟峰彭赞,幸会。”

“地火室李若尘,请。”

李若尘让开半身,伸手示意,彭赞招呼了声还在挖石的众人,便收起法器一同向地火室而去。

李若尘与彭赞一干人一同向回走去,路过还呆愣着的陈胖子身边,不忘狠狠踩了一下他的脚这才飘飘然离去。

留下陈胖子苦着脸站在原地不断念叨“完了,这下财路都要被管事收去了。”

酒家小二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