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之重回旧时代

第307章 平静与过去

“咚咚咚!”连续的三声敲门声顿时让屋内的人警觉了起来,就连陷入昏迷中的酒馆老板一众人也是被惊醒了过来,目光茫然的看着房门的朝向。

听得这敲门声,深知这规律声音的赵无则是在这一刻舒展了笑颜,心中因反应升起的调动异能的念头也随之被这份打自内心而出的喜悦所覆盖了。

“是薇芳姐!”赵无大叫一声,旋即便上前打开房门。

他心中喜悦的情绪是真,有着愧疚情绪也是真,不止一次在自己心底怒骂自己的无能,只是遇到这样的突发事件便乱了阵脚,以后还怎么继续跟随她呢?

虽说有着这些想法,但不足以拖慢赵无打开房门的速度,等到房门完全被打开之后,薇芳,林程,方小军三人的面庞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见到三人的出现,深知事件经过的白嘉卉心头的大石终于是落了下来,一声轻呼也让林程的注意落在了房间之内。

房间的风格倒是有些令林程大开眼界,原本他以为这个年龄段的女生的房间风格倒是极简,又或是干净整洁的。

可实际上林程眼见所见到的,其余都是各类机械海报贴纸,以及散落一地的生活用品,座椅,衣物和半开袋的零食。

一眼看去只叫人觉得这里好似发生过什么恐怖的战斗。

不过林程观察到这里的环境实际上已经被整理过了一次,如今还剩余这么多,可想而知原本这里是有多么狼藉。

观之身边的方小军的神情,他也是一脸惊恐,嘴里还连声喃喃自语,定要找个机会把这里好好打扫一番。

林程扶额,在三人进入屋内后,将门轻轻带了上去,这才注意到地上所残留的蓝色液体通向卧室,白嘉卉正站在卧室旁对着自己点了点头。

林程略微回应,便马上对着方小军和薇芳道:“虽然我们是客,但看这情况我们是要自己找位置坐了,你们都好好休息……”说完,林程便走到厨房的位置,眼神微眯,以神识感知冰箱中并没有残留什么过期的物件后将其打开。

随即左手处白光一亮,在符箓安全区得到的食物便随林程心念而动,离开了储物空间自我安置在冰箱内。

虽说这得来的食物已经保存了很久,但储物空间中充斥着生源力,所以这些食物并不会过期变质,反而是以极佳的状态存在,现在食用也是将将好的时刻。

“你们要是饿了就来冰箱拿些食物吧,我正好带了一些速食产品和新鲜的肉以及蔬菜,要是有人愿意腾出时间来做饭的话,那也是可以的。”

林程此刻的话语就像是救世之音一般,正所谓衣食住行,末世之下,食,正是头等大事,即便是在安全区中,也很少能够吃到新鲜蔬菜肉类,因为这些物件在末世中贩卖的价格昂贵,几个星期吃一顿新鲜菜肉做的炒菜已经是很大的幸福了。

更何况在异明生变的情况下,屋内的人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餐饱饭,林程所言的话在当下可比黄金珠宝吸引他们的多。

不一会便有白嘉卉,方小军,还有酒馆老板原因加入其中。

倒是后者还有些昏昏沉沉,起身之时又重新跌回了自己的座椅上,弄得房间的人大笑,气氛倒是缓和了不少。

林程微笑,这番缓和气氛倒是很久没有感受到了,自从,他的六位同伴失去消息的那一刻便随之不见了……

摇了摇头,林程瞬间从失落的状态回过神来,在见到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方小军之后,林程左手白光一闪,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罐奶粉递给方小军。

方小军见到这罐奶粉后,便愣了又愣,很久之后眼角顿然落下泪水,滴落在婴儿稚嫩的肌肤上,似温热的泪水瞬间让婴儿从熟睡中醒了过来,嘤嘤嘤的啼哭顿时惹得一旁的白嘉卉好生怜惜,想要去安慰却又怕自己搞砸,于是愣在原地束手无策。

“你你…我…这……”方小军的声音有些哽咽,对于一名父亲,他什么都可以忍受,什么苦都可以自己咽下去,只要自己的家人不知道,他便能无所不能。

原本他对林程的印象在他揭开了自己是面具人的身份后便大幅的增加了好感,眼下又是这样的关心赠与,一瞬间这位老父亲几乎都忘了自己身处在末世。

“可别太过激动了,指不定我是一个博取你好感的坏人,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崩溃。”林程微笑提醒道。

方小军以手掌挽去自己脸上的泪水,轻声细语的哄了哄怀中的婴儿后,待得后者安定下来,他又尝试性的教白嘉卉如何抱孩子,这才得以有时间和双手去接过林程所递的奶粉,千言万语如哽在喉。

“多谢,可是你为什么?”

林程听了,倒是无所谓的拍了拍方小军的肩膀继续道:“我所在的世……故乡,有句俗话说的好,穷则独善其身,达则救济天下,虽然这句话的原意和我想要表达的有些差异,但总的来说大致符合我的想法,因为现在的我倒是不必过的紧衣缩食,这些东西自然是给需要他们的人使用方才能够产生作用。”

方小军闻言似懂非懂,低声重复了几遍将其背在心中后,紧握林程的手表示感激,说罢便见到白嘉卉与婴儿玩的很好,于是建议她帮忙带下孩子,至于做饭的事情包在自己的身上。

有了婴儿的存在,白嘉卉心中的烦闷念头顿时小去了很多,也因为他的出现,令酒馆老板的那群人的紧锁面庞缓缓展开了笑颜,毕竟一个单纯孩子的存在还是能够俘获大多数人的心的。

更何况在安全区中,并不用担心会受到丧尸的袭击,所以众人流露出的情感倒也是真意。

一时间房间内十分温馨,像极了末世前的景象。

林程在此刻也放松了自己紧绷的内心,找了一张椅子自己坐下。

久违的宁静自心底弥漫而开充斥着林程的内心,安详之意便随着此刻在林程心底绽开,让他有些留恋这样的时刻。

末世崩变,这份安详便随之消失,直到后来城墙被发明和普及这才缓慢改善了当前的局面,说起来丧尸的恐怖实际上在部分人的印象中是存在了两年,另外一部分则是在中途便加入到了安全区中隔绝了对丧尸的接触。

以这个世界的当前科技水平林程知晓是决计不会被丧尸打败,只不过人们在被丧尸弄了个措手不及后缓过来的时间有些过长,毕竟林程所在的城市位置并不算偏远地方,甚至是主要的城市,但即便是这样,安全区的建立也是在过了一年后这才缓缓有了消息。

而其余发达地方却早就先行一步了,落后的建设导致了制度的缓慢传递,再加上决策力的不足,这才导致林程两年内在安全区的时间很少,更多时候是在和小队外出谋取资源,打探情报。

林程回想起往日的时光只觉得变化的飞快,从当时的血肉横搏,智谋算计到现在的以能力见真章,就好比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的自己几乎和单纯的白纸差不多,到后来为了生存,为了活着从而去毁掉敌人的自建队伍。

这一切的记忆虽是深刻,但也过于深刻,林程若是去想,早就已经被逼疯。

糊涂……这倒是林程从父亲身上学到的,也是他唯一学到的。

“呼!”身处在意识空间中的林程轻弹响指,顿时变化出阳光沙滩海岸,太阳眼镜躺椅,一手悠扬的桑巴自然响起,一切十分美好。

“作为一名老父亲我觉得你做的很对,也难怪就是这样的你才会对被动的系统说出拒绝二字,当真有趣。”凤雏的身影随着一阵云雾的变化出现在林程身边一同享受着意识空间中的阳光。

“是啊,是啊,就是因为想到你了,要让你回家见老婆孩子,我这才做的这样的事。”林程摆了摆手,一个带着吸管的椰子便出现在他的手中放到嘴边吸取并发出吸溜吸溜的声音。

凤雏笑了笑道:“别忘了我能知道你现在的情绪,也能知道你的记忆,你是想到了你自己的父亲了吧。”

话音刚落,林程发出的吸溜声音停了下来,过了好一片刻这才重重的吸了一口发出叹息道:“想到了又能怎么样,在他们那个时代,出现的都是同样的父亲,他们与我们一样都是第一次做人,所谓的记恨,仇视,根本无从谈起,因为我根本没见过他。”

“小时候不解他为什么会抛弃我的母亲,导致后来的母亲抛弃了我,将我留在医院中,这段记忆凤雏你应该在我觉醒生源力的一刻便见到了吧。”

凤雏点头,他深知当时的卧龙否认了,可其中真假他又怎么会分辨不出来?

林程自语,释然的回忆道:“接下来就是关于护士找到我的亲戚,也就是我的舅舅舅妈将我抚养。自从我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我就有一句话一直想说,现在和凤雏你说说倒也无妨,我想你作为一个父亲在听到后会有什么感受。”

“那就是……如果所谓的穿越的必备条件是无父无母,我宁愿不需要穿这个越,从而换取……”说到此处,林程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消失不见。

沉默……就这样充斥在意识空间之中,只闻得耳旁的一声声海浪,直叫人心安,愿意想诉说那过往的旧忆。

头发卷卷i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