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剑仙太正气

第24章 ,孙家团灭

陶杰听到陆时三的提醒,刚要侧身躲避,可那蓄谟已久的一拳,怎会给他躲闪的机会。

唐杰的刚刚转过的左侧胸膛,被对方一拳击中,本就气血翻涌的唐杰,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

肥硕的身躯,被这一拳轰的,踉跄连退,直逼通仙梯的边缘而去。

唐杰一脚落空,身躯往后一仰,从通仙梯侧方坠落而下。

“小杰……”

一切发生的太快,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唐杰已被轰下通仙梯了。

唐浩惊急站起,几步便从看台上越下,即欲出手相救自己的儿子。

“唐家主,莫要坏了规矩!”

身后言青海平静的声音传来,让唐浩的身躯微微一震。

清风门入门考核,明令禁止一切外人,出手干预比赛,至今也无人敢越清风门的规矩雷池一步。

虽不知违反清风门规矩会如何,但唐浩明白,那下场一定很惨。

“唐杰,抓住!”

陆时三抽出腰带,朝着坠下的陶杰右手抛去。

“死胖子,你真的该减肥了。”

“好重啊!”

一声爆喝,陆时三,抓住腰带的左手,猛然往后一扯,陶杰再次回到了通仙梯上!

“胖子,你怎么样?”

陶杰本就惨白的脸色,更加没有了血色。

“呸!”

唐杰吐出一口血水!

“我没事,你胖爷可没那么容易死!”

“真的?不如你就不要在登这个通仙梯,下去好好恢复伤势。”

“这通仙梯上诡异的压迫了,只会让你的伤势加重……”

“嘿嘿,陆时三,是不是你修为恢复了,就看不起你胖爷了!”

“不要忘了,以前都是谁保护你的。”

“你难道忘了,我上次是如何在古渊山脉内,在数十位劫匪的包围下两进两出的?”

“额,我自然记得!”

“那次你被那帮劫匪可揍惨了,连续被对方抓回去两次,要不是你最后你老爹及时赶到。”

“现在你坟上的草应该都有一人高了……”

说起来,那件事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

“各位江湖好汉,我这兄弟脑子不好使,烧了你们的豪宅,实在不好意思。”

“我这有一块古玉,应该能当个千八百的银子……”

“给你们做个补偿!”

唐杰半躺在地上,衣服凌乱粘有泥土,头发散乱夹杂乱草,顶着一对淤青的熊猫眼,对一个独眼大汉,谄媚的哀求着。

至于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陆时三再次‘发疯’,不知死活的闯进了,古渊山脉内一群劫匪的窝点。

不仅如此,他还一把火将别人得老窝给烧了。

你说这该死的陆时三,有本事烧了别人的房子,你怎么就没能耐将这伙凶名赫赫的劫匪一起烧死呢!

“他烧了我的住处,你这古玉我就收了,他烧我住处的事,我们算是两清了!”

“可是,你这胖子,既然趁我们不注意,带他偷偷逃走……”

“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还真让你们给逃了!”

“今日,我必须要留下你们一人一条胳膊,不然我这古月帮的面子没处放!”

“叔啊,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啊,我爹可是天剑城的唐浩,你不给我面子,你也要给他老人家面子啊!”

“我呸,被我抓来的,十人有九个都说自己有个城主爹。”

“哼!你还想吓唬我!”

“看来你这胖子还没被揍怕,还要给你锻炼锻炼!”

结果那唐胖子就又被悲剧的,被吊在树上抽打了一晚上,也嚎叫了一晚上。

反而是罪魁祸首的陆时三,虽也被吊了一晚上,可没有受唐杰那般皮肉之苦。

“唐胖子,你知道自己不是这帮劫匪的对手,怎么不去唐府叫人过来,再回来救我呢?”

“你丫的,还好意思说,你发疯也不挑个时间,偏偏在这古渊山脉内发疯。”

“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帮救兵啊!”

“这里离我家那么远,我怕返回唐府,再回来救你,你的尸体恐怕早就凉了。”

“奶奶的,以我胖爷的速度,如果不是他们发现的太早,我早就扛着你,跑回唐府了!”

“太他娘的背了!”

唐杰那次,被吊打了一晚上后,那首领反而没有实施他的承诺,砍了他们得手臂,只是又将他们关了起来。

被关起来的唐杰,并没有放弃逃跑的念头,不知是他运气太好,还是太差。

他和陆时三只是又被关了一天,又被唐杰找到了逃跑的机会。

他扛着陆时三,逃是逃了,只是快出古渊山脉时,又被那伙劫匪给抓回去了。

不用想,那次唐杰又被吊打了一夜,又嚎叫了一夜。

之后就是唐浩救子,歼灭匪徒的结局了。

“唐胖子,你是不是傻啊,你就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跑?”

“嘿嘿,你是我兄弟,你死了,我应该会哭很多天吧!”

“我唐杰丢不起那人!”

这就是唐杰口中,劫匪窝内,两进两出得英勇事迹经过。

“那好,你就在这通仙梯内,先调息恢复一会,我这就去让孙家的人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孙家,我陆时三还没去找你们算账,这次既然又蹦哒出来了!”

“上次是算计,这次是偷袭!”

“既然你们喜欢用阴谋对付唐家。”

“那么今日,我就用阳谋,将你们孙家之人,一一踢出这通仙梯……”

“可惜啊,既然没有将这唐杰一拳,打落通仙梯。”

没想到既然被一个被区区入灵境八重的弱鸡,给半路结了胡。”

“不过也无妨,一拳不行,在来一拳就是了。”

那之前偷袭唐杰之人,孙谋远的第五子,孙冰,修为入灵境九重巅峰,和那萧家萧战天一样,离通脉境之差临门一步。

孙冰并没有听到陆时三的嘀咕,他一步步朝着陆时三,唐杰的位置走去。

一脸的讥笑玩味。

“小子,既然你坏了我的好事,那你现在就陪着这唐杰一起下去吧!”

“反正这次通仙梯考核,唐家不会有人能通过的。”

“你看,登上这通仙梯的唐家人,除了你们三个,其他人都已经被我们孙家人送下通仙梯了!”

陆时三的目光,朝着通天梯的后方望去。

整个通仙梯下方,他只看到了唐虎一人,在和孙家两人交战,以一敌二,其中一人他还认识,就是在介子塔内被他打过劫的孙权。

“小子,你自己下去吧,只是入灵境八重修为而已,我不屑对你出手。”

“你们唐家,唯一令我忌惮的,就这唐胖子了,只有他被淘汰,我们孙家才能安心。”

“孙谋远那么一个老奸巨猾的狐狸,怎么就生出了一个如你这般,蠢如猪的儿子。”

面对虎视眈眈走来的孙冰,陆时三直接出手。

右脚狠狠踢出,陆时三动作太快。

也许是孙冰根本就没有将陆时三,这条过江猛龙放在眼里,心存不屑。

面对陆时三的这一脚,孙冰只是随意的用右臂前挡。

“咔嚓”

陆时三一腿之威,超出孙冰的想象,臂骨碎裂,还真的那句俗语,胳膊怎拧的过大腿!

虽右臂被废,可也是值得,毕竟挡住了陆时三那一腿的,阴损一击,断子绝孙腿。

收回腿脚,陆时三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又是一记左拳对着孙权的胸口,凶猛轰击!

孙冰还没来及发出惨嚎,又迎来了陆时三的实捶一击。

依旧是熟悉的骨骼崩裂声,孙冰口中鲜血狂喷,身躯倒飞而出,一飞千里,身影直接消失在了通仙梯之上。

“冰儿……”

原本坐在高台之上,有恃无恐的孙谋远,顿时暴怒而起,一双虎目圆瞪,布满血丝。

孙谋远心中虽愤怒无比,可做为一头善于阴谋算计的老狐狸,很快便砸住了心头的愤怒,冲动。

脸色恢复如常,不得不令人佩服他的隐忍心机。

“言长老这……”

“是你儿子偷袭在先,实力不济,被人击飞在后。”

“何况你儿子还没被击下通仙梯,你急什么?”

言青海语气冷淡,根本没有用正眼去看,对他行礼了孙谋远,必然是对那孙冰出手偷袭,很是反感。

如果不是孙冰过于自负,他怎会败的如此干净利索。

“哦?没找到你还挺顽强的麦!”

孙冰的右手死死的抠在通仙梯的边缘,因为右臂被废,又被陆时三的一拳,轰的内出血。

他根本无法凭借着一只左手。让自己登上这通仙梯

如果从这么高的通仙梯,坠落下去,孙冰他不用想都知道,不摔个骨断皮裂,恐怕是不可能的。

陆时三走到通仙梯边缘,眼神冰冷,嘴角露出一丝讥笑。

“你是谁?”

犹如悬挂在墙头腊肉的孙冰,咬着牙,一脸凶狠的瞪着上方的陆时三。

“我是陆时三,不知你可从鲁不撸口中听说过我?”

“你就是陆时三,唐浩一个月前收的义子?”

“正是我,现在你应该可以安心的下去了。”

“啊”

陆时三不想在于这孙冰废话,一脚踩在,孙权的左手之上,还不忘用力的踩搓着。

“啊,陆时三……,你这藏头落尾的卑贱奴仆,既敢如此对我……,啊……”

因陆时三怕被苟追子在这考核场上,认出自己,所以在一开始参加考核前,他就带上了,一副从李春秋那里索要而来的易容面具。

李春秋,外号万相先生,万相,就是千万相貌的意思。

李春秋,不仅一身修为了得超绝,一手易容之术更是使得出神入化,传闻这世上从未有人见过他真正的容貌。

唐浩收陆时三为义子之事,孙家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因为有鲁不撸这个安插在唐家的内线。

孙家在唐浩刚刚发布出收义子的公告时,他们便已知关于陆时三的一切消息,包括容貌,性格,过往。

“孙冰,你还真是不知死活,看来是我刚刚下手太轻了……”

听到孙冰辱骂自己,陆时三脸上的笑意更甚,脚尖从孙冰的左手上挪开,弯下身子。

就如一个好奇孩童,蹲在池边,看着水中蹦哒的鱼虾。

陆时三左手猛地往下一抄,五指一抓,钳起孙冰的这条大鱼的脖颈,就是往上一拎。

“陆时三……我劝你……最好……”

“不然……我大……”

孙冰被掐着脖子,脸色,嘴唇皆因缺氧变得青紫,及其痛苦的从口中吐出几个字。

只是还没等他将话说完,陆时三之前没有得逞的右腿,再次逞凶,朝着孙冰小腹部位,暴击出,孙冰飞。

“大你大爷,你肯定要说,我大哥,或大姐是怎么怎么的厉害,清风门的什么弟子,伤了你,他们肯定不会放了我的屁话!”

“就你这说烂大街的反派台词,我都听过八百回了,你一张嘴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

“小辈贼子,你敢……”

一开始见陆时三将孙权一拳击飞,他的一颗心脏就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可好在孙冰并未被一击,轰下通仙梯。

孙冰偷袭在前,他自知理亏,又明显感受到言青海对他的不满,他也只能悻悻然作罢。

可怎想这次,这陆时三既会如此心狠手辣,他哪里还能坐的住!

陆时三拍了拍手,眼神玩味。对着高台上的孙谋远,树起了一个大大的中指。

然后用手指一一指过,通仙梯上,所有的孙家后辈位置,接着右手在脖子前一划,做了抹脖子的动作。

“言长老,这小子未免太猖狂了,老夫求求您能出手制止他,不然这样下去,我孙家后辈可就要全部遭受这小子的毒手了”

连孙冰都被陆时三,三招扔下了通仙梯,孙谋远可不认为,孙家其他人能够挡得住这陆时三的滔天凶威。

“我怎么不见,你儿子出手偷袭杰儿时,你出来阻止呢!”

“怎么!现在看到自己儿子被别人击飞,你就蹦哒出来了。”

“你说陆时三是猖狂小儿,你怎么不说你儿子卑鄙无耻呢?”

“还真是什么样的老子,生什么样的儿子,都是在背后玩阴谋的卑劣之徒,哼!”

之前被言青海‘提点’过的唐浩,回到看台后,至此未发一言。

见孙冰偷鸡不成,蚀把米。他现在的心情自然好极了,好不容易找到补刀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不落井下石。

“考核大比中,一切变故只能靠参赛者自己解决。”

“之前唐杰被你儿子偷袭,击下通仙梯,我没有阻止!”

“这次你儿子实力不济,被别人击下通仙梯,我自然也不会阻止!”

言青海手捋胡须,一脸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鱼太腥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