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缘起

第95章 这屋不能要了

军装老者有些尴尬,“陈先生误会了,现在的形式发生了变化,具体情况等您有空再说。”说完退后一步,敬了个礼就走了。

陈勇招呼好小天魔,一声唿哨,一红一青两道遁光毫不掩饰而去。

副指挥长脸上也是红白相加,修行之人的孤傲再一次领教了,刚要开口,军装老者把手一扬,制止他开口说话,“人家辛苦一晚上了,我们明天亲自登门拜访。”

陈丽端坐在沙发上,看见两个人回来了,暗暗地松了一口气,仅仅抓着的扶手才渐渐松开,苍白的皮肤才恢复红润。刚要调笑老公陈勇,眼看后面穿校服的小天魔扎着头进了杂物间,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

陈勇进屋换了鞋子,准备拿衣服去洗澡,稍稍撇了一眼老婆,眼看她气息紊乱,血气越来越弱。这两天陈丽总是不愿意接受真气调理辅助,身体细胞处于油尽灯枯的状态,哪怕是万年玉髓也完全不能自主吸收,驻颜丹的作用更是发挥不出来。

反观大粒儿三代人,几十个小时之内竟然须发重生,多年病患和衰退的机制完全逆转,还在不停地修复和进化当中。

小天魔喜滋滋地钻进了杂物间,心里乐呵呵的,今天算是捡着宝了。虽然这黑蛟修炼时间不长,还比不上西方的地狱犬,可是上次那黑犬的内丹不是让乌牛拿走了吗,那狗血不是让小莉莉喝了吗?自己不过贪墨了陈勇的风雷幡而已。

这一次他可是一人独自吞没了黑蛟的全部所有,包括黑蛟体内刚刚成型的内丹。满满五百年的天地异宝,对于刚化形不久的小天魔,对于巩固自身,提高修为大有好处。

陈天浩也躲在杂物间打游戏,显示器上的是一款杀戮之夜的游戏,聪明无双的天浩在游戏面前却是笨手笨脚的。最严重的就是头脑和手不协调,地图全开的一刹那他就在脑海里完全模拟进攻,可惜手指跟不上节奏。因为这些年有关部门对陈家的全方位监控,现在所有的电脑还是教育局捐赠的。

回头看见大哥喜滋滋地啪在床上傻笑,立马扔了鼠标,好奇地问,“大哥你乐傻呢?捡到宝了?拿出来让我看看呗?”

小天魔回头看了一眼陈天浩,掩饰不住的开心,“是的,好东西,你肯定没见过。”

“轰!哗啦!”

陈勇两口子在客厅里听到一声闷想,地面上都在震动,杂物间感觉家具全垮了一样,一股腥味从门缝下飘荡出来。老两口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迅速冲到杂物间,一把拉开隔断门,浓郁的鱼腥味一股脑冲出来。整个房间顿时腥臭难闻。只见两个小混蛋裹在黑不溜秋、黏糊糊的黑蛟的尸体上,站也站不起来。

陈勇赶快把老伴送出房间,女儿一家人全都捂住口鼻冲向阳台。陈丽绿着脸,絮絮叨叨地说,“这家不能要了,这家不能要了。”

哪怕小天魔收得再快,地面上、墙上依然腥臭难闻,还有残余的水渍和蛟涎留在地面和墙上。陈勇心里也想着,这家真不能要了。

一个离家多年的男子,满怀愧疚的男子,好不容易回到家里,除了和久别的妻子履行播撒甘露的义务之外,能体现价值的,当然是买房!

陈勇把妻子安顿在楼下花园里,迅速做出两个决定,一是带着女儿女婿买房;二是让两个小王八蛋当专修工人,把需要的家具物件都收拾好,准备搬家,回头再把墙面和地面全部铲掉,不能让有毒的涎体留在这里害人。

在天界陈勇是逃犯,在人间他是一个阔佬,这些年积攒的财富怎么着也是数十亿的身家了。

买套房还不是小意思,怎么着也得是套小别墅呀!

自己在柳城要逗留一个月,这才过不了两天,家里就乱哄哄的了。一家人要修炼简化版的少清仙法新八套体操,一定得有个院子;小天魔要炼化黑蛟就要到人迹罕至的地方,所以这套别墅还得是靠近山水。

外孙女一家人还得工作和学习,市中心少不了也要一套大房。虽然她们自己已经有了,但是做长辈的能不表示表示,这么多年了,人情可是记在心里了。

外孙女婿毕竟还在工作,消息稍微灵通一点。提了两个方案,一个就是柳湖边花山下,还有一个就是柳湖边天鹅湾。

但是陈勇考虑得更深一层,他的意向就是飞鸦山,那里离灵气泄露点最近,如果在那里有一套房子,凭借这一套新八套体操,儿子孙子哪个不能长命百岁。

时间不等人,陈丽奶奶还在小区花园里坐着呢,今天虽然住酒店,但是事情办完了,才能让人安心。

说到做到,外孙女婿带路直接驱车赶往飞鸦山白鹭镇,离市区也不过四十公里,半个小时就到了。

现在的白鹭镇已经今非昔比,除了新建的高铁站,居然还建成了一个国际性的飞机场,要不是政府机要部门还在柳城,恐怕这里就是妥妥的市中心了。

不过这也是当年建设五方城的时候,三界五方势力谈妥的条件之一,无非是利益均沾、体现公平,但是不禁商业。因为靠近五方城,白鹭镇反而还有更多别处没有的东西。

这里除了交通发达,更多的是医院,除了本地三个公立医院,还有二三十个私人医院和疗养院,也不知道究竟哪里来这么多的病人。

白鹭镇的镇政府已经改为街道办,依然还坐落在柳湖的一个小支流边上。支流的另一边是一排的违章建筑,就搭建在支流的坡岸上,由于建成的历史太长,又没有真实影响到排水,当地街道办也就听之任之,其主要的原因,还是有几个关系户在里面,谁都不愿意触碰。

陈勇下来车,感叹物是人非的同时,也觉察到这里的灵气比市里强太多了。

从街道办里跑出来一个圆滚滚的身材,边跑边向外孙女婿打招呼,原来这是他的同学,更是下级对口单位负责人。

外孙女婿把来意说了一下,他的同学刚听还带着笑容,后面忍不住摆手打断了讲话,“因为白鹭镇现在已经限制开发了,别墅以前到还有,但是现在已经全卖光了。有钱也买不到。”

陈勇在一旁陪着笑说,“如果有别墅,二手的也成?”

“没有,没有!”同学两只胖手和胖脸同时摇晃,“谁都不愿意卖房,居住在这里的人个个都是一百多岁的高龄,是全国典型的长寿之乡,全靠这里的灵气比较多。”

“那这里为什么这么多的医院?”外孙女婿好奇地问。

“我的老同学,你难道不知道?这哪里是医院啦,住进去的都不愿意出来,这全都是来疗养的!”胖同学提高了声音。

“咳咳,我到是有一个地方!”旁边有一个老者的声音响起,陈勇朝胖同学背后看去,正看见早上遇见的总指挥长,眼里的红血丝还没有完全消下去,面色还是苍白的。

对于拼命为百姓付出的人,陈勇总是很尊敬的,尽管不知道什么原因在这里遇见他,但是还是生不起气来。

总指挥又咳了两下,“今天上午刚好到这里检查堤段,这么巧又遇到了你们。”

陈勇点头表示尊敬,问到,“总指挥知道有房子吗?”

“房子到是有,不过有一百多年了,房子的前任老板前几天才过世,曾经是我的朋友,也是来自于陕西。房子也东倒西歪的,我的朋友没有后人,托我捐献给政府办公。不过因为改造成本太高,街道办一直不愿意修缮。但是对于你们这类异人,改造一下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过房子建设的时候主要功能是用来办公的,格局比较老化落后,你如果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穿紫河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