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缘起

第93章 斩斩斩

一溜光华经天而来,远远的看见身穿蓝白相间的校服学生,稳稳地停在陈勇旁边。

片刻之后,大堤上的指挥部临时的工棚里出来了几个人,冒着倾盆大雨对着空中照看,又担心来人生气,加上风雨大作也根本看不清楚,马上就熄灭了手电筒。

“是否是刚才拯救轮船的朋友,我是西线大堤的副指挥长,负责本地段的汛情防守,还请见面谈话!”风雨中一位身穿快干衣的中年人,用手拢住嘴型,向空中大喊。

空中雷声不断,这个中年人呢的声音根本传不出去,不过陈勇早就注意到了。既然是指挥部工作人员,也不妨碍见上一面,只是需要指挥空中的三个光团,松懈不得,只能用传音之法告知指挥部人员。

指挥部副指挥长听见之后,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空中闪电照耀,脸色变得十分苍白。他原本以为只要加高堤坝、排查沙眼和管涌这一类常规手段,可以勉强保证洪峰过境。可不料洪峰背后竟然有兴风作浪之人,所谓的固若金汤,也早被魑魅魍魉破坏,只要洪峰到来,大堤一定防守不住。

这堤坝两岸十万生灵、还有好容易争取的晋升通道,数十天在指挥部没日没夜的辛苦,在自然破坏面前,不过一张破纸,经不住半点冲击。

正是伤透了心,一肚子绝望的时候,天空中一个高中生降落下来,递给这位副指挥长一摞符纸。小天魔原身来自天外,生来就没有把人类放在眼里,只因为与自己有缘的凡人居多,不得已而打交道。不过说话仍然是直来直去,“你们在这里更好,我大哥有安排要你们去做。”

指挥部内也有两个人间修士、以及符家代表,看见这个中学生模样的人,浑身上下不带一丝烟火气,但是也鼻孔朝天,说道,

“我大哥已经发现这一段大堤有十几处的细小暗流,大部分已经成型。但是又要对付即将到来的黑蛟精,我也是一个人分身乏术,只能要你们几个修士听我调遣。”

“这位修士,不知道你是哪派的人士。对于今天的洪峰过境,指挥部早有安排。不过你们心系黎民,值得褒奖。”站在一旁的符有用上前说道。但是小天魔已经听出了言语中的不屑,更是担心抢走防汛的功劳。

前文说过,符家从外地搬来数十年,虽然家大业大,势力也有,但是在华夏之地,就没有不听从统一调遣的;更何况只有服从组织安排,家业才会稳定。

符家搬了柳城,内心最深处是希望争取几个每年进入五方城的名额。进入五方城的名额,也是在百年之前,五方人马齐聚问心村,为暂时平衡地球生态和各方稳定所定下的规矩。要不然灵气扩散太猛,无论是仙界、魔界、妖界和阴间都会影响稳定大局,第二影响人世间的生态环境,普通人受不了突然爆发的灵气,轻则变异重则死亡。

全国各地除了政府部门掌控具体名额分配,其他的家族都只能服从政府部门统一分配。

这一次符家排除家族和徒弟200多人,分布在东线和西线两岸,还有一部分协助政府稳定城市管理。到时候功劳越大,和政府越好沟通。

此刻,眼看外来势力干预早已定下的抗洪方案,符家在当地的地位会徒然下降,要是过路的还好,大不了花上一大笔钱;但是后来的人居然穿着本地校服,肯定是本地人士,那么进入五方城的名额到时候会多一股势力分润。

雷声隆隆,从无比黑暗的天空中传来陈勇的声音,“实情我已经告诉你们,你们现有的符箓和法术,固然可以镇压堤坝,但是黑蛟马上就要过来,到时候山崩地裂,堤毁人亡,就不是你们能阻挡的了!”

副指挥长头脑瞬间清明,就凭借全面陈勇救人的手段当下就信了几分,再循着河水往上游看,之间河面之上有黑压压一片浪涛,比这里要高上十多余米,不知道怎么暂时停止了,要是眼前的这位高人撒手不管,马上就会形成滔天水势,符家还不一定靠得住了。

符有用没有接到老祖的指示,仍然还要坚持原定人马防守,刚要开口,又听到半空中的声音,“告诉你家老王八蛋,你家里的半吊子生阳诀,老子就没有看上眼过。要么听老子安排,要么老子马上收手,让你们玩去。”

堤坝上的副指挥长早已下定决心,颤抖的声音向天呼喊,“今天前辈降临,已经是本人的福大命大,接下来度过危险,还要靠前辈指点出手!”

说了一半又抹干脸上雨水,扯着喉咙喊道,“接下来,都听前辈安排,指挥部众人必须听命,有别的心思的,趁早回去,我不留你!”

副指挥长说完,政府抢险队员、零星修士站到前排听从指挥。小天魔每人分发两张符箓,一张用来防身,还一张用来镇压大堤,不令晃动。最后符有用也只能舔着老脸站在最后,带领三个本家徒弟,也一人领了两张。

陈勇调遣,抢险队员立刻把防身金符贴身带好;所有修士,按照责任地段划分,把所有的镇压金符运用真气焚化,在堤坝上随意压在坑洞土块之下。

说话之间,上游黑蛟大王眼看光团来了又去,死肥宅的内心被撩拨得蠢蠢欲动、七上八下。当年深海老蚌凭借几团明珠,不知道吸引了多少千年老怪的性命经血,这头刚刚成精的黑蛟哪里经受得这老蚌遗精所化的勾引。

当时黑蛟心里已经茫然失去自我,连自己出来干什么都忘记了,恨不得一口把那三团光芒吞进肚子里。眼看就要按捺不住,蛟尾后面水势暴涨,就要冲出水面,朝光团奔去。

幸好堤坝上的修士已经分布在为,各施各的法,把符箓点燃之后,大河两边堤坝,犹如金汤加固,顷刻间变为钢铁长城。

就连躲藏在河底下、堤角深处的水怪前锋,感应到辛辛苦苦打通的暗河眨眼间就被封闭,而突如其来的煞气遍体,在一众精怪还没来得及惊呼和求救,马上形销骨立,一命呜呼。

电光火石之间,区区一里多的水面,黑蛟瞬息即至,身躯一卷,昂首挺立在水面上,贪婪地看着不远处的三团光滑,下颌间两张薄翼飞快煽动,分叉的舌头在空中发出“丝丝”怪叫;头顶上一坨凸起肉团,也发出红色光芒。把漆黑的夜空反而照亮,半空中显出陈勇的天魔之身。

大堤上洪水暴涨,马上漫过堤面,朝堤内而来。副指挥长此刻亲眼所见一条巨大长蛟,虽然在万分惊恐之中,依然哆哆嗦嗦安排抢险队员加高子堤。自己却因为没有领取防身的符箓,被黑蛟散发的精气感染,只是在一股毅力之下没有发作出来。

陈勇眼看黑蛟上钩,慢慢指挥光团往下游而去,像吊黄鳝一样,把黑蛟渐渐引离危险地段,看看就来到了一道相对又大又稳的河面,前面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善卷山,山上正是一座高塔,九层黄铜铸就,铁马飞檐,威武地镇守在山丘之上。

小天魔看见水中恶蛟好玩,比起南海宫所见的蛟龙、鱼怪,不知道小了多少倍,简直就是迷你版。看着黑蛟离开防守的堤坝,玩心大气,飞身落在蛟龙头上,好奇地踩着头上的肉团,竟然抽出飞剑,想要把这红色肉团割下来看个仔细。

黑蛟眼看前方出现一座巍峨宝塔,四周传来永无休止的梵呗之声,空中原有的三团光华静静地悬浮在男子头顶,头生双角,掌中一把巨剑。

蛟龙顿时感觉被欺骗、被侮辱,生气地发出一阵嘶吼之后,从水面一纵,也飞腾在半空之中,把头顶的小天魔掀翻落水,头顶肉团红光闪闪,张口就喷出一团毒气,把明珠照亮的天空喷得乌烟瘴气。

立在天空的陈勇眉头皱起,也发出一阵怒吼,“老子平生最不喜欢喷子,纳命来!斩!斩!斩!”

穿紫河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