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缘起

第54章 机关之王

“呸!”简直朝妘槐吐了一口,气哼哼的回到元膺身旁盘腿坐下。

就像应该被揍一样,办公桌后面的大个子完全没有反应,只听见手指敲击扶手的声音。何怀文笑嘻嘻的把妘槐提起来,推倒三人前面。

妘槐跪在地上,也顾不上擦血,埋头爬到三人背后,又拉又拽,费了很大的功夫解开了三人捆绳,陈勇背后的符也被揭走。

在大个子强大的气场下,三人不敢乱动,只能继续坐在地上揉着苍白僵硬的手腕,

耳听得办公桌后面又有说话声,

“元膺,你们三人实在是不应该卷到这件事情中来,看看你们,像三只鹦鹉。要不,你们从今天起跟我吧,仔细想想。”

元膺好容易站起身来,驱散身上的疲惫,左手甩动着手腕,眼睛盯着桌上的玉佩。

大个子坐在硕大的椅子上,眼睛依然直勾勾的看着前方,好像这颗头颅不会动一样,蒲扇大手一挥,桌上的玉佩飞到大个子手中,

“怎么着,想拿回去!”

元膺始终没弄明白这人是怎么说话的,嘴就从来没有张开过,难道会腹语?正在纳闷,就看见大个子手指头捏着“众妙”细细的端详一会儿,突然大口一张,“忽”的一下扔了进去。

大个子指着元膺的鼻子,“小东西,别不知好歹,你身上流淌的是大荒血脉,比所谓的神圣仙佛不知道强多少倍,好好想想我开始讲过的话,给我带下去!”

三人不敢反抗,被何怀文推推搡搡带进一间大房,像是酒店套间,什么都有,看样子没有“特殊对待”的意思。但是三人也不是傻子,知道一切都在别人的掌控之中,要不然不会这般的大大咧咧。陈勇用力的拧了一下门锁,门从外面反锁了。再使劲用力,房间四周突然有云纹闪现,一道雷光无声闪过,吓得陈勇立刻放弃了暴力拆门的想法。

元膺安静的躺在沙发上,仔细琢磨今天的意外,说是意外,不如说是大意,妘槐从那日分别后就一直没有露面,自己一直在患得患失的心态中度过,对眼前的危机变化思考不够。

正在想着问题,陈勇说话了,“元哥,那个大个子你清楚不?他怎么好像认识我们一样,我感觉我的内裤都被看穿了。”说完抱着一床浴巾裹在身上,没办法,上衣撕坏了,在空调房间感觉有些冷。

简直也坐了过来,扭捏着说:“元膺,你不要相信什么大荒血脉,王八蛋用离间计,想挑拨咱们之间的关系,你也不用担心,师承的问题,白鹤师兄也跟我说过,你的传承与众不同,不在三界之内,只是时机未到。但是日后的成就远在我之上。”

元膺白了一眼简直,心说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过,心头倒是不急,

“你不要担心我,我不能因为他简单的几句话就上他的当。”

元膺抬头看了看房内所装的监控,从四个角度对准房间内,知道什么也做不了,明天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学着陈勇,抱着个枕头眯上眼睛。

他的精神意识暗自散发出来,向着四周试探着,但是多次被反弹回来,尝试久了,一来二去居然有些累了,感觉到一股力量从头到脚包裹着他,让他无处可逃,原来房间已经被阵法笼罩。

他朝心口摸了一下,好消息是朱雀不在这儿;坏消息是,不知道掉哪儿去了。想来朱雀经过了龙王敖伯阳的洗炼之后,与元膺神魂相通,但是隔得太远,也没有办法拿到。

元膺心里突然一动,有东西正向他靠近。阵法开始松动变化,门从外面打开了,身上血迹斑斑的妘槐提着两个袋子走进来,放在茶几又一声不吭的走了。

简直鄙视的回头看了一眼,怀着心中强烈的不满,又继续躺在沙发上,陈勇倒是裹着浴巾走上前抽出筷子,开始填饱肚子。

元膺也没有胃口,但一股熟悉的气息立刻与他连接上线,念头一动,一只小鸟从袋子中钻了出来,扑棱着翅膀飞到元膺肩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他丝毫不敢大意,迅速抓住朱雀,佯装走向茶几上的袋子,探头一看,原来是送进来几个饭盒。也不知道朱雀是怎么进来的?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一切似乎安静下来,房间内灯光已经熄灭,三人一鬼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师父啊,我都求你一个小时了,你就出来一下呗,大家想想办法。!”陈勇说。

“你个勺子,我哪里敢出来,这个房间早就布置了阵法,像我这样元神,出来就被雷劈死。”背后的夜叉说话。

“你练的不是天魔功?这么霸气的名字,胆子这么小?”简直也展现了嘴炮技术,自从元神觉醒后,一个三棍子打不出屁的老实人,嘴上的功夫渐长。

元膺把沙发靠在门边,捂着被子,睁着眼在黑暗中摸索着,朱雀在他手中不停的幻化,一下变成匕首,一下变成长匣,他在静静的等待。

估摸着到了半夜,人鬼都已经休息了,只剩下通风管微微的声音,不停歇的响着。

朱雀从被子下面跳了出来,抖了一下羽毛,仿佛在被窝里憋久了,在黑暗中看着四周,过了一会儿,开始飞上飞下,啄来啄去。

足足半小时之后,朱雀又钻进了被窝。

此刻元膺的手中多了几颗石子,握在手中忽冷忽热。

就在此刻,元膺果断掀开被子,手中多了一把钥匙,快速插入,无声打开,就在一瞬间完成。

元膺探头往外左右一瞧,轻喝“走!”

三人蹑手蹑脚走出房门,顺着墙根不辨方向一直往前走。最大的办公室就在前面,绕过去就可以从窗口直接来到室外。

几人弓着腰正要跳窗而走,朱雀突然飞了出来,扑棱进了大办公室,把元膺三人吓得魂都飞了。元膺打了手势,让两人就在这里等,然后迅速进了办公室。

刚走进办公室,元膺感到全身的寒毛都直立起来,办公桌上大个子的脑袋死死的盯着他,像是死人看见死人。元膺脑袋懵了,都不知道逃走。

朱雀偏着小脑袋,好奇的看着桌上的大头颅,半分钟后一声戾叫,砰的一身顿时全身火焰滚滚,变得门板大小,小口一张,一股旋风直接把脑袋吸进肚子。

事情发生在转瞬之间,元膺还没看明白过来,楼道警报声大作,他赶紧一把揪住朱雀双脚,从办公室直接跳到楼下,三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穿紫河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