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缘起

第145章 双雄回归

啪!近在咫尺,血光迸现。

一道绿光贴着陈勇的手臂斩向光柱里面伸出的巨掌,几道血痕洒向地面。

顶天立地的光柱发出巨大的轰鸣,地面上呈现出一个巨坑,幸亏这里是无人的山脉,并没有波及到城市里。

光柱的能量逐渐消耗殆尽,一个熟悉的身影赤裸着站在巨大的地坑中心,两乳上面有分别生有一颗硕大的眼珠,左右看向陈勇和绿色老魔。

“怎么不是元膺?”陈勇顿时吓得毛发竖立,手中的宙光盘险些把持不住,急速往后退走两百多米才看清来人是谁。

至此,三位拥有奇怪身躯的半神在这里相遇,一个是头身双脚,身后长尾的天魔陈勇,一个是全身绿色,瘦长身材的夜叉,另一个就是百年之前消失的,赫赫威名的夏耕尸。

没有想到,万万没有想到,此时此刻竟然引来了夏耕,这一个大荒时代的忠臣,完全不屈服于后神祗时代的规则,藐视一切新晋之神,作为一个叛逆者,在西昆仑被砍下头颅之后,以两乳做眼,逃入阴山之下,本命夏耕,被砍头之后,人间称呼为夏耕尸。苦于旧困于于阴间地府,一身的实力被削弱半数。此刻他的归来,五方城又不得安宁了。

而五方城主绿魔,却正是陈勇终南山的启蒙恩师,由青面夜叉脱身而来,在百年之前的乱斗之中,被昆仑派二代弟子奉师命带走,因其出身蹊跷,走的不是寻常修士路径,所以在加授西王母秘法之后,由昆仑、玉虚宫上报天庭,任五方城主。

凶神归来,三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话不多说,势必搅乱一地鸡毛。

只见夏耕尸肚脐之中发出一身怪笑之声,更胜于大荒气息的能量爆发出来,身躯也节节升高,四周地面早已成为一片废墟。怪笑之声过后,只见夏耕尸背后生出两条胳膊,“嘭!”一拳由无形变成山丘大小,如雷霆分别向陈勇和绿魔奔袭而来。

陈勇手中尚有宙光盘不曾丢失,转瞬只见无法施展法术,只能身躯朝旁边一躲,妄图减少伤势。绿老魔到还从容,手中现出一块金色城主令牌,上绘有南天门双戈标志,巨拳还没有来到跟前,就被令牌金光驱散得无影无踪。

绿魔心中正要鄙视夏耕尸的实力,只见又是一道五彩光华的柱子从天而降,气势虽然比夏耕尸的弱小,但是生生不绝之意转眼又让附近的山丘恢复久茂,远处倾斜的城主府稳稳的降落下来,尽然没有一丝损坏。

夏耕尸不待五色光华消失,从陈勇留出的空隙之间窜入半空中,眼看浓烟滚滚往黑水湖方向而去。绿色老魔抄着一口陕西话朝陈勇大声呼喊,“徒儿,饿先往黑水湖去咧,你赶紧的过来!”

陈勇瞪着水牛一样大小的双眼,头上的魔焰不断升高,刚才夏耕尸的偷袭险些受伤,他赶紧收好宙光盘,放出风雷幡悬在头上,警惕的看着刚刚迟到的一人。

光华烟消云散,只见地面上一个看上去有些熟悉面孔,只是身上穿着一套蓝白条纹的棉质衣服,双手被长长的袖子绑在了腹前,胸口上写着几个小字,“青山精神病院”。

实在无法想象,头上顶着一圈魔火的天魔,居然看见了地下的泥坑里面站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而且看穿着似乎是从精神病院里面跑出来的。这一刻,陈勇的三观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他忍不住狠揪自己的头发不放,下巴都掉在了地上。

在他面前站着一位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小伙子。看样子仿佛是元膺,那懒惰的神态、那稀疏的头发,配上精神病号的衣服,那气质,元膺拿捏了整整一百年都没有变过。可是,他不是号称穿越了三界、逡巡过古今的人吗?哪怕是看破了红尘,学学人家灵隐寺的颠僧也好呀,总比穿这套衣服正常不是?

天魔陈勇缓缓的从天空降落到元膺的前面,就看见元膺往天空呼喊,叫了一声,“下雨啦,回家收衣服啦!”

陈勇离开就听见百里之外传来的一阵鸟鸣,远远看见一只全身着火的朱雀不知道从哪里飞了过来,越是飞到近前,身躯越变越小,最后变成了一个小鸡崽的模样,“啾啾啾”的叫着,围绕着元膺身上欢快的转来转去,精神病号专用的长袖即刻就被烧断了。

只见元膺上前拍了拍陈勇的肩膀,笑嘻嘻的说,“快点别愣着了,黑水湖还有一场恶战要发生,快把宙光盘给我!”

陈勇吃惊得说不出话了,眼前的这位精神病人和我说话了!还拍了我的肩膀!大概率会把精神病传染给我吧?

元膺回头向东方看了看,眼看黑水湖的上空阴煞之气更胜于从前了,左手往陈勇的身上一抓,宙光盘就出现在他的手上。宙光盘中心的舍利子感应到元膺之后,早就跃跃欲试了,原本的米粒大小的光华从宙光盘上飞了出来,瞬间变成有一丈大小的光球,把两人完全笼罩在里面,不等陈勇反应过来,眨眼间光球无声的一收缩,舍利子即刻和元膺合二为一。

嗯......,陈勇期待的变身场景,或者是气场的强变化并没有发生,眼前的元膺依然向一个普通人,对呀,只有普通人才会得神经病嘛?几时听说有精神病神仙的人呢!

元膺毫不掩饰的翻了一个白眼,扭头对着自己肩上的小鸡崽说,“走吧,可不要浪费了这么多的阴煞气啊!”

话刚说完,陈勇的眼前一花,元膺乘坐着火红的朱雀已经消失在天边,只留下他一人在风中凌乱。

“呸!这是什么操作!原以为只有元膺回归,这个夏耕尸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奇葩什么时候又变成精神病了?难道我一直在和精神病人交朋友吗?”

陈勇的三观已然碎了一地,他不得不腾空而起,急速追上元膺。

好在元膺在不远处等着他,眼看陈勇来到,赶忙把身子往一旁挪了挪,在朱雀的背上留下一个空缺给他。陈勇虽然心里腻歪,但是好奇心不得不让他靠近这个身穿精神病服装的人坐下。

“我说元膺,离别一百多年了,你这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了?你这身衣服看着也不像天宫的无缝针法缝制的,这不就是普通的精神病人穿的衣服吗?”

“嗨!别提了。”元膺看见陈勇坐上了朱雀,马上又加快速度往黑水湖飞去。

“自从我在天空的缝隙中消失之后,依靠着被击得粉碎的众妙玉佩保证了精神能量的不失。当时天界裂缝之中出现了无数个黑洞,我就依附着玉佩碎片,随着能量风暴穿梭于各个空间。从无数个的宇宙生命中重新开始了新的生命,反复的,不停的投胎转世、或者是直接穿越到多个时空的人身上,和小说里面的夺舍是差不多一个意思。我就这样在无数的时空里面渡过了无量劫,每当通过时空的交叉点和融合点的时候,每一个的我都能感受到另一个我的存在,就像是发生了量子纠缠一样。”

“我马上找到另一个我进行融合,同时也融合了众妙的粉尘能量,每一颗的粉尘在原子爆炸的初期都被强行灌饱了核能,也同时开启了生命的演化。简单来说,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是原子能构成的。”

“近一段时间我也知道五方城变化在即,就很久就开始停止了演化和重生,静静的等待着宙光盘的指引。地球的时空和宇宙的时空是不一致的,就在你激发宙光盘的前一个刹那,我在宇宙虚空之中又百无聊奈,同时演化了一百个分身到不同的时空进行旅游,最后一个分身就投身在1982年的临离县青山精神病院里面,当时我正在和一位姓朱的精神病患者开展辩论。”元膺说到这里,不好意思的偷偷看了陈勇一下,接着说,

“当然,我也是希望重新搭建他正确的人生观,可惜功亏一篑,眼看这一位精神病患者就要被我说动之际,突然感受到了宙光盘给与的坐标,所以在急急忙忙之下,穿着这一生衣服就马上赶过来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元膺为了争取陈勇的信任,最后又补充了一句,“可惜了我还有九十九个分身正在赶回来的路上,估计全部回来,还得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宙光盘这段时间,必须得放到我的身边”。

“特么的,我该相信吗?”陈勇的头脑里已经开始了一场风暴,他的内心正在告诉他小心一点儿。

陈勇小心翼翼的说,“你能证明你穿越了时空宇宙吗?”

元膺知道这位老友一下子不能接受,早就做好了客观准备,“行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只见元膺右手往一旁伸展,做抓出东西的样子。陈勇的听力也是相当的敏锐的,就听见一个东西穿透了音障,突突的就往这边飞来。

“嗖!啪!”一柄锤子被元膺紧紧的抓在手里,银色锤子的表面带着“嘶嘶”有声的闪电,上面还有一个熟悉的标志。

“哦!这不是索尔的锤子吗?”陈勇一下子就分辨出来了,这样的锤子全宇宙只有三个人能够拿起,“你这么把他吃饭的家伙拿来了?”

“放心吧!”元膺安慰了陈勇,“索尔已经有了新的锤子,这个锤子就没有主人了。”

“给我,我去!”陈勇一把抢过锤子,结果连人带锤从天空掉了下去。

“死也不放手!”这是他心里的执念,凭什么元膺能拿,我不能拿!

“嘭!”陈勇带着锤子狠狠的砸透了地面,在大地震动了大约五分钟之后,又开始颤抖起来,只见陈勇的衣服已经完全被雷电烧毁,只剩下了一条红裤衩,举着锤子从地心飞了出来,蓝色的霹雳引导着他飞向黑水湖。

穿紫河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