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战缘起

第122章 收编

午后,阳光下的田野里,小型的收割机已经开始忙碌,空中扬起粗大的谷壳和秸秆末。几个小孩正挽起裤腿在溪水里捞虾米,有的拿着小叉子,看准青蛙躲藏的地方,手臂一抖,铁叉便飞了出去。

“嗡!”

久违的村里大喇叭突然响彻在田野里,正在忙着收割的人和戏耍的小孩都不觉停下手来,循着声音发出的方向观望着。

“咳!喂,喂!”喇叭里传出文斌的声音,

“村民们,村民们,各家派一个人,各家派一个人,一定是能当家做主的,到村里大会堂开会,到村里大会堂开会啦!”

妘氏原住民村里,已经很多年没有响起大喇叭了,村民们各怀着好奇、紧张的态度,忙碌的人丢下了手里的活计,三三两两的走到了会议室。

原住民村的会堂比较别致独特,主席台上除了三张桌子拼凑的讲台,还放着一个石雕的莲花台。从来没有人爬上去玩过,有调皮的小孩子说,谁要是上去了,就会有人踢屁股。

台下面放着两三百个长凳子,先来人总是习惯坐在后面,村民才来了一半,地上的瓜子皮就吐了一地了。会堂里热闹的很,后面的村民不时放生大笑,前面的凑成一堆一堆的说话。村民从来就没有像今天这样聚集在一起,很久没有几百人扎堆聊天的场面了。

妘少斌和妘少文一脑袋的大汗,才吩咐后排的十几个堂客们,转身不到两分钟有呵呵笑起来。男人们的烟已经转了两轮了,有的在催促少斌说正是,有的又跑出去上厕所。

“都安静下来,都安静下来,你们这些人哪,比西头养鸡场还要吵!”少斌气得在话筒里大喊。

可是就是这句话,有点燃了新一轮的战火。

前后左右的男男女女顿时发飙了,“你说谁,你说谁?你自己还不是在说话呢?你自己的堂客都管不住,有什么资格讲我们!”

由于原住民村的生产生活物质大部分是城主府每年发放的,男人们在家里出力不多,每次村里发放物质都是女人们来领,当家管事的也主要是女人。所以今天这个会议,照例是女人参加得多。

幸亏村民们都比较单纯,少斌和少文才没有听见什么难听的话。

大会堂闹闹哄哄了一阵子,身穿传统麻布长衣的妘武,杵着一柄乌黑发亮的鸠杖,带着两名客人走了进来。当他走进会堂的一瞬间,会堂里面离开安静下来,无论男女全部站立起来,带着崇敬看着老村长。

妘武笑呵呵的看着大家,有的原本在最后一排的村民,胆大的走上了前排,希望得到村长的关注,希望妘武称呼他们的小名。

狗娃!蛋子!妘武和前排的乡亲打招呼问候,妘少文和少斌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妘武和久违的乡亲们打完招呼,又拉着陈勇走上台,中气十足的给大家讲话,“各位乡亲,左右邻舍,我妘武好久没有看见你们了,这心里面啊,是真的有愧啊!”

“村长!俺们也想你呀。”一句话刚说完,台下面马上又热闹起来。

妘武没有制止大家,自己也重新酝酿了一下情绪,重新和大家讲话,“今天招呼大家过来,是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家商量。”

“各位乡亲们也知道,咱们妘氏,从很多年前躲藏隐居在这个世外之地,过了上千年暗无天日的日子,乃至到现在,咱们的生活虽然比以前变好了,但是长期受到黑水寨的欺负,包括居住在五方城的那些大老爷,也没有把我们当人看。不但夺走了我们村后山的那一片土地,现在挖矿都已经挖过山,挖到我们的脚下了。”

“咱们虽然是这里的原住民,但是现在反而被他们认为是累赘、是懦夫。咱们的村子,咱们的后人,迟早有一天会被他们从这片土地上赶走,会变成流民,最终会消亡。”

“所以今天我的一个老朋友,问心村的老朋友,在我的盛情邀请之下,共同找到了一个途径,一个方法,来解决我们将要面对的苦难,来提高我们应对困难的水平。下面,我们欢迎陈勇先生,为大家解惑。”

陈勇和妘武商量了整整一个上午,现在要真正面对乡亲们了,心里面不免忐忑不安,

“各位问心村的村民,我在一百年前,亲眼看见这里发生了天地巨变,甚至我还在现在的黑水湖那边战斗过,当年还是一汪小小的深潭,被阴间叛乱的暴徒打通一条地下暗道,妄图从那里出来占领问心村,而我和我的师傅负责防守和驻扎,把流窜出来的暴徒一网打尽。”

“不过当年的问心村已经不复存在了,究其原因有三:一是强敌入侵了,现在有多方势力占领了整个原来问心村的地盘,他们势力强大,下手凶狠,现在的问心村村民已经无法抵抗和保护自己的家族了;二是驻地不稳。我们现在不但面临黑水寨的威胁,我们的土地还面临别兼并的威胁。后山的灵石矿脉眼看挖掘殆尽,城主府的矿业公司迟早会翻过山来,征收你们的地盘;三是问心村自身的原因。来五方城的人不说是个个天赋异禀,至少都是修士、武士,这里是一个靠武力拼地位的地方。各位乡亲虽然久居此地,但是人心向善,修行无门,敌人气势汹汹,我们无力防守。”

“针对这三个问题,我和村长共同商量了一个办法!”陈勇从讲台后面站了起来,从主席团走了出来。

“首先,就是在问心村的原有的团练队伍建设、提高、扩大,要完全能够自保。”

“第二步,清除问心村的明面上的敌人,我们再也不能受到黑水寨的威胁了,要彻底拔掉这个有毒的钉子。”

“第三步,凡是有志愿加入我们公司的,可以用公司贸易的名义,轮流出入五方城,甚至三十岁以下的家庭,我可以帮助你们在外界安家。外界,就是你们妘氏祖先来自的那片土地。”

“轰!”会场当时就炸裂了。

赞同声和反对声音一大片,根本就听不清在说些什么,有的年轻人兴趣高昂,有的人却惊恐万分。陈勇和妘武静静地看着下面乡亲,他们心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想要改变现有的生活,当然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如同割掉腐肉,痛和快乐是并存的!

吵闹声足足有十多分钟之后,在坐的人也渐渐有些累了,突然有一个少年大叫,“我可以学飞剑吗?”

空气突然宁静了,陈勇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眼神里充满了渴望,充满了斗志,从陈勇的手中渐渐出现一柄一尺长的飞剑,由小变大,光芒渐渐长大,变成五尺长的巨剑,又慢慢的变小,像一条碧绿的小蛇,突然脱手飞出窗外。

“哦!”会场里的人们发出一阵惊叹,随之无论男女老幼全部挤出会场外面,大会堂顿时空空荡荡,一地瓜皮。

妘武和陈勇也跟着走出了会堂,眼前的这一幕其实早在预料之中,这一手有效的激发了村民的信心、好奇人和决心。

在场的人群已经追逐着飞剑来到广场,有的人长大嘴看着,有的父亲把小孩子高高举起。

小天魔也挤在人群当中,为了炫耀一下,终身一跃跳到飞剑上,驾驭着飞剑围绕广场一周,然后用手指向村口的一块巨石,大叫一声,斩!

“轰!”一道红蓝闪电,纠缠交叉扑向巨石,在一瞬间变得粉碎。

“凡是原因报名参加环球贸易公司保安工作的,都能学习到高等的法术,每一个人都能走上修行的路径!”妘武手持鸠杖从人群中走出来,“这一把鸠杖,是我们妘氏先祖流传下来的信物,凡是能够带领我族人走出困境,法术超群,品德良好者,将是我妘氏下一任的族长。”

喧闹的村民又一次被震惊了,今天的所有发生的事情太突然了,在他们头脑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的时候,远处的大会堂发出一阵震动,在众目睽睽之下越晃越厉害,接着像是着了火一样,红光满天,一个火红的莲台冲破屋顶,盘旋着飞向妘武他们所在的广场。

一个火红道袍的人站立在红莲之上,妘武手中的鸠杖挣脱了掌控,飞向莲台上的仙人。鸠杖由黑色转为红色,像经历了烈火锻造一样,不但全身变红,更是增添了火形的铭文。

红莲台上的老者威严、深沉,空中传来他的声音,“我妘氏一脉,从先秦流亡至今,已经有两千余年了,终于挣脱了黑暗的就环境,但是完全改变自己的命运,还有一段苦难。从今日起,妘氏,不再退却,不再躲避。”

广场上妘氏子孙后人齐刷刷跪倒在地,妘武跪拜在众人前面,以头触地,带头相应,“遵老祖宗法旨!”

“我妘氏族人以生阳诀立名安生,虽然说现在暂时无用,但是只要大家坚定信心,不久之后完整的《纯阳诀》即将出世,到时候自然有高人指点,不但妘氏实力可以恢复,更能够被来人带出五方城小世界,回到西秦的大世界。”

穿紫河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